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奇迹

#1002# 浪费



·听林宥嘉《浪费》有感,与真人无关




天气晴朗,阳光不错。这是一个舒适的周末下午。街角行人来去匆匆,赶一个甜蜜的约会或是一顿温馨的晚餐。

市区总是车水马龙,人声与车声给城市带来一种“热闹”的假象。唯有街上一个个小小咖啡馆,隔绝了噪音,给人们带来暂时的安静和歇息。

刘志宏因为堵车迟到了十分钟,他匆匆忙忙推开咖啡馆的门,看见约好的人安安静静坐在靠窗位置,若有所思。

他快走几步坐下:“李小姐?对不起,路上堵车了。”

正歪着头看窗外的女人回过头来,与照片上相差无几,长相平庸。她谅解地笑了笑,笑容竟与平庸外貌相差极大,甚至有些迷人。

她递给刘志宏一张纸巾,刘志宏接了说了声谢谢,擦了擦脸上的薄汗。

接下来两人谈的不算热烈,可也没有冷场。对方和他一样,有些内向,话不多。可脸上总挂着淡淡微笑,看起来十分亲切可近,令人舒服。

这个人给他的印象算是十分不错,俩人年纪相当,快二十八岁,再谈一阵子恋爱,如果合适就可以谈婚论嫁了。

刘志宏并没有对相亲这样的找对象方式反感,他觉得只要能找个好女人结婚生子,幸福地过一生,蛮好的。至于什么方式,最后还不是殊途同归。

他搅了搅咖啡,刚想跟女人说昨天看完的一部很有趣的电影,女人却直直地看向窗外,还用手指着:“那儿有位先生,一直在看你。”

刘志宏心里一跳,过了一会儿才慢慢转过头去,看见距离咖啡馆不远处停了一辆熟悉的黑色SUV,只是车里的人不见了。

“他下车了。”女人解释道。

刘志宏扯扯嘴角很不自然地笑了一下,想解释点什么,却怎么也想不出该怎么说。

他心乱如麻,在开了空调的室内,额头上沁出薄汗来,他安静了好一会儿没说话。

女人独自尴尬着,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刘先生?”

他赶紧抽了一张纸巾擦汗,扯了一个话题,说起昨天的电影来。只是不如先前那样谈笑风生,那辆黑色SUV就停在他身后不远处,令他芒刺在背。

他和女人又继续了半个多小时的谈话,女人还有些意犹未尽,他却待不下去了,匆匆与女人告了别,临走不忘把女人送上车。

如果没有中间那一小段插曲,这该是一次很愉悦的约会。

天色渐晚,深秋季节的昼长正在一点点变短,街边的路灯接连亮起来。刘志宏没有坐车,深秋傍晚的风凉得有些接近冬天的味道,他不由地缩了缩脖子。

走回家反正不过半个小时路程,他想静一静,想些事情。

这样的事情是从多久前开始的?毕业那年到现在,快六年了吧。刘志宏不由得苦笑,从十年前认识他的时候就知道,他的衡心向来是一般人比不过的。可是六年,会不会太久了?人生有几个六年可以浪费?

天离彻底黑下来只剩一点点时间,路灯全都亮了,把地面照的昏黄。迎面走过来一家三口,孩子骑在父亲的肩头,母亲在一边说着什么,三个人哈哈大笑。

刘志宏看了一会儿,低头匆匆走过。那才是他想要的生活,可那个人怎么就是不懂呢?他用了六年时间纠缠,两个人都太累了。

刘志宏从一开始的愤怒、痛苦,纠缠这么多年后,只剩疲倦还有惋惜。那个人是个很好的男人,却非要在他身上浪费掉宝贵的时间。

刘志宏都替他心疼。

他的步子慢下来,深深吸了一口凉气。不用回头看也知道,那辆SUV正不紧不慢地跟着他呢。

该怎么办,你到底要我怎么办?他的心底一片悲凉,很想冲身后的车大吼,可又没有那份力气。他由衷地怀念起大学生活来,两个人打打闹闹,心无隔阂。可又讨厌这样的回忆,他们从一开始就不应该认识。

他浑浑噩噩,想了许多,又好像是什么也没想。已经想了六年,也没能想出个头绪来,就只能一天一天地耗下去。有时半夜他失眠的时候会想,会不会一直耗到死?这是最差的结果了,他不允许。所以他要赶快结婚,过上普通的生活。

到时候情况会不会有所改变?刘志宏侥幸地想,还是要试一试的。

刘志宏把冻得快僵掉的手指伸进裤子口袋里翻找钥匙,左找找右找找却没找到,他的心里一阵烦躁,被刻意放慢了的、小心翼翼的脚步声这个时候从楼梯口传过来,他心烦意乱,只想赶紧回家躲着,可那钥匙怎么也没找到,听着那十分小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他忍不住大吼:“别过来!”

