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奇迹

#方崔# 三餐



过了除夕,过了十五,过了正月,冬天在悄无声息地渐渐离开,不知道什么时候,春天就已踏入人们的生活。


初春正是乍暖还寒的时节,夜里依旧是寒冷,冬天的凛冽没少一分,只是白日里太阳多了些,日光也暖了些。


方孟敖白日里开的窗户,睡觉前忘了关,夜里冷风灌进来,硬是把他冻醒了。他困得很,冷风却吹的他无可奈何,只好起身关了窗户再睡。可这么折腾一回,再躺下时竟有些睡不着。


他翻来覆去,覆去翻来,不知怎的就回想起元旦那个雪夜。


那大概是方孟敖自走出母亲妹妹死去的阴影之后,最脆弱的一个晚上。崔中石拒绝他的感情,他是理解的。在这么复杂的背景与关系之下,这样的感情确实更加不应该。只是再明白,也挡不住他心里的难过。他多么孤独啊,家人关系冷淡,朋友没有一个,这么多年独自守着好不了的伤痛,唯一能温暖他的,他却得不到、碰不得。


他的心里是有怨有恨的,从前他恨战争和父亲,现在他恨这混乱的年代,恨勾心斗角的争斗,恨时局动荡人心不古,也恨他自己,无能为力,深深叹息。


方孟敖心乱如麻,不知道多久才坠入冰冷的梦中。


等方孟敖挣扎着起床的时候,他清醒地明白自己一定起晚了。抓过床头上的手表一看,迟了一刻钟。不过还好,训练应该还来得及。


他匆匆忙忙洗漱,穿衣,戴好手表。想着要去食堂吃饭已然是来不及了,本打算要放弃,耳边却鬼使神差地响起崔中石的叮嘱来。


要吃早饭,不然胃会生病。方孟敖犹豫了一会儿,从抽屉里找出半盒饼干来。他不允许现在的自己出现任何问题,他有任务要完成,有人要保护、要爱,还有一个约定,要履行。他要健健康康地,迎接解放和胜利。


饼干太干了,方孟敖噎的直咳嗽。暖瓶里却一滴热水也倒不出来了,只好喝了杯子里昨晚剩的半杯冷水。方孟敖的早餐就这么草草结束了,他关了门赶去训练场。

 

昨晚睡得很是不好,噩梦缠身,具体内容记不清了,可大抵都是关于他父亲母亲、妹妹弟弟、还有崔中石的。他亲近的人,也不过这些了。所以方孟敖一上午精神都不太好,好不容易完成了上午的训练,中午有个还算长的休息时间,他踱着步子走向食堂,看似悠闲,实际心事重重。


谁知,还没走到食堂门口,他的队员就急匆匆地跑来告诉他,长武跟人打架受伤了。


方孟敖赶到的时候,长武已经被送上车,要赶去县医院了,航校里的小诊所药物不够,治不了。长武的头被打破了,淌下来的血糊了他的眼睛,他只好闭着,伤口大概是挺深,长武疼的直吸气。


以方孟敖的性格,他必定是会一同去的。一同赶来的黄主任却把他拦下来,告知他下午还有训练,以训练为重,自己会跟着去医院,叫他放心,便打发他吃饭去了。


这顿午饭吃的味同嚼蜡。方孟敖忧心忡忡,又疑惑不解。长武平时再冲动,也没和人动过手,还闹得这么厉害过。他越想越担心,扒了几口饭就再也吃不下了,还是叫了车去了医院。


长武失了不少血,包扎过后又输了液才醒过来。方孟敖问他打架的原因,长武别着脸,怎么也不开口。


笕桥航校纪律严明,长武这种情况一般是要给予开除的。方孟敖这个人有些傲气,长这么大没怎么求过人,这个时候却不得不放下他的骄傲来。他是抗战英雄,多次飞越生死线作战,在学校里颇有些威望,学校领导,国民党里也都是敬重他的。黄主任最后给他承诺,不开除长武,但是一次大过和关禁闭的惩罚是免不掉的。


方孟敖回到学校,感觉疲惫极了。天已经黑了,下起小雨来。春天的夜里,雨格外的冷。他淋了半身湿,只想赶紧回到他的小屋里。


推开门的时候,房间里一阵温暖气息向他袭来,他身上的湿冷一下子缓解不少。然后他看见,屋里昏黄的灯光下,崔中石脱了西装外套,衬衣袖子挽了上去,正在摆弄几盘菜,放在他的桌子上。


他这才闻到饭菜的香气,一浪高过一浪侵袭了他的鼻腔,饥饿感也变得格外清晰。


崔中石听到开门的声音,回头看见愣在门口的方孟敖,脸上没什么表情,又回过头去摆了一下饭盒,说着:“进来吃饭吧。”


方孟敖这才走进去,脱了又湿又冷的外套,挂在椅子背上,然后他站着沉默,有点手足无措。他从来没像现在这样尴尬过。


崔中石摆弄好,边挽着袖子边坐下:“来杭州办事,路过一家上海菜馆,听说很正宗,你还没吃过我家乡菜吧?”


方孟敖点着头,在桌前坐下,刚要拿起筷子,崔中石拦住他:“先洗手。”


方孟敖这一天都浑浑噩噩的,早晨只吃了一些饼干半杯凉水,中午更是忧着心连吃了什么都记不得,唯有这顿晚餐,无比舒心。


崔中石已经吃过饭了,坐在方孟敖对面看着他吃。方孟敖吃不惯甜的,他就挑了带咸口的菜色。红烧肉,狮子头,油焖笋还有道解腻的汤。


方孟敖只吃,也不说话,这大概是他第一次在崔中石面前这么沉默。他不问崔中石为何而来,也不问这一段时间他的情况。他吃着菜,胃被填补的同时,心里也充盈着幸福。


在他一身疲惫回来的时候,有个人收拾饭菜等着他,这多么像一个家。


“元旦那次,是我不对。”方孟敖低着头,不敢看他。


崔中石沉默了一会儿,很轻很轻地叹了口气,方孟敖还是听见了。


“孟敖,别再提了。”


无论方孟敖对他是何种感情,又做了什么荒唐事,他终究是放不下他的。


方孟敖不再说话了,只低头吃饭,他确实很饿了。心里涌动着多少复杂情绪,全都化在这顿晚餐里了。


室内温暖灯光笼罩两个各怀心事的人,饭菜香气弥漫,温馨的像一个家。室外下着冷雨,山河破碎,风雨飘摇,一个家不再是家。


这难得的一刻,多么的宝贵。


方孟敖和崔中石此刻有一个共同的想法,那是一个美好的愿望。


花好月圆人长寿。






评论(6)
热度(32)
© 万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