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奇迹

#1002# 腻



“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手机在身边嗡嗡嗡地震个不停,刘志宏一直没理会,直到震得他烦了,他才把手里的《三国演义》合起来,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微信有十几条未读消息,他犹豫了一会儿,锁了屏,还没来得及把手机再放下,一条短信又进来了。


刘志宏!


刘志宏扫了一眼短信内容,把手机调成静音,关了微信,继续看书。


自己安静了还没一会儿,休息室的门被打开了,刘志宏没抬头,进来的人走到他身边,把手上的水抹在他脸颊上。


“别闹。”


黄宇航刚练完舞,黑色T恤几乎被浸透了,他去洗手间洗了把脸凉快了会儿,练习室看不见刘志宏,他就知道他一定窝到这里来了。


“今天不是没有训练任务吗,怎么来了?”


刘志宏翻了一页书:“是谁上个周非要让我今天来接他去我家打游戏的?”


黄宇航抓了抓头发,把刘海捋到后面去,脸上的水珠混着刚刚新流的汗珠一起往下滚,这天气实在是太热了。


“我记得,我还以为今天你不会来了。”


“为什么不来?”


黄宇航开始揪着T恤的领子扇风:“今天不是……那谁回来吗?”


从黄宇航进来到现在,刘志宏第一次把书合上,抬头看他:“哪谁?”


黄宇航企图从他脸上看出点什么来,可刘志宏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他有点失望:“千玺师兄呗。”


刘志宏站起来,把书放进书包里,背起包:“你现在走不走?”


汗珠不停地往下滚,黄宇航掀起T恤下摆擦了擦汗,刘志宏看得一脸嫌弃,从包里拿出一包纸巾来递给他。


黄宇航接过来边擦汗边问:“千玺师兄他们今天晚上一起吃饭,你不去?”


刘志宏站在原地整了一会儿书包带儿,才小声地回了句:“不去。”


“哎?你不是跟他……”


“你到底去不去我家?”


“去!现在就去!”

 


 

今天晚上爸妈都不在家,大哥也不知道哪儿浪迹天涯去了,游戏打个通宵也没人管,刘志宏和黄宇航一直打到半夜,黄宇航不知道哪来那么多精神,训练了一天到现在一点也不累,刘志宏其实早就困了,为了提神喝了不少东西,此刻全化成尿意了。


他把手柄放下,揉着眼睛站起来去卫生间了。


黄宇航坐在原地喝着汽水等他回来,放在地上的手机突地亮了,把他吓了一跳,屏幕上跳出来微信的对话框,上面是好几条消息,不过显示出来的只有几句话。


你在哪?


怎么不来?


刘志宏。


黄宇航本不想窥人隐私的,只是那些字正好跳进他眼里,在他还来不及移走目光的时候就已经记住了,他干脆又多看了几眼,看见发消息的人的备注是:番茄。


黄宇航撇撇嘴,不用想也知道是谁,他记得他在刘志宏手机上的备注只是干巴巴的姓名。


手机屏幕暗了下去,刘志宏从卫生间出来,向黄宇航走过来,没有坐下,只是拍拍他肩膀:“快睡觉吧,我困死了。”


黄宇航拉着他的胳膊:“哎这才到哪儿?再玩会儿!”


刘志宏把手抽回来:“你玩吧,玩完记得把灯关了,你还睡我哥房间吧。”


“好吧。”黄宇航失望地把手松开了,把地上的手机拿起来递给刘志宏:“刚刚好像有人找你。”


刘志宏一下子把手机接了过去,做完这个动作才发觉过来这样有些奇怪,尴尬地咳嗽一声:“你看了?”


“才没有。”黄宇航有点心虚的把目光从刘志宏脸上移开了。


刘志宏看了他一会儿,攥着手机默默地回房间了。


黄宇航看着刘志宏房间的灯光透过门缝传出来,不一会儿又灭了。他觉得,他宏哥最近有点奇怪。

 


易烊千玺觉得刘志宏最近非常奇怪。


认识这么长时间了,经历了刚认识时无话可说的尴尬到无话不谈,又到今天这种,嗯……有点暧昧的关系,除了地域的限制,他自认和刘志宏已经是相当亲密无间了,可是从不久前开始,刘志宏开始敷衍地回电话和微信,直到昨天,竟是连回也不回了。而他这个暑假来重庆的第一天,刘志宏连面也没有露。


他不知道这是怎么了。王源这个八卦精昨天晚上什么也没干,净是揪着这件事儿了,一晚上给刘志宏去了无数个电话,半个人家也没接,到最后干脆关机了。弄得王源都尴尬了,直追问他是不是惹着刘志宏了。他才是冤枉呢,苦着脸灌了好几杯冷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表演课上易烊千玺一直在走神儿,想不通,怎么都想不通。老师叫他起来的时候,他足足愣了十几秒,直到王源戳他胳膊肘儿,他才反应过来。


表演老师给他一个小纸盒,让他抽个题目当场演一段儿。他抽了离他最近的一条,展开一看有点傻眼:失恋。


王源在一边直叫唤:“老师这个千玺演不了,他还没恋过呢!”


