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奇迹

#1002# 香格里拉


BGM:香格里拉-魏如萱



梦里是无边无际的黑暗,眼前什么也看不到,手边什么也抓不住,可是耳朵里却充斥着好像是海浪的声音,不对呀,重庆是没有海的。那大概是江水翻涌的涛浪声,大风呼啸,猛地将身体都卷起来,带着他飞快地往回路跑去。


像是一切倒了带,铺天盖地的黑慢慢散去,逐渐显出人和物的模糊光影来。他看到几个十几岁的小孩子,穿着颜色各异的短袖T恤衫,笑的很纯真。他们的嘴唇一张一合,在聊着什么,可是耳边的潮水声和风声太大了,盖过了小孩子的声音。


他忍不住伸出手,努力地想抓住那些模糊的人影。巨大的响声慢慢退去,小孩子的声音渐渐清晰起来。他们在喊——


“我们来啦!”


来?来哪里?


他还没想明白,狂风又刮起来,像是化成一只手,拽着他的领子,把他往下拉,他感觉身体陡然坠下去。


刘志宏一下子醒了。



刘志宏到体育馆的时候,门口已经没什么人了,就连黄牛好像也收了工。要不是在外面都能听见里面的叫喊声,他差点以为已经结束了。


他拿着一张普通看台票,检票人员都用一种疑惑的眼神看他,他脸上很平静,并不是急匆匆赶来的,好像是故意这个时候才来。


体育馆正中央的焦点正在说话,观众们安静了许多,漆黑的夜里,他们手中拿着的各色灯牌照亮了体育馆的上空。灯光一点一点跳跃着,像星星,像萤火虫。那是每一个人,近十年的守护和爱。


刘志宏带着棒球帽,帽檐遮了他的大半张脸,他经过那些激动的人们,找到自己的位置。


这是TFB十年演唱会。有个人在很早之前就给过他VIP坐席的票,他没拒绝,却自己买了一张十分靠后的看台票。那个人看见空着的本该是他的位置,会不会失望呢?


刘志宏不得而知,他今天来这里,只是想安安静静的听一首歌。


舞台上的人突然散去了,只留下一个穿黑衣的男人。年少时的个子早已经拔高,肩膀宽阔,胸膛结实。他的声音也愈加低沉,却和多年前一样,温柔,透着令人安心的镇定。


他说:“有首歌想正式地唱一遍,即使懂它的人今天没有到场。”


他的声音微微颤着,把刘志宏的心带的也颤了一下。



我以为认真去做就能实现我的梦。


刘志宏仿佛回到了多年前一个温暖的下午。阳光从窗外斜斜地照进来,落在练习室的地板上,一个人抱着吉他坐在墙角,把它们切割成斑驳的光影。


他走过去坐在那个人身边,屈起膝盖,乖乖地看着他。那个人心情很低落,垂着头看手里的吉他弦,随便拨弄两下之后,对他说:“你想不想听我唱歌?”


他使劲地、坚定地点着头。被阳光笼罩在一片金色光圈里拨着吉他弦的人,和舞台上聚光灯下,同样拿吉他的人重合在了一起。十四岁和二十四岁的声音,都像一只温暖的手掌,带着穿越时空的力量,抚着他的心窝。


那天的练习室很温暖,那个人的声音却有些发冷,他很无助,又很痛苦。他捏着拳头,像是在埋怨自己:“光会跳舞有什么用呢?除了舞蹈,没人会认可我。”


不是的,不是的。这些话哽在他的喉咙里,让他发不出声音来。他想安慰那个人,却不得要领,只好伸出他小小的手掌,拍着那个人的背。他心里掀起滔天巨浪,似有千言万语,可是他,真的一句也说不出来。


耳朵里隐隐传来压抑的哭泣声,是来自他身边坐的那些年轻女孩儿的,还有一些年纪大一些的中年妇女,她们脸上带着一种欣慰的神色,眼圈也发着红。


刘志宏扭头向舞台中央看去,歌声一直温柔,一如多年前那个下午。他带着这些人珍贵的守护和希望,攀到了他想到的那个地方。


他想起自己做过的梦来,突然明白了那几个小孩子喊的话。他们来了,他们真的来了。


这是他们的香格里拉,是那个一路披荆斩棘、承受诋毁和质疑的少年的香格里拉。


最梦寐以求的已经得到了,他还在这里做什么呢?


