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奇迹

#1002# 实习鬼差(2)

(序)  (1)

〈2〉

天宇文走在前面,昂着头挺着胸的,千智赫小心翼翼地跟在后头,他不住地打量周围的环境,发现这地下与人间竟几乎没有差别。

楼房和街道,天空和土地。只是天上这太阳有些奇怪,发出的光是冷的,地上寸草不生,毫无生机。 

“这光是阎王之眼发出,鬼属阴怕阳光,自然是冷光。地府本没有白天黑夜和时间的划分,阎王之眼一睁一闭,便是一天。”

走在前面的天宇文像是知道千智赫在想什么似的,他背对千智赫,指了指天上的“太阳”。

千智赫仔细看看,竟真的看出一只眼睛的形状。他不由得打了个寒战,觉得周围的气温又低了不少,他快走两步,紧跟在天宇文身边。

时不时地有面目可怖,身形奇怪的鬼魂从他们身边飘来飘去,有的还恭恭敬敬地与天宇文打招呼,天宇文也不答话,只是点点头。

千智赫生前是大学老师,受过高等教育的他在活着的时候是坚持科学,拒绝迷信的,要不是死后在地府里走了一遭,他绝不会相信世界上有鬼魂的存在。

他的眼前源源不断地出现越来越多的鬼魂,奇奇怪怪没有一个能看得下去的,有一只突然从他身边擦肩而过,他看的清清楚楚,那人披头散发看不见脸,脖子上勒着一根麻绳,一圈鲜红色的血印,那麻绳长长的直拖到地,像一条死气沉沉的尾巴。

千智赫忍不住叫了一声。

那鬼本来慢悠悠地飘着,突然停了下来,脖子僵硬得像生锈的齿轮,无比艰难地转着,直到把被头发全遮住的脸朝千智赫这边冲着,过了一会儿又转了回去,千智赫甚至觉得听见了它的脖子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那只鬼又若无其事地飘走了。

千智赫出了一脑门子汗。

走在前面的天宇文叫着他的名字,他赶紧跑了过去,天宇文见他脸色苍白冷汗直流,嗤笑了一声。

“那些人……哦不鬼,怎么和我们不一样?”相比之下,他们实在是太像人了。

天宇文的嘴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叼了一根烟,不过没有点着,他的嘴唇夹着烟,不能打开的太大:“那些东西不过是缕鬼魂,死的时候什么样鬼魂自然是什么样,你要是缕鬼魂,说不定比它们还难看。”

“我们不也是鬼魂吗?”

天宇文带他走进一栋楼,上了楼梯:“鬼差长期要在阳间办事,只有魂魄当然不方便。”

“那我们是有肉身?”

天宇文推开了走廊尽头的一扇门,整栋楼静悄悄的,被他打开的房间更是静,天宇文回头答了一句,在空荡荡的楼道里都形成回响了。

“要不今天早上我怎么会在你面前撒尿?”自然,鬼魂哪来的尿可撒?这点千智赫还是能想明白的,只是想想今天早上在卫生间里的遭遇,他还是有些许尴尬,只好咳嗽一声,不再说话。

他跟着天宇文走进去,抬头打量房间里的情况。这房间虽然安静,却聚集了大量的鬼魂。有些鬼伏在桌上写字,有些鬼站成一排排着队,不知道在干些什么。还有些鬼拿着些纸张进进出出,忙忙碌碌的,却是一点声音也没发出。

千智赫想问,可是这里太安静,他不好意思出声,有些鬼面目实在太可怖,他也不敢再胡乱看了。他跟着天宇文,走到一只浑身乌黑的鬼面前。

那鬼并不是穿了黑衣,是真真的浑身发黑,黑的像焦炭一样,头上没毛,脸上也不见眉毛,嘴唇都差点是黑色的,凑近一看,五官竟是扭曲在了一起,模模糊糊的,想团被揉散了的面团。

千智赫又被吓了一跳,他想,此鬼一定是被烧死的。

“哎呀阿文,你可是来了!”那黑鬼声音沙哑不清,倒也并不可怕。

“哼!”天宇文翻了个白眼,拿拳头捣在他肩膀上一拳:“你这黑鬼整天给我找事!”

黑鬼笑着,却像是在哭,发出呜呜的声音,千智赫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最近也不知怎么的,鬼魂多了起来,这人手就不够用了,昨天那个实习的呢?带过来了没有?”

天宇文往后伸手一捞,准确无误地揪着千智赫的脖领,把他放在黑鬼面前,冲黑鬼扬了扬下巴,又指了指黑鬼冲千智赫:“这黑鬼是登记处副主任,以后叫他老黑行了。”

黑鬼又呜呜地笑起来:“昨天多有得罪。”

千智赫浑身发冷,赶忙回答:“没事。”

“今天你先跟他学点东西,这黑鬼眼睛耳朵不太好,东西要拿近了给他看,说话要站近了说。”天宇文凑到他耳朵上,用手肘碰了碰他的胳膊。

千智赫把头点的像拨浪鼓。

 “哎黑鬼,给他弄块表来,我好联系。”

 黑鬼这鬼虽然不怎么多靠谱,话又多,但是办事麻利,要平时,天宇文要求点什么东西,他只要能办到的,早唤人准备去了,今天却站在原地不挪窝,搓着手吞吞吐吐地:“阿文啊,你知道的,最近新人来的比较多,地府里这免费的低档表库存很是紧张……”

天宇文最烦的就是他这一套,说点屁事弯弯绕绕的就是不说到正点子上来,他烦躁地用手一顺头发:“有话直说!”

