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奇迹

#1002#邮差先生



今天天气格外的好,阳光包裹着整个小镇,天蓝的像东面小山头上那汪蓝幽幽的泉水,云彩飘的极慢,漫不经心的样子让人看了也想慢下脚步来。
邮差先生带着他装满信件的大包裹出了邮局,邮局正好在小镇的入口,他每天都从这里开始,从头到尾的派送信件。
小镇当真是个小镇,面积不大,人口也少。所以邮差先生每天都是走着送信的,当然还有一个原因,镇上的邮局只有两辆自行车,那是要给去别镇或者乡村送信的邮差用的,反正小镇也不大,他走走也足够时间送完,信件也不算多,他年轻力壮的身体有的是力气。
于是邮差先生每天送信的时候都是慢悠悠的,边踱着步子边看天上的云彩和他一样,不,应该是比他还慢地慢悠悠地飘着。
邮差先生是个年轻的小伙子,长相也英俊,性格还温柔,送信的时候若是哪家年轻媳妇出来接,他冲人家一笑,姑娘定会红了脸。
走完大半个小镇送了信,太阳快要升到头顶上,阳光也愈加强烈刺眼。这个小镇气候干旱,一年到头也下不了几次雨,街上的黄土地面每天被这日头晒着,越来越干燥,人脚一踏过去,就扬起一小片黄色尘埃,沾在鞋子上,裤腿上。干燥的黄土扬在空气里,味道也并不好闻,干巴巴的土味儿,比起邮差先生以前在一个南方小镇闻过的花草香气和香甜的雨味儿差远了。可是他并不讨厌,再不好也是他的家乡,他应该喜欢的。那些花草味儿再好闻,那是别人的家,不是他的家。
邮差先生依然慢慢地踱着步子,不过他已经不往天上看了,阳光实在太刺眼了。远远地,他看见那只熟悉的老猫正趴在自家漆的朱红色的门下,尾巴懒洋洋地拍着身下的石阶。
邮差先生走过去,翻了翻身上绿色的包裹,把一封信拿出来,穿了麻绳,挂在老猫的脖子上。
猫的主人是个年迈的老妇人,身子骨还算硬朗,只是腿脚不太灵便,人也跟这老猫一样爱犯懒,每天中午都在家里午睡,于是派这相依为命的老猫给她接收信件。
信的来处是她唯一的儿子,在城市里打工,老伴儿大概去世很久了,反正邮差先生从没见过。
信不是天天都有的,大概七八天一封,不过这老猫却是每天中午都趴在门外的石阶上,有信的时候就接着,没信就自己晒晒太阳,打个盹儿,等到太阳没那么厉害的时候,就拍拍灰尘回家去了。
邮差先生把信挂好,又摸了摸老猫的下巴,拍了拍他的脑袋,老猫没什么反应,只是眯着眼睛懒洋洋地看他。邮差先生轻轻地笑着,嘴边显出两个很孩子气的酒窝窝来。
然后他又看了一眼已经掉漆很严重的朱红色木门,起身走了。
等到邮差先生走到小镇尽头的时候,他这一天的送信工作也就意味着结束了。这个时候他的脑门上已经出了细细的一层汗,他扯着大包裹看,底部只有一封信了。
小镇的尽头住着一个教书先生,个子高,长相也很英俊,人温柔,声音还很好听。他跟镇子里所有年轻人都不一样,绅士,谦逊有礼,穿着最朴素的衣裳也干干净净的,透着股子出众的气质。
当然不一样了,人家是从大城市来的,来到他们这小地方支教的,屋子是学校给分配的,在小镇尽头,离学校最近,学校就在小镇尽头的小山头上,那里还有汪清澈的泉水,邮差先生去过几次,水可甜着呢。
教书先生大约是一年前来的,自打他来,邮差先生每搁几天就给他送次信,哦,是七天,一天不多一天不少,特别准时。
信也是从很远的大城市来的,大概是教书先生的家乡,信上的字迹小巧清秀,一看就是个姑娘的字体。从他每次接过信的表情来看,那姑娘一定是心上人。邮差先生这样想着。
他把信拿出来,院子的门照例敞着,可是人却不在院子里。这是一年来邮差先生第一次见。
每次他来送信,教书先生一定在院子里,有时候写毛笔字,有时候在吃饭,有时喂鸡,有时扫地……
邮差先生拿着信走进院子里,看见里屋的门关着,他轻轻地喊了句:“有人在家吗?”