刘志宏压了压帽檐站起来,穿过鼓掌和尖叫的人群。一个挥着胳膊的女孩儿不小心打掉了他的帽子,女孩捡起来递到他手中,说着抱歉,在看到五颜六色的灯光照亮的他的脸的时候,尖叫声骤然响起来。


“刘、刘志宏!”


这个名字以她为中心,迅速地像涟漪一样传到了更远的地方。一束光突然打下来,刘志宏看见自己呆愣的脸出现在舞台后方的大屏幕上。


他听见舞台上刚刚唱完歌的人,用一种不确定的语调说着:“刘志宏?”


他如梦初醒,飞快地逃了。



刘志宏跌跌撞撞地回到家里,没开灯,摸着黑倒在了床上。心跳难平,他闭上眼睛,耳侧隐隐响起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以前这种方式没能成功,现在这种方式他已经不需要。你们还是保持点距离比较好。”那个女人语调严厉,说到这里甚至冷笑了一下:“可别假戏真做。”


刘志宏浑身发凉。


他都明白,可是情愫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年少时候的画面在他眼前一张张地过,是坐在他身后攥着衣角,风把笑声送进他耳朵里的时候?是那年夏天被他湿漉漉地抱着摔进海水里的时候?是披着温柔月光倾诉梦想的时候?还是那个人跟小伙伴一起谢幕,却回头和站在边缘的他招手,递给他温柔与鼓励目光的时候?


他实在记不起来了。可那东西一旦生了根,好像还没觉出它发芽来,就在每个夜晚手机屏幕上传来的晚安里,悄悄地长成了参天大树。


那年环岛骑自行车,他攥着车把在他身边骑得很慢,远远地落在小伙伴的后面。想起某一天他唱的歌,他小声地问:“千玺,你的香格里拉是什么?”


其实是有答案的,是一场盛大的、美妙的演唱会。


那人却只是笑,不回答。


他把胳膊搭在眼睛上,眼前的黑暗浓重了一些。他仿佛闻见小岛又咸又腥的海风的味道,往事有多么美丽现实就有多么残酷。


不知道躺了多久,刘志宏也没有睡着。他家的大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开始响起来,嘭嘭嘭地,拳头砸在门上的声音和他的心跳应和着。他依旧保持着一开始的姿势,一动不动,直到他听见一声嘶哑的叫声,在这安静的夜里让他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刘志宏打开门,一身黑衣的易烊千玺站在门口,楼道里的声控灯已经灭了,这人仿佛要与夜色融为一体。他还在轻轻地喘着气,拳头紧紧地攥着,只是刘志宏看不见,也看不见他脸上是怎样一种表情。


两个人在这黑暗里沉默着。


刘志宏转身走了。


易烊千玺终于动了,他扑上前去,从后面紧紧地抱住了他。


窗外突然起了风,刘志宏家半拉的窗帘被吹起来,扬在空中像面旗帜。连着电的冰箱、电视和其他一些家电,发出平时很难觉察的,电流经过的嗡嗡声。


成年男人用坚定的语气,说了一句迟了多年的话。


“你才是我的香格里拉。”


但是他认为并不晚。



“刘志宏,千玺,你们快点跟上来!”


“来了!”


小酒窝应着小伙伴的召唤,加快了蹬车的速度,追了上去。


“你和梦想都是。”身后的人的轻飘飘的话,被六月山上的风一吹就散了。


End.


(给懂的人)


评论(6)
热度(144)
© 万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