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奇迹

#1002# 实习鬼差(序)





“姓名。”

直到有人出声,他才感觉自己的感官恢复了正常。眼睛里的漆黑逐渐透进来丝丝缕缕的光亮,随之而来的是一股潮湿发霉的气味儿钻进他的鼻子,阴冷的感觉从四处爬上他的全身,渗进毛孔里去。

他的大脑终于开始恢复运转,这是个又冷又静的地方。

他费了一些力气才把眼皮撑开,面前是一间昏暗的房间,墙上放了燃烧着的又粗又长的蜡烛,才不至于让这件屋子伸手不见五指。

可光实在微弱,他只能把所有东西看个轮廓。但其实,这件屋子里也没多少东西。他和他屁股下的一张椅子,离他三四米远的一张桌子,桌子上有一盏灯——煤油灯,桌子面前,坐了一个人,他的双手放在桌子上,拿着一叠纸,可是他的脸隐在黑暗里,什么也看不见。

他还没来得及把这间屋子打量完,又听见刚刚那个声音极不耐烦地说了一句:“姓名!”

是在对他说吗?他开始认真思考起来,他的姓名?他是谁?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

“你哑巴了?!”桌前的人发出一声怒吼,显然他的脾气不太好,他重重地拍了一下面前的桌子,把手里的东西扔到了他的脸上。

那是一支钢笔,笔尖处正中他的眉心。还好,这支笔是盖着笔帽的。钢笔掉下来落到他怀里,他轻轻地攥到了手里。

“我不知道。”思索无果,他无奈地摇着头。

空气里一阵诡异的沉默,安静了没多久,他听到纸页哗哗作响的声音。本来低着头的他顺着声音看去,煤油灯下一双白皙的手翻着暗黄的纸张,细长的手指在纸页里频繁舞动,过了一会儿,他的手啪地一声拍在纸页上。

他听见那人沙哑的声音又响起来了:“那你的职业家庭事业经历感情生活呢?”

他极力在空白的大脑里搜索着,下意识攥紧了手里的钢笔,在那人耐心快要耗尽之时,他终于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

他看见那暴躁的男人,一直后仰身子靠在椅背上的男人,一只手按在桌面上,身子前倾,终于把他的脸暴露在煤油灯昏黄的光里。

是张干净的脸,有两道英气的眉毛。

“那你知道什么?”

本来静的可怕的这间小屋子里,突然从四面八方传来嘈杂的声音。声音从墙壁外闯进来,凄厉的嚎叫声,烈火的燃烧声,许许多多的人窃窃私语声,还有类似于寺庙里和尚念经的声音。

一开始还好分辨,后来这些声音揉杂在一起,形成了一团巨大的噪音。他又听见耳边好像有撞钟的声音,钟声一遍遍在他耳边回响,他的头嗡嗡作响。

他抓着头发,有些痛苦。许久他才发现耳边重新安静下来。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嘴边有句话呼之欲出,那是他想要的答案。

他下意识地吐了出来:“我知道,我已经死了。”

离他三四米远的人啪地打了个响指,嘴边勾起一抹似是而非的笑来。他甚至听见了他的轻笑声,抬头一看,桌前空荡荡的,不知从哪刮来一阵阴风,桌上的纸张被吹到了地上,煤油灯的火苗闪了两下,倏地灭了。


……

评论(2)
热度(57)
© 万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