“进来吧。”他听见教书先生温柔的声音透过木门传到院子里,他轻轻推开门走进屋子里,教书先生正背对着他倒茶,等他转过身来的时候,他看见他右手手臂上打着石膏,一根白色纱布条连着他的胳膊和脖子,把胳膊吊在了胸膛的位置。
邮差先生愣了,明明前几天看他还是好好的呢。教书先生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解释道:“上午教学生打球,摔着了。”
即使是这样狼狈的样子,依旧气宇不凡。
邮差先生不再去看他的胳膊,捏着信递给他,教书先生用左手接了,说了句谢谢。
教书先生是很有礼貌的,每次把信递给他,他都要说声谢谢。
邮差先生也只好回道不用谢,便转身要走,教书先生却把他叫住了,有些犹豫地问他:“你接下来还忙吗?”
邮差先生下意识就摇摇头,他确实不忙了,一会儿回去吃饭再休息一会儿,就等着给他分配一些杂活儿,有时连杂活儿也没有,他就乐得清闲一下午。
教书先生犹豫了一会儿,仿佛很难开口似的,但捏了捏信,他还是说:“我的右手不能写字,你可以帮我回信吗?”
邮差先生是很想帮忙的,但他觉得自己的字不好看,怕丢脸,也怕给教书先生丢人,也犹豫了一会儿,才说:“我写字太丑了。”
教书先生直摇头:“没事儿的。”
教书先生给他找了钢笔和信纸,自己坐在一旁看信,信写了很多,满满三大页,估计是怕邮差先生等太久,他看的很快,脸上是掩不住的温柔笑意。邮差先生想,他果然猜对了,那个人就是心上人。
他看教书先生笑的那么幸福,心里有点羡慕,喜欢一个人是这么好的么?他也想快点喜欢上一个人了。
等他看完,教书先生开始说,由邮差先生代笔。其实由别人代笔,有很多亲密的话就不能说了,教书先生只好说些日常琐事,又说了自己不能写字由别人代写,还说伤势不严重让她别担心,他的话不多,又简练,邮差先生写了不到一页纸。
他把信装好在信封里,写了教书先生说的地址,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你这样不方便,我就直接帮你寄了吧。”
“那真是太感谢了。”



下午果然没有什么大事儿,邮差先生干了会儿杂活儿,东摆摆西弄弄,也到了下班的时间。他换下绿色的制服,提着自己上班喝水的水壶回了家。
像他们这种小地方,到了晚上是没有什么娱乐活动的,平时邮差先生下了班,自己做顿晚饭,喂了鸡再看份报纸,就睡觉了。
天气实在很热的时候,他也会上街走走,不过实在是少。这个小镇上年轻人几乎都出去打工了,剩下的除了老人和小孩儿就是妇女。他们一般睡的很早,无论冬天还是夏天,大门早早就紧闭了。所以到了晚上,小镇上的街几乎是没人的。邮差先生就一个人走一会儿,觉得没意思了就回家睡觉。
今天晚上和平常一样,邮差先生吃着晚饭,回想这一天发生的事。其实也实在没什么好回忆的,他每天固定见的人,除了邮局里其他的邮差先生,就算那只老猫,哦,它还不是人。
突然,邮差先生想起来教书先生,心想起给他写信,想起他的受了伤的胳膊……
胳膊……有个念头突然就闯进他脑子里,他的手受伤了,还怎么做饭呢?不做饭的话,吃什么呢?不吃饭的话,饿了怎么办呢?