声控灯一下子亮了,小瓦数的白炽灯泡撒下昏黄的光来,刘志宏看见一声黑衣的那人脚步堪堪停住,不再往前。

他一拳打在自家的防盗门上,发出嘭的一声巨响。邻居家里传来骂声,用方言说的,谁也没听懂。

刘志宏靠着门,呼呼地喘气。愤怒过后是深深的无奈和疲倦,他的身体往下滑,蹲在了地上。

脑袋变的很沉似的,被他埋在手臂圈起来的窝里。

“千玺……”他的声音很小,闷闷地从胳膊窝里传出来。

“易烊千玺。”他顿了一会儿,像从前很多次一样想着措辞,却也只是说出六年来一成不变的那句话:“你何必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声控灯灭了,楼道里漆黑一片,只有尽头有个小窗,零零散散地透进几缕月光来。

易烊千玺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像尊黑色雕像。

他说:“对不起。”

一成不变的对话模式,刘志宏早就料到。他重重地发出一声叹息:“你说了太多次了。”

刘志宏觉得易烊千玺没错,他自己更加没错。错的是该死的狗屁命运。

孽缘啊。





易烊千玺最终还是走了,他转身的时候只发出一点点声响,皮鞋落在地上发出嗒嗒声,刘志宏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他的心跟着一紧。

这个背影让他毕生难忘。

易烊千玺坐上停在楼下的SUV,头往后仰着,重重地吐了口气。浓墨重彩的夜色像长出了根根触手,从车外面伸到车里,攀上他的身体,缠住他的脖子。

难受得快要窒息了。就算这种情形六年来发生过无数次,每次都还是心如刀绞,也没法习惯。

太喜欢他了,怎么办啊。

从十年前第一次看见他,他笑出虎牙酒窝的模样令人怦然心动。四年求学生涯朝夕相处,亲密无间,爱慕在这样的环境里疯长,没法控制。毕业散伙饭那天晚上,他迫不及待地倾诉,亲吻他的面容和嘴唇,双手克制不住地撕开他的衣服裤子,却被挣扎中一个巴掌扇了个清醒。

自此一拍两散,分道扬镳。

然而那只是刘志宏单方面的决定。六年来他苦苦纠缠,跟踪,偷拍,从私家侦探手里知道他生活中大大小小的事情,却不敢靠近一步。

那人又不是傻子,时间一久便发现了。他仍然记得那天刘志宏愤怒和惊讶的模样,一如多年前那个晚上他衣衫不整扇的那记响亮耳光。

然后刘志宏开始谈恋爱了,他是个很长情的人,六年里正儿八经找过的女朋友也不过两个。易烊千玺难受又愤怒,他也试着与别人交往,可不久都无疾而终。

不行啊,除了他,别人都不行。他甚至有些想开了,刘志宏交不交女朋友都无所谓,只要他还能看看他。

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常常把那人照片放在胸口,想想那人多年前与他同睡一张床时,微微颤抖的睫毛和偷亲的时候香香软软的嘴唇。

他是怎么也放不了手的,哪怕耗上一辈子。那人说他浪费时间,他却为这六年能时时刻刻知道他的消息品尝着属于他的甜蜜。还能和他耗着,已经是非常幸福的事了。

他不知不觉地放下了座椅,躺了下来。很快入梦,大学生活的细碎小事一件件铺展开来,满藏平凡的幸福。之后那六年,倒飘渺的像一个梦,仿佛从来不曾发生。






天气一天天地冷下来,房间里挂的室温表的数字一天天变小。冬天就在日渐刺骨的风里风风火火地来了,唯一升温的除了咖啡馆里的空调,还有刘志宏和他相亲对象的感情。

刘志宏和她很聊得来,约过几次会,彼此感觉都很好。他觉得,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俩人很快就可以步入婚姻殿堂了。

