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奇迹

#1002# 节气



连续了整整两个周的阴沉天气之后,一场大雪终于轰轰烈烈地落了下来。


大雪节气这天,下了两天的雪暂时停了,一大早太阳就出来了,总算带来些暖意。


马思远一大早就夺命连环call把几个人叫起来,非要让大家伙聚到他家去吃火锅。天宇文在被窝里挂了好几次电话,最终还是半睡半醒地顶着鸡窝头不情不愿地按响了马思远家的门铃。


看到门是千智赫打开的,天宇文搓着眼愣了半分钟,才对他嫌弃地撇撇嘴,一句话没说,进到屋里去。千智赫仿佛看见天宇文脸上飘着一行字:“这小子怎么也来了?”


相处这么久,天宇文虽说不和他针锋相对,恶语相向了,可看见他的时候态度还是不怎么好,千智赫一直很郁闷,他到底长了一张怎样令人讨厌的脸?天宇文在他面前和在他亲爱的马班长面前怎么差别就这么大?


几个人洗了手在厨房收拾食材,马思远和王凯利洗菜的功夫也不闲着,嘻嘻闹闹打情骂俏地好不热闹,天宇文被晾在一边很不高兴,把菠菜叶子撕了个稀烂。


“宇文学长,你这样撕碎没法吃了。”千智赫走过来忙把盘子里的菠菜端走了。


“多管闲事。”天宇文冲他翻了个大白眼。


千智赫无奈地笑了:“宇文学长,这样对眼睛不好。”


天宇文将手上的水齐数往千智赫脸上甩去,湿了他一脸。


东西都弄好了,几个人都坐下准备开吃的时候,才发现家里饮料没了,酱料也忘买了。


几个人老规矩猜丁壳,天宇文不负众望地输了,抱怨了几句穿起羽绒服拿着钱包去玄关穿鞋准备出门,马思远冲千智赫直挤眼,他立刻心领神会,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也有点怕天宇文呵斥他,可还是跟着去了。


不出他所料,天宇文发现他也跟着下楼之后,扭过头奇怪地看着他:“你干嘛?”


“屋里有点闷,出来透透气。”千智赫不知道什么时候练成了说瞎话也不脸红的本事,就巴巴地跟在天宇文后面,天宇文难得也没说什么,在前面默默走着,时不时地回头看一眼千智赫,又赶紧把头转回去。


天宇文挑了两大桶可乐,美滋滋地提着走向收银台,千智赫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他身后出现,把可乐夺走了,塞在他怀里一桶果蔬汁:“喝这个吧,健康。”


天宇文忍着没把果蔬汁一胳膊抡他头上:“滚开,这给兔子喝的,我要喝可乐!”


谁知千智赫脚底生风,转眼把可乐转移回原来的地方了,天宇文火冒三丈地把果蔬汁扔到千智赫怀里,推了他一把:“你胆子挺肥啊?!”


千智赫很委屈似的:“宇文学长,可乐对身体不好的。”


接着,他抱紧了怀里的果蔬汁,咽了咽唾沫:“杀精。”


天宇文顶着一张大红脸付了钱,也不知道是因为气的还是羞的。


回来的时候天突然阴了下来,没多一会儿大雪就又降下来。天宇文什么也没拿,两只手插在上衣口袋里,时不时伸出一只手来拂掉围巾上的雪花。


千智赫两边都拎着购物袋,两手冻得通红。走在旁边的天宇文这时才良心发现了似的,口气不善地说了句:“给我拎一个。”


千智赫躲开天宇文伸出的手:“不要紧,我不冷。”


天宇文把手停了半刻,又马上放回温暖的口袋里了,皱着眉嘟囔着:“谁管你,傻子。”


两个人肩并肩地走了一会儿,都沉默着,雪越下越大了,有种铺天盖地的气势。路上还有前几天的积雪没化,结成了冰,此时又覆上新的,格外湿滑。天宇文不知道在想什么,一个走神,脚下滑了一下,差点摔倒,千智赫的手及时地就伸了过来,把他扶稳了。


天宇文觉得自己在这小子面前出丑了,有点羞愤,一下子打开千智赫的胳膊:“离我远点。”


千智赫没说什么,天宇文倒不好受起来了,觉得自己刚才有点过分,却又不好意思承认,只好缩着脖子继续往前走。


不一会儿,千智赫突然凑近他,小心翼翼地问了他一句:“宇文学长,你想玩个游戏吗?”