邮差先生又想了想他那缠着纱布的胳膊,心里愈发紧张起来。
他把筷子一扔,跑到厨房里开始找些吃的。受伤的人是应该吃肉的吧,可是家里没有。肉得等到逢集市的时候才能买到。邮差先生又急匆匆地跑到院子里,手伸进黑漆漆的鸡栏,把所有鸡蛋拿出来了。一共三个。
他想了想,又回厨房切了个西红柿,下了一大碗面。
他把香喷喷的打卤面盛到大碗里,又拿盘子盖的严严实实,放进布袋里,小心翼翼地拎着,出门的时候连门也忘了锁。
他的脚步很快,和白天慢悠悠的踱步完全相反。小镇上的路灯稀稀拉拉地亮着,还好能够让他勉强看清地面。
得快点儿走,他想着,要不面就坨了。
等邮差先生走到教书先生家门口的时候,他脑门上已经出了很多汗。教书先生的家门这个时候是关着的,门口有盏小灯泡,亮着昏黄的光。邮差先生这才发现,教书先生家门上贴了一副对联,苍劲的大字很漂亮,一看就是教书先生自己写的。
他一只手把布袋子扶着靠在怀里,另一只手敲了木门。
邮差先生没等多久,教书先生就开门了。
他看到邮差先生站在门口,一脸的汗珠,十分惊讶。
“还没有吃饭吧?”邮差先生有点紧张地问着,汗珠从额头上滚下来,他拿手给擦掉了。
“这个面是我刚做的……”邮差先生不好意思地把怀里的布袋子往前递了递,教书先生却没有接。
邮差先生有点尴尬,又有点着急。
“我、我不是要巴结您……”
“您是文化人,来这儿教我们的小孩子读书,我们大伙儿打心眼里感激您……我们,都很尊敬您……”
邮差先生说的急了,嘴巴磕磕巴巴起来。
教书先生却笑了,笑的很轻却很安抚人:“我不是这个意思,其实我已经吃过了。”
邮差先生抱着还温热的面,不知所措。
“学校的老师有给我送饭的。”
觉得自己做了多余的事,邮差先生人生第一次有无地自容的感觉,他伸出去的东西,递也不是,收也不是。他干脆想,要不转身就跑吧。
教书先生却伸了左手,把面接了过去。
“谢谢你,我可以明天早上吃。”
教书先生的声音轻轻的,温柔得像小镇三月的风。



小镇好像永远都是一个天气,太阳高照,云彩轻盈,天空碧蓝。邮差先生在这日复一日的好天气里依旧日复一日地送着信件,每天和老猫打个招呼。他没再和教书先生打过照面,因为教书先生的信还要过几天再来。只是走到小镇尽头那户人家的时候,他总要忍不住从半开的大门向院子里瞅两眼。
教书先生又开始做他平常做的事,吃饭,喂鸡,扫地……只不过不写毛笔字了,因为他的右胳膊还缠着纱布。
邮差先生总是想,教书先生是不属于这里的,他和这里虽然不至于格格不入,可气质上总是不搭的。教书先生是来支教的,总有个时间期限,他也总是要走的。就像小镇的天气,虽然几乎总是晴天,可也总会有下雨的那天。
等教书先生走了,孩子们和镇上的乡亲们都会想他的。而他呢?
邮差先生想,他也会很不适应的。



什么事情都经不起念叨,这好像永远都阳光明媚的小镇,在这天清早突然下起雨来。仿佛是很久没下雨积蓄的能量,这雨来势汹汹,小镇几年也没遇上这样的大雨。
邮差先生是被雨声吵醒的,他站在门边看这大雨,也惊讶得张着嘴。
他赶紧去翻腾角落里那个放杂物的大柜子,许久才在最底层找出了雨衣和雨靴。
小镇街道上常年干燥的黄土喝足了水,变成了黄泥,道路泥泞不堪,又黏又滑,加上雨水不停地拍打雨衣,有些雨水顺着风刮到脸上,把邮差先生的头发和脸都弄湿了。
送信这样普通的事,在这样的天气下变得艰难起来。邮差先生紧紧护着怀里装信的大包裹,怕被雨水打湿哪怕一个角。
还好今天的信比较少,工作可以早一点完成。这样恶劣的天气,邮差先生下午大概可以放个假。
邮差先生送完几封信,走到老猫家的门口特意看了一眼,老猫不在门口趴着了,还好今天也并没有它的信。
雨下了半天,丝毫没有小下来。邮差先生走的艰难,速度也慢下来。不知道走了多久,天色阴沉着也看不出时间,邮差先生走到小镇尽头,他看着装信的大包裹,已经空了。最后一封信也送完了。
终于完成任务了,邮差先生把被风吹的歪歪斜斜的雨衣帽子整理好,转身要原路返回。
他一抬眼,却看见教书先生站在自家门口,打着一把伞,他的头偏着,正在往他这里看。
邮差先生赶紧走了过去。
“有我的信吗?”
教书先生的口气有点焦急,他的右胳膊依然吊着,左手拿着伞把,雨实在太大了,打湿了他的裤脚,他的鞋子也沾上了黄色的泥水。
邮差先生突然想起来,教书先生原先十分准时的信,在昨天就应该到了的。
可是,他的包裹里空的连粒沙子也找不到。
邮差先生只好摇了摇头。他看见教书先生的眼睛一下子暗下来,伞外的雨被风刮进来,落在他的脸上和头发上,他额前的头发已经湿了。
邮差先生赶紧说:“你快回去吧,一有信我会马上送过来的。”
教书先生看着他,又看了看他空荡荡的包裹,只好点点头,进了门。
邮差先生心里突然有些不舒服。他看刚刚教书先生的样子,像雨天被丢弃在路边纸箱子里的小猫,怪可怜的。他有点怨恨自己,却又不知道什么原因,就跟那信是他不让送来似的。于是他又开始怨恨写信的人,怎么不能和以前那样准时呢?