老师一脸理解地笑着,却也没放过他:“千玺,你试着想象着来一段儿。”


易烊千玺苦着脸,扯了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来。


“这样行吗?”


“这个……算了,年轻人还是经历的少啊。”


他走回去坐下来,王源不知道什么时候给他传了一条微信消息,他本不想看的,王源屡次冲他这边眨眼示意,他才偷偷地看了一眼。


我听说昨天晚上黄宇航去二文家里打了一晚上游戏。


易烊千玺脑袋嗡的一下,脑海里飞快闪过不少画面,心格外慌张地跳着,一点怒火慢慢地聚起来,燃烧着。


“千玺啊,你看你现在这个表情就不错,惊讶,愤怒,失望,不可置信全有了,刚刚怎么没演出来呢?”表演老师不知怎么地捕捉到他的表情,对他称赞起来。


王源拉着王俊凯的胳膊在一边笑的扑地。


易烊千玺这时候才是真的哭笑不得。


今天天气热,训练结束的早,这个暑假难得的没有满满的活动,几个年纪轻轻的空中飞人也难得有这么悠闲的暑假。三个人拿好球换了衣服,到篮球场打球去了。


还没走到地方,远远地就听见篮球砰砰砰砸地的一声声响动,三个人走进去一看,是一群练习生,还有个个子高高挑着拔尖的,在一群人里特显眼。


刘志宏。


易烊千玺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把胳膊底下夹着的球放下了砰砰砰拍了加下。他用足了劲儿,声音格外大,在这小篮球场上回荡着。


刘志宏正接了球要投三分,听见这声响动朝球场入口看了一眼,然后把视线移开了,抿着嘴,踮起脚,手腕用力,将球投了出去。


球在篮筐上磨磨蹭蹭地转了好几圈,可惜,最终也没能入框,挨着边缘掉了下来。


球弹了出去,蹦蹦哒哒地一直蹦到易烊千玺脚边,大家都看着那只球,刘志宏看着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把球捡起来,朝着刘志宏抛了过去。


所有人的头都跟着那只球摆动着,视线也移到刘志宏那里,易烊千玺也往他那里看。刘志宏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偏头,躲开了。


然后他偏过头,走到黄宇航身边,拍拍他的肩膀,把头凑得很近对他说:“我先走了。”


黄宇航掀起衣服一擦汗,跟身边的人打了个招呼,追上刘志宏:“宏哥,我跟你一块儿。”


其实这些动作纯属无心之举,可在易烊千玺眼里那味儿可是变大了。


刘志宏经过易烊千玺身边的时候,易烊千玺忍了又忍也没忍住,伸手想抓住刘志宏的手腕,也不知道刘志宏这个时候是有心还是无意,突然把手里的背包一甩背在一边肩膀上,甩上来的包堪堪把易烊千玺的手打下去了。


这是夏天最热的午后,蝉鸣嘶哑,一丝丝风也没有,树叶静止不动,阳光炙烤大地,篮球场上的沙土被烤的发焦发烫,短袖短裤的男孩子们只是站着也能出一身汗。


整个时空都热得发烫,易烊千玺的心底却发凉。


黄宇航紧跟其后,经过他的时候,冲他礼貌地笑了一下,在易烊千玺眼里变成了挑衅。


鸟儿一身丰厚的羽毛更是受不了这样的气温,不安地拍着翅膀在上空回旋,不时发出尖利的叫声。


王源扭过头看王俊凯,对着他做了一个无奈的鬼脸。这是怎么了呢?

 



这是怎么了呢?易烊千玺有好几个晚上都是翻来覆去无法入睡。他不再给刘志宏发消息了,也不再刻意在公司里找他碰面了,反正刘志宏也是躲他,更是尴尬。


两个人这一段时间算是冷到冰点了,几乎是所有联系都断了。这样没有缘由的冷淡,令他怎么也想不通。他把过去这一阵子还有冷淡之前的那段时间掰开来,反复地回想,没有觉出什么不对来。除了黄宇航。