李小姐是个好女人,刘志宏很清楚,他很喜欢她,却不爱她。实际上,刘志宏并不知道爱情到底是什么样的,但他不在乎。目前,没有什么比过上普通男人都要过的生活更重要的了。

有时候李小姐在他身边挽他的胳膊,笑靥如花的模样让他心里空落落的,他觉得自己并不快乐,生命里总像少了什么。他隐隐觉得自己在甩开,在逃跑,却不敢也不想承认。

时间接近农历新年的时候,空气里都传来令人喜悦的节日将近的味道。刘志宏在一个太阳高照的周末约了李小姐去郊外,他借了同事的车,在这个冬日难得的好天气里上了高速公路。

俩人走走停停,拍了一些照片。在满天彩霞,夕阳如血的傍晚里,他们第一次牵了手,接了吻。

刘志宏提议在这里待一晚,然后看第二天早上的日出。她有些害羞的答应了。

刘志宏打算向她求婚,戒指就放在大衣口袋里。

这一切并不快,他觉得刚刚好。

他慢悠悠地开着车,并不着急,直到他在反光镜上看见那辆熟悉的SUV。

他的心陡然慌起来。一只手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里的戒指,一脚猛踩油门,车像箭一样飞了出去。李小姐吓了一跳,终究没说什么。

心跳猛然快了起来,SUV也加速追了上来,他不知道心里在害怕什么,他知道,那个人不会破坏他与任何一个女人交往,以前就是,可他会担心,知道那个人紧抿着嘴冷着一双眼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看他求婚的时候,他会连戒指也拿不住。

他怕他会转身就跑。

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他更加慌张地踩着油门。他越快,SUV也就跟的越紧,甩掉他,一定要甩掉他,他这么想着,李小姐惶恐地问他怎么了,然后发出一声刺耳尖叫。

刘志宏的车嘭的一声巨响,撞进了郊外路边的一个破旧小屋。

玻璃飞溅,刘志宏满脸是血,却还清醒。他突然笑起来,额头上的血液热乎乎的,淌进他的嘴里。

他转过头来看李小姐。

一根锈迹斑斑的钢筋插进了她的右肩,血在她洁白的羽绒服上开了一朵朵红莲。刘志宏的笑凝固在嘴角,一股凉意从头到脚地浇了下来。






易烊千玺觉得,在这天之前,刘志宏讨厌他,而在这之后,他一定恨死他了。

六年来第一次,他没去找人打探他的消息。他想念得要命,却一点也不敢靠近了。怪他跟得太紧了。

半个月之后,他却收到了刘志宏主动发来的短信。他攥着手机,在办公室里抽了一下午的烟。

夜晚的江边灯火璀璨,霓虹灯闪闪烁烁,美丽得快要夺去了星星的光彩。刘志宏站在跨江大桥上,胳膊搭着桥上的栏杆。

要不是他现在的模样憔悴,易烊千玺差点以为自己回到了大学时代。有多少年没有这样心平气和地见面了?

他走过去,却不敢靠的太近。他想,那人一定觉得自己恶心透顶了吧。

“千玺,”刘志宏知道他来了,也不看他,目光往江的尽头投去,声音特别温柔,“你记不记得,我们以前常常在这里喝酒?”

易烊千玺使劲点头,又觉得刘志宏应该看不到,才“嗯”了一声。他现在胆战心惊,刘志宏为什么要说这些无所谓的话,而不是给他一拳头呢?他很想问问,李小姐的伤势怎么样了,可他张了张嘴又闭上了。

他没资格。

刘志宏笑了一下:“那时候多好啊。”

是很好,那是易烊千玺一辈子也要珍藏的宝贝。他到现在还记得刘志宏喝多了酒脸红扑扑的,一双眼睛水汪汪的,也只有这个时候,他才能用平日里不能用的目光肆无忌惮地看他的脸,甚至偷偷亲一口他的脸颊。

这些事,刘志宏到现在也不知道。

“千玺,我不讨厌你。”刘志宏突然转过头来,盯着他看。

易烊千玺连忙把自己的目光移开了,他甚至悄悄地把自己和他的距离拉开了。他怕会控制不住做后悔的事。

“你是我的好哥们,我珍惜这份情谊。”

“她……我对不起她,害她受了伤。”

知道这个“她”指的是谁,易烊千玺心里钝钝地疼。

“该结束的是我才对,我不怨你。”

江上的风飘过来,带来潮湿的泥土气息。刘志宏站直了身子,突然往前走了起来。

易烊千玺抿着嘴跟了上去。

谁也没再说话,桥上的灯亮的晃眼,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着,影子靠的很近。易烊千玺忍不住往前伸了伸手,刘志宏下意识地把手躲开,却发现易烊千玺的手只是在他身后停住,并没有再靠近。