黑鬼被他吼得有点打哆嗦:“就是,你现在要表的话,只能花钱买高档货了。”

一提到钱这个字眼天宇文就有些敏感,他一个月那点工资被老财扣来扣去的也就不剩多少,上个月刚忍痛花一个月工资换了个最新出的表,这个月工资还没着落呢,竟然还要掏钱给身边这货买表!他一脚踹翻了黑鬼身边的椅子:“我靠!老财敛财敛疯了!我要跟上头告他!”

黑鬼深知天宇文是不敢的,就搓着手在旁边看着他踹翻了办公室里所有能踹的椅子,等到天宇文发完了火,他又凑上去问:“表还要吗?”

“要!”天宇文踹累了,坐在一只七扭八歪的椅子上,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千智赫,嘴上却在冲着黑鬼说:“回头把钱给你!”

黑鬼这才连忙吩咐下去。

表是早有存货的,很快拿了过来,天宇文心疼地攥了一会儿,将千智赫唤到他面前:“手!”

他伸了一只手出来,天宇文把表戴在他手腕上,他眉目间还涌动着怒气,给千智赫系表带的时候眯着眼睛,又颇为认真,他的手指连着手表都是冰凉的,蹭着千智赫的皮肤。

千智赫不要命地盯着他上司微低着的脸看了一会儿,那眉目,跟画出来的一样。他在心里默默地感叹,真是好看。不知道他生前,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啪”的一声,天宇文重重地把他的手打开,瞪了他一眼:“小子,这钱以后是要还的!”

千智赫赶紧点头:“一定。”

天宇文哼了一声,不再看他,扭头向黑鬼走去,两人交谈了只一会儿,三言两语的功夫,天宇文又走到他身边,拍拍他的肩膀:“你今天先待这儿吧。”

说着,他拉起千智赫戴着手表的那只手,把自己的表对准他的表,碰了一下,他的表嘀地响了一声。

“有事就摁这个键找我。”他指了指表上最大的那个按键,然后又凑近了千智赫的耳朵:“别惹事。”

鬼差不同常人,也与普通的鬼不一样,他能呼出气来,气却是冷的。千智赫的耳朵被搔的痒痒的,他还没来得及点头答应,天宇文一个移身,已经到门口了。

他将要推开门走出去,手腕上的表嘀嘀嘀地响起来,他低头摆弄了一下,又转过身来,把千智赫提溜了出去。

 

 

再次来到阳间,千智赫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明明在不久前,他还是个人,老老实实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工作,吃饭,睡觉,从不相信有鬼神的存在。而现在,他自己竟都成了一只鬼,还与鬼打上了交道,一起工作。他不知道该如何感慨了。

“呆子,现在什么感觉?”天宇文抓了一只鸡腿咬了一口,嘴里塞着满满当当的肉咀嚼着。

“原来,鬼也是要吃饭的。”而且吃的还很不少呢。千智赫看了看面前的几个空盘子,咽了咽口水没敢说把第二句话说出来。

“哼,跟你说了我们是鬼差,和那些只能待在地府的低档鬼魂不一样。”天宇文啃完一只鸡腿,又夹起一只鸡翅膀,没几秒的功夫吐出两根小骨头来。

千智赫喝了一口水:“不是来执行任务的吗,怎么……”

“你傻呀,鬼在白天敢出来吗?”天宇文很快又吐出两根鸡骨头,“你第一次做任务,机灵点,听说你生前还是大学老师来着?”

千智赫迷茫的一顿,天宇文把筷子在手里转了两圈:“哦,你不记得了。总之,别给我拖后腿,现在的鬼越来越不好对付了。”

他嘟囔着把一块排骨放进嘴里:“你说说现在这些鬼怎么想的,都死了还赖在阳间不走干嘛呀,躲躲藏藏的,不如早点投个胎,实在不想做人,在地府找个差事也是好的,正好现在地府缺人手呢。”

他转着眼珠子看千智赫,用筷子点了点他的碗:“呆子,你说这是为什么?”

天宇文毕竟是在地府不知道做了多少年的鬼差,虽说身体和人类几乎没啥差别,可骨子里那点人气儿早在那暗无天日的地府里消磨尽了,他没法理解刚刚死去的人类对这个世界到底有着怎样的眷恋,能让他们受着折磨也要待在这阳间。

他实在觉得,阳间除了比阴间看起来美些,其他的倒也没什么了,绝不值得遭那些罪。

天宇文只是想不通,问的无心,千智赫却是极认真的思考了好一会儿,等天宇文把桌子上所有菜都吃净了,他才说:“大概是,有舍不得的东西吧。”

天宇文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他眼里平静无波,什么情绪也没有。然后他喝了一大口水,抹了抹嘴问他:“你会刷盘子吗?”

千智赫被他这跳跃性思维弄得有点愣,下意识点了点头。

天宇文站起来,拍拍他的肩头:“那我先走了。”

“你还没付钱呢。”

“我是鬼哎,没有人间的钱。”

 

……


评论(8)
热度(58)
© 万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