刘志宏不对劲的这段时间里,和黄宇航格外的亲密。


易烊千玺在漆黑的房间里,突然从床上坐起来。


他抓着头发揉了半天,细细地回想每一幕,刘志宏的表情,黄宇航的表情。


他们中间确实是有危机了,早就有了。不起眼的炸弹终于是炸开来了。


他一直得意于与刘志宏亲密无间,甜甜蜜蜜得正好,两个人没吵过架,没冷过场,一直都是最理想的那种状态。这样让他很满意,又享受其中。可他没想过,刘志宏会有这么一天。


对他腻了、厌烦的一天。


易烊千玺年纪不大,却并不幼稚,在别的事儿上,他从来不信长久,可在刘志宏身上,他近乎盲目地信着。他觉得哪怕自己会有腻的一天,刘志宏也不会有。


易烊千玺捂着脸,异常清醒。他往后躺倒,叹了口气。他没想到,自己年纪轻轻也有叹气的时候。


黄宇航只是个引子,问题出在他们两个人身上。人在一起久了,总是会腻的。再恩爱如他父母,多少年过下来,也总是有四目相对却觉得对方面目可憎的时候。


青春真是多烦忧啊。

 



就这么不淡不咸地过了将近半个月,公司通知有新的活动去上海,出发也就是这几天的事了。王源撅着嘴直嚷嚷,易烊千玺反而像松了口气似的,每天在公司里见面却不能说话,想他想的要命却不能打个电话,真是遭罪极了。


这样倒好,他冷静下来倒有时间多理一理现在的关系。


黄宇航与刘志宏越发形影不离了,跟以往的他和刘志宏似的。楼梯口、更衣室、练习室、休息室,哪哪儿都是,跟粘在了一起一样。看得多了,易烊千玺也没法冷静了。


易烊千玺这几天训练总不在状态,最有把握的舞也没能让老师满意,休息空隙,小马哥让他骑着他的车去対街买点心,易烊千玺不怎么想去,但也理解小马哥想让他散散心的好意。


正好今天天气阴,气温降了下来,重庆吹着湿热的风总算带了一点点凉爽。易烊千玺买好点心把它系在车把手上,他怕出一身汗骑得很慢,慢悠悠地就又看见那俩人的身影。黄宇航跟刘志宏不知道说了什么,抓着他的手臂,脸也凑得很近,笑嘻嘻的。刘志宏背对着他,看不见他的表情。


一阵风扑到脸上来,差点迷了他的眼睛。这半个月的躲藏,猜忌,失落与愤怒一股脑地涌上来,易烊千玺卯足了劲蹬着车子,超前骑得飞快。他的脸发红,眼睛也要红了。


车子前轮就快要蹭到那人的黄色T恤了,他心里一跳,拧着胳膊打了个弯儿。公司附近绿化做的不错,为了装饰放了不少大石块增加美感。易烊千玺带着小马哥的车,壮烈地撞在了石块上。


他的脑袋嗡嗡作响,不过没撞着,只是腿上传来疼痛。他还来不及起来观察一下,有一双软软的手拉着他的胳膊,那双手的主人用他特别喜欢的声音叫他:“千玺。”


易烊千玺抬头看他,英气的眉拧着,很久以前的小包子脸早就轮廓分明,少年初长成,带着青梅一样的酸甜。


易烊千玺抓着刘志宏的手腕,刘志宏有些着急,担忧地想把他拉起来:“千玺,你的脸……”


他这才感觉到脸上有点刺刺的疼,不过没事儿。


“你能起来吗,我们去找小马哥。”


易烊千玺不说话,光看着他,也不从地上起来,刘志宏有些着急,硬拉他也拉不动:“千玺你快起来,你还有通告要赶,脸要是……”


“刘志宏,你现在肯理我了?”


刘志宏急的要命,易烊千玺却问他这无聊问题,他扭头想走,易烊千玺却紧紧拉着他的手腕,他回头让黄宇航赶紧去找小马哥,再回过头看易烊千玺的时候,却只沉默。


“刘志宏,你是不是厌烦了?”


“你觉得腻了?”


“觉得我没意思了?”


易烊千玺没在质问,他的口气一软再软,着实委屈。他的手却硬如钢铁,狠狠地攥着刘志宏的手腕。


刘志宏呼吸时候胸口的一起一伏都被易烊千玺看在眼里,他沉默着,沉默着,易烊千玺膝盖上的血都快干了,他才说:“我是怕你腻了。”


他跟易烊千玺,顺利得难以想象,所以才令人不安。再好吃的东西也有吃腻的时候,再好的感情也有视若尘土的一天。感情若是淡一些,会不会变得长久一些?

 


隔天,刘志宏把一本三国演义搁到易烊千玺面前,然后给他换脸上的创可贴。易烊千玺翻过目录,到第一页,看见书上那醒目的一行字。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他突然笑了,忍不住捏了一下面前人的小脸儿。


有种感情真是会让人变成傻子,患得又患失。


易烊千玺决定以后再也不许刘志宏看这些乱七八糟的名著了。



End.




评论(12)
热度(297)
© 万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