地上两个挨的很近的影子,手却是牵在一起的样子。

易烊千玺突然说:“上学的时候,我经常这么做,只是你不知道。”

刘志宏没有说话,他停了下来,背对着易烊千玺。后面的人也跟着停了下来。

两个人无言地在冷风里站了十几分钟,谁也没有动。不知道哪边的广场上放起了烟花,一个个带声响地在漆黑的夜空里炸开。

一轮焰火放完,刘志宏终于说:“你走吧。”

易烊千玺在等下一句,他以为刘志宏会说“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了”之类的话,却没等到,刘志宏只是又重复一遍“你走吧”。

他只好转身离开,朝相反的方向走了。走了不一会儿他忍不住回头,桥上却没有刘志宏的身影了。

不好的预感刚刚冒了个头,他就听见落水的声音。

“嘭——”水花四溅。

没过多久,又是嘭的一声,桥上那个穿一身黑衣的男人也不见了。刚刚欣赏烟花的路人尖叫了一声,报了警。







易烊千玺的除夕夜是在医院里度过的,他得了肺炎,住院打了好几天吊瓶。

刘志宏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热腾腾的饺子,两个人看着春晚吃完了。

合家团圆夜里,本来就安静的医院里更是缺少人气儿,除了电视上小品的声音,什么也没有。

刘志宏在病床边的椅子上坐着嗑瓜子,电视上的小品演了一个搞笑的桥段,他哈哈笑起来。

易烊千玺坐在床上,上身倚在床头上,玻璃瓶里满满当当的液体正缓慢地输进他的身体里,他几乎不眨眼地看着刘志宏。

他不知道这几天是怎么回事。醒来的时候看见刘志宏坐在他床边,眼底发青,面容憔悴。

他问他渴不渴,饿不饿。除了上厕所,他几乎是一步也不离开病房的。无聊的时候,刘志宏打开电视和他看球赛,看到没进球的时候,他会像以前那样骂一句:“卧槽,这人简直傻逼!”

他因为吃了药十分渴睡,他不知道睡着的时候刘志宏在干嘛,醒来的时候总能看见刘志宏坐在他床边,有时候看书,有时候玩手机,也有时候趴在他身边,睡着了。

他觉得刘志宏像变了个人似的,他变回了大学时代的刘志宏。他很奇怪,却没敢问。他甚至怀疑,是不是那六年只是他生病时做的梦,现在醒来了,他还是二十岁的易烊千玺?

他小心翼翼地,没敢提之前一丁点的事。他觉得这样的状态特别好,就像回到了大学时代。那是他最幸福的时光。

药物让易烊千玺昏昏欲睡,可他硬撑着没敢睡。恍恍惚惚听见电视上敲响钟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刘志宏已经站到他床边。

他费力地睁大了眼,天花板上的灯亮的过头了,刺得他眼睛疼。

“过年好。”

他听见刘志宏这么说。

刘志宏的脸背着光,易烊千玺被灯光刺得半眯着眼,看不清他的表情。

他张开嘴,也想说声过年好。

他的嘴唇却飞快地贴了过来,软软地落在他的嘴唇上。

来不及有任何别的感受,除了震惊还是震惊,甚至连喜悦也没有。

他在那一刻唯一的想法是,他一定是做梦做的疯了。

刘志宏压根没想自杀。那太可笑了,他会游泳,那天晚上只是心烦意乱,脑子一热就想跳下去清醒清醒。

可易烊千玺那个旱鸭子,他凭什么跳下来?

在水里挣扎的时候,他紧闭着眼睛,不停地说,对不起对不起。

被拉上救护车的时候,他意识已经混乱,却还在呢喃着对不起对不起。

一边的护士都忍不住问他:“小伙子,他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

一阵心酸涌上心头。他觉得这个男人特别可怜。

他坐在易烊千玺床边一夜,想了很多。天亮的时候,他厚厚的棉衣依然湿着,刘志宏眼圈乌黑,嘴唇青紫地回了家,洗澡然后睡了一整个白天。

不过他没怎么睡好。他梦见大学时代的事,梦见那天晚上易烊千玺对他告白,梦见有一天在客厅里看电视,母亲指着电视上的同性恋新闻对他说,真恶心。

然后是那躲躲藏藏,浑浑噩噩的六年。刘志宏梦见了自己过去的大半个人生。

他留恋快乐的大学时代,随即对自己深深地厌恶起来。

他是胆小鬼。他自私极了。

他怕有一天全世界的人指着他说,真恶心。其中有他的父母。

他害怕,所以不停地逃,不停地压抑。他把对自己的讨厌,转移到苦苦纠缠他六年的可怜男人身上。

他眼睁睁看见易烊千玺坠入水底的时候,心里有个声音在问,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他无比害怕起来。失去一个人比让他面对千夫所指更加可怕。