邮差先生往回走着,他感觉雨小了下来,他在心里为教书先生祈祷着,希望信可以快一点到。



小镇经历了一场难得的大雨,在第二天早晨,终于放了晴。太阳和往常一样有精神,天和以往一样蓝幽幽的,特别清澈漂亮。
只要等,好天气总会来的。
邮差先生一上班,把一堆信翻了个底朝天,找到了教书先生的信。他激动极了,一路上都是跑着送完的信,他捧着那封迟来的信,像捧着传家的宝贝。
他跑着,这是他在小镇当邮差以来,第一次跑着送信。日头越来越烈,太阳升的高高的,邮差先生的脸上满是汗水,不过他没心思去擦,他两只手捧着那封信,谨慎又虔诚。
跑到教书先生家门口,邮差先生才停下来擦了擦汗。他发现教书先生还是没有在院子里,院子空荡荡的,几只鸡窝在角落,咯咯地叫着。
邮差先生推了门进去,像他第一次来那样,轻轻地问道:“有人吗?”
门里很快传来声响,教书先生熟悉的声音轻飘飘的传到院子里来,落进他耳朵里。
邮差先生进到里屋,他以为教书先生会像第一次那样,背着他倒茶。可是没有,教书先生躺在床上,脸色发白,被子一直盖到脖子,床头摆着一束紫色的小花。
邮差先生愣住了,都忘了把他手里的信递给教书先生了。
教书先生刚想说话,就狠狠地咳嗽了几声,脸上泛了红,才说:“感冒了。”
他的声音发虚,邮差先生想一定是重感冒。
“大概是昨天那场雨,受了凉吧。”
教书先生点着头,脑袋动的幅度却不大,他勉强扭着脖子看邮差先生:“是……有我的信么?”
“哎呀!”邮差先生一拍脑门,“有的有的!”
他赶紧把手里攥着的信递给教书先生。
教书先生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苍白的嘴唇硬是扯起一点弧度。
他迫不及待地把信拆开,手还不可抑制地抖着。
邮差先生站在床边,他看见这次的信比以往少了很多,只有三四行,字也写的比以往小了,他看不清内容,当然,他也不会故意去看。
明明只有简短的几行,教书先生却看的极慢,他来来回回,把那几行字看了一遍又一遍。然后,他拿信的手无力地垂下来,邮差先生清楚地看见,他眼里的光突然就暗了,像是一阵风把蜡烛吹灭了。
他突然就急了,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也不好意思问,他只能老老实实地站在一边儿,手足无措。
谁也没有说话,教书先生更是沉默,他的手还紧紧攥着信纸,邮差先生知道,一定是出事了。他的心也跟着紧张起来。
这安静的空气突然被“啪”的一声打破,声音极小,要不是这屋子里太过安静,亦或是邮差先生的的耳朵没那么好用,他绝不会听见。可他还是听见了,他分明看见信纸上滴了一滴水渍,墨水被水晕开,在纸上开了一朵小小的花儿。像极了教书先生床头的那一束。
邮差先生惊讶得瞪大了眼睛,他看教书先生把头扭过去,不让他看见脸。
邮差先生真的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了,可他只说了一个“你”字,喉咙就格外地干,他没法说下去了。
“她下个月……就嫁人了。”
教书先生的声音还是发虚,听不出有别的情绪。
邮差先生的心一下子揪紧了。



从那以后,邮差先生就再也没给教书先生送给信。
教书先生告诉了他,他和心上人的故事。两个人很恩爱,可是那姑娘早有婚约,他的父亲发现了姑娘偷偷和教书先生通信,一气之下,提前了婚期,那封信正是他父亲写来,警告他别再与姑娘联系。
教书先生说,他早想过会有这么一天的,早点分开也许更好,只是一直自欺欺人。
教书先生的表情,邮差先生始终不敢再回想一遍。痛苦与无奈交织,那是他一辈子也没体会过的。可是邮差先生却第一次,感觉非常难过。但是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这天天气依然很好,邮差先生和往常一样送着信,慢慢踱着步子。看见那只在门口蹲守的老猫,他依旧把信穿了绳,挂在老猫脖子上,再拍拍他的头,摸摸他的下巴。
快走到教书先生家的时候,邮差先生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早就没有要送给他的信了,他也很久没再见过教书先生,可是他今天,非常想去看看他。
反正送信的任务也已经完成了,邮差先生就迈着步子,走到贴着对联的那扇门前。
还没推门,他就听到院子里十分热闹。说话声很杂,感觉人很多,而且叽叽喳喳的,都是小孩子的声音。
邮差先生敲了门,可是没人应答,估计是太吵了,没有听见。他便直接推开了掩着的门。
一院子的小孩子把目光齐刷刷地对准他。他看见教书先生被他们围着,穿戴整齐,几个孩子还拉着他的手。
教书先生也看着他,有点惊讶。邮差先生有点不好意思,也没解释,只是问:“你们在上课吗?”
