等奇迹

#1002# 捕猎

夏天,热,很热。

操场上的沙粒都被烤的似乎要变了形,从来都安安静静躲在树荫下的鸟热得扯着嗓子嘶吼起来,同那聒噪的蝉一样,让销匿了人声的午后同样不得安宁。

天宇文从蒸炉一样的教室里逃了出来,聒噪的蝉声让他烦躁的很,不明白那些老老实实在教室里午休的人是如何忍下去的。

他专挑有阴凉的地方走,仿佛见光死的吸血鬼一样,对头顶上那只火球怕的要命,慢悠悠地踱着步子钻进小卖部买了支冰棒,三下五除二就给吃净了,他觉得不够,就又买了一根,放进嘴里含着,自个儿往篮球场上走去了。

篮球场四周种了枝叶繁茂的树,给天宇文提供了乘凉场所。他在树荫下坐下,背靠着树,冰棒化成冰水从他嗓子往下流,连那些燥热也消去了几分。...

#1002# 云走(下)

(上)

次日清晨,出了太阳。新年的第一天格外暖融融的,给人一种现世安稳的错觉。处在这样一个炮火纷飞、流离失所的年代,这个年恐怕没有人能过得好。即使现在这片刻的安静和暖和的天气能暂时安抚人们疲倦的心灵。

易烊千玺端着一杯茶水,走进刘志宏的房间。

遮窗的帘子从昨晚就没拉上,此刻阳光洋洋洒洒地照进来,将熟睡的刘志宏照的格外安详。

刘志宏是没什么大碍的,不过是急火攻心,他生气,他恨,易烊千玺全都看在眼里,怕他发疯,给他打了一针镇定剂,这才安静下来。

易烊千玺放下茶杯,坐在刘志宏的床边。他轻轻地握了握刘志宏的手,又马上松开了。

若不是生在这乱世,他该是个无忧无虑的青年。读书恋爱,结婚生子,过...

#1002# 云走(上)

· ooc注意

窗外寒风呼啸,打着旋儿的冬风拍打窗户,“呜呜”叫着,似百鬼齐哭。此刻不仅刮着风,还下着鹅毛大雪。眼前均是一片白茫茫,什么也看不清楚。这是多少年来的最冷一年,今天大概又是今冬之中最冷一天。

外面寒风凄苦,多少人躲在冰冷的角落无处可归,冰雪也不知覆盖了多少流浪的尸骨和冤魂。可这世界上,并不是到处都是寒冷,总也有温暖的地方。

男人的西装整整齐齐,扣子系的一丝不苟,头发理得井井有条。他的身上披着一件深黑色的大衣,手指头上夹着一根雪茄,点着了,却没有往嘴里放,只看它缓缓燃烧。他就处在这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温暖一处,屋子里烧了炭火,窗外的严寒与大雪纷飞与这里一丝关系也没有,...

#1002# 节气


连续了整整两个周的阴沉天气之后,一场大雪终于轰轰烈烈地落了下来。

大雪节气这天,下了两天的雪暂时停了,一大早太阳就出来了,总算带来些暖意。

马思远一大早就夺命连环call把几个人叫起来,非要让大家伙聚到他家去吃火锅。天宇文在被窝里挂了好几次电话,最终还是半睡半醒地顶着鸡窝头不情不愿地按响了马思远家的门铃。

看到门是千智赫打开的,天宇文搓着眼愣了半分钟,才对他嫌弃地撇撇嘴,一句话没说,进到屋里去。千智赫仿佛看见天宇文脸上飘着一行字:“这小子怎么也来了?”

相处这么久,天宇文虽说不和他针锋相对,恶语相向了,可看见他的时候态度还是不怎么好,千智赫一直很郁闷,他到底长了一张怎样令人讨厌的脸...

#1002# 腻


“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手机在身边嗡嗡嗡地震个不停,刘志宏一直没理会,直到震得他烦了,他才把手里的《三国演义》合起来,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微信有十几条未读消息,他犹豫了一会儿,锁了屏,还没来得及把手机再放下,一条短信又进来了。

刘志宏!

刘志宏扫了一眼短信内容,把手机调成静音,关了微信,继续看书。

自己安静了还没一会儿,休息室的门被打开了,刘志宏没抬头,进来的人走到他身边,把手上的水抹在他脸颊上。

“别闹。”

黄宇航刚练完舞,黑色T恤几乎被浸透了,他去洗手间洗了把脸凉快了会儿,练习室看不见刘志宏,他就知道他一定窝到这里来了。

“今天不是没有训练任务吗,怎么来了?...

© 万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