他顿悟。

和易烊千玺在一起最快乐。

房间里灭了灯,黑漆漆的,今天晚上连月光也很黯淡。

易烊千玺一直没能入睡,他的心跳到现在还快的不可思议。他才反应过来,那个人刚刚是主动亲了他的。

虽然只有轻轻的一下。

他幸福得要爆炸了。

他翻来又覆去,刘志宏睡在他不远处的一个折叠床上,这几天他都是睡在那里。

刘志宏背对着他,他就看他的背影发了一会儿呆,更加睡不着。

他坐起来,拔了手背上输液的针头,悄悄地走到刘志宏床边。刘志宏睡得很靠里,床上留了半个人的空。

易烊千玺大着胆子,小心再小心地上了床。隔着棉被也能感觉到那人体温似的,易烊千玺半个身子悬在外面,床上的半个身子也不敢靠的太近。

他的心跳的比刚才还快,他实在忍不住,伸长了胳膊隔着被子,抱着刘志宏。

房间里静悄悄地,只有他心跳如擂鼓。他觉得很愉悦,这么多年这个人没能逃开,他还能偷来一点点幸福。

怀里的人突然动了一下,他大骇,急忙想抽回手臂。

刘志宏却一把攥住了他的手。易烊千玺连大气也不敢出,他从头到尾都僵硬了起来,只有被另一只柔软手掌紧紧攥住的手尚能动一动。

许久没有人说话。易烊千玺放下心来,他以为刘志宏只是睡着时的下意识反应。

他大胆地、轻轻地回握了一下刘志宏的手,心里泛起令人心酸的甜蜜。

“对不起。”

握着易烊千玺的手攥得愈来愈紧,易烊千玺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刘志宏转了身,两只手拉过易烊千玺,把他紧紧抱在了怀里。

易烊千玺紧张得脚趾头都绷直了。

刘志宏的头搭在他肩上,发出很小的闷闷的哭声,他的肩头一片温热。

“对不起。”

他又说了一遍,像几天之内角色转换,从前说对不起的那个人可是他怀里抱着的男人。

“是我浪费了那六年。”

这句话饱含悔恨,易烊千玺强压下内心巨大悲恸,紧紧地抱着刘志宏,拍了拍他的背。

没关系,我们还有很多个六年。





两天后易烊千玺出院了,住院期间几乎寸步不离地跟着他的刘志宏却不见了。他自己办好了手续,开车打算回家。

一路上都是喜庆的红色,空气里传来燃烧之后的鞭炮味儿。他心情无比地好,总算是苦尽甘来了。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笑。只一个早上没见,他就开始有些想刘志宏的脸了。

他拨了电话,无人接听。有些失望,他干脆掉头往那人家里走。

咚咚地敲了半天门也没人来开,邻居忍不住出来制止,他问了一句,邻居没好气地告诉他,刘志宏已经很久没回来过了。

他心里隐约升起不好的预感。又打了一边电话,关机了。

飞速开车去了那人公司,却忘了这个时候放年假,吃了闭门羹。

有一个可怕的念头迅速窜出来。

刘志宏反悔了。

他在满脑子飘着“刘志宏跑了”“刘志宏不要我了”的状态下回了家,连门是开着的也没注意到,推门就进去。

他看着空荡荡的家,悲从中来。

得不到的时候也就罢了,一旦得到再失去,太令人无法承受了。

他掏出手机,刚要拨出私家侦探的号码。

一个拥抱突如其来,从身后袭击了他。

“欢迎回来。”

他不用回头,也知道那人笑出小酒窝的模样。







“钥匙哪来的?”

“口袋里拿的。”

“……”

“谢谢你。”

“谢我什么?”

“要不是你死缠烂打,咱俩就没戏了。”

“……我自愿的。”

“……”

“……”

“傻子。”

“:)”



END.



评论(19)
热度(250)
© 万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