“啊?”


“谁要是被雪球打中了,谁就要回答问题。”


“你有病吧,我才不……”


天宇文刚翻了个白眼,猝不及防地就被一只雪球打中了脸颊。


“你输了。”千智赫不知道什么时候窜出去老远,两只手还拎着购物袋,也不知道他那只雪球是什么时候团好,又是怎么扔过来的。


难道用嘴吗?!


天宇文竟然出奇地没有生气,他从地上很快也团了一个大雪球出来。


“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刚站起来准备发力把雪球使劲朝千智赫扔出去,停到这句话举着雪球一下子愣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犹豫了一会儿,他没拿雪球的另一只冻得红彤彤的手摸了一下鼻梁,才说:“讨厌,非常讨厌。”


千智赫却一下子笑了,心里愉悦得很。马思远跟他说过,天宇文紧张或者说谎的时候都会下意识地有个小动作。


他把藏在购物袋里的雪球拿出来,趁天宇文还没反应过来,稳准狠地砸在了他的围巾上。


“宇文学长,你又输了,下一个问题是……”


“我靠!千智赫你活腻歪了!”天宇文才不管什么狗屁游戏规则,手里的雪球砸了出去,又赶紧团了一个又一个。


千智赫即使再灵活也躲不过这么多个雪球的攻击,他手上还提着两个大购物袋,毫无反击之力。


“我认输了,你提问吧。”


天宇文不听他的,又狠狠往他脸上砸了好几个才过瘾,千智赫的头发都湿了,雪化成水顺着发丝滴下来,滴到睫毛上,他使劲眨了几下眼睛。


问题?天宇文转了转眼珠子想了一圈,憋出来一句:“你是不是不怀好意?”


他以前对千智赫怎么样就不用说了,现在虽然有所缓和,可也并不友善。可千智赫依然死皮赖脸地贴上来,任劳任怨的,以天宇文的小脑袋瓜想出来两种可能。要不他是想扮猪吃老虎找机会报复自己,要不他就是喜欢马思远想趁机靠近他。反正哪一种,都能让天宇文相当窝火。


要是这小子真的心怀不轨,他自然不会承认,可至少能让他心虚。


可被怀疑的对象只是笑的格外欢畅,大大方方地承认了:“是。”


天宇文那个火呀,一下子从脚底窜到头顶。他顶着一头乱毛,捏着拳头,走了上来,狠狠地揪住千智赫的围巾。


“你小子胆是挺肥,你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水珠从刘海上落下来滴到眼皮上,千智赫觉得有点痒,闭了闭眼睛又睁开,天宇文一张白皙小脸儿此刻冻得红彤彤的,鼻头红彤彤,嘴巴也红彤彤,鸟窝似的乱毛因为生着气似乎要飞起来。


大雪不断地下,下的时候气势磅礴,落在天宇文肩头的时候却变得格外温柔。


他看着天宇文拧起来的眉,又长又弯的眼尾,和冒着怒火黑漆漆的眼睛。


“泡你。”他小声地说。


轰轰烈烈的大雪没能盖住这声呢喃似的回答。天宇文松了拳头,把千智赫扑倒在地上,往他脖子里塞了数不清的雪。


马思远在不远处的客厅里看着窗外两个滚在雪地里的身影,把正吃毛肚的王凯利叫到窗户边上来,指着对他说:“你看,他俩感情多好呀。”


这场大雪来的正是时候,看来,有些话只敢在这样的天气里说呢。

 



End.



济南今天也下雪了~

 


评论(23)
热度(209)
© 万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