一个女孩儿看着他,声音里带着哭腔:“先生他……他要走了……”
说出这话好像耗尽了她的力气,她一扁嘴,眼泪珠子一样地掉下来。
邮差先生这才发现气氛不对劲儿,孩子们的眼圈都红着,他还看见教书先生的脚边儿放着一个大手提箱子。
他一下子急了,差点结巴起来,捋了半天舌头,才磕磕巴巴说了句:“怎么、突然就……”
“支教时间是一年。”
邮差先生走上前去,也只是从门口移到院子里来,并没有靠的太近,他长这么大,从来没经历过这样离别的场面,也从没说过挽留人的话。
“别走……不行吗?孩子们会舍不得你,乡亲们……还有我……”
邮差先生说不下去了,前所未有的难过像潮水一样压着他,他差点要喘不动气了。他也不明白,这是怎么了。
怎么会这么难过呢?
孩子们围着教书先生,有个忍不住的,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剩下的被感染了,也都哇哇地哭出声来,边哭还边喊着“先生别走”,声音都变了调。
教书先生低下头,无奈地看着他们,一个个地摸了摸他们的头,小声地说:“聚散终有时。”
邮差先生觉得那天的阳光太刺了,刺得他眼睛和心都疼。



小镇很快进入了冬季。
夏季炎热,冬季寒冷。这是内陆小镇的特点。在刺骨的风里送信,不是件舒服的事,邮差先生照例做着,他也早已习惯了。
还好小镇的冬季不算太长,熬过这段时间,暖融融的春季就来了。
这是邮差先生最喜欢的季节,万物都在苏醒,什么东西都像是新的,小树枝条上新抽的嫩芽看着就令人喜爱,小鸟儿叽叽喳喳乱叫的声音,比那茶馆里的戏曲还动听。春季,是个充满希望的季节。
邮差先生却在这个时候大病了一场。发烧,上吐下泻。大概是吃坏了什么东西,他在小镇的诊所打了两天的吊瓶,回家又昏天黑地地睡了好几天,整整七天没去上班,才把病养好。
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他想起教书先生来,距离他离开,已经半年了。他想,大概这辈子教书先生也不会来这里了。
他的心里又涌起来难过的情绪,他带着这样的情绪,迷迷糊糊地就又睡过去。
病一好了,邮差先生就赶紧上班去了。邮局里的人力本来就少,他请了假之后不知会有多少信件压着没人送,等信的人该有多么着急呀。他从来没收过信,也没体会过那种焦急的心情,可是自打见过教书先生等信的模样,他就知道那种滋味一定不好受。
他换了制服,背好包裹,急匆匆地就要出门。他的同事却从后面喊住他。
“喂!有你的信!”
邮差先生呆住了,直到把信拿在手上他还是不能相信。
说来也不好意思,他是个邮差,却出来没有收到过自己的信,没有人给他写信,他也没有要写信的人。
他看着信上的字,洒脱带些不羁,和那个人的性格和面容相差很大。但一样的是,都很好看,令人喜爱。
他的手都在抖着,拆开了信封 信纸上寥寥几字,他很快就读完了。
信是一个周前寄来的,教书先生的话有些文绉绉的,但他大概能理解。
他要在这里教书,和孩子们,和小镇的蓝天白云小山,和街上洋洋洒洒的黄土灰尘,一直生活下去。
巨大的喜悦冲击着他的心脏,导致这个器官砰砰砰地发出巨大声响。
邮差先生身上还背着装满信件的大包裹,他跑出邮局,跑到小镇那条笔直的街道上。他来不及送信,直直地往那那户贴着对联的人家跑去。
就自私这一次吧,他想,他已经等了太久了。
其实他也并不知道教书先生什么时候会回来,可是那种喜悦激着他,催着他往前跑。即使只去看看那个空荡荡的院子。
掉了漆的木门没有落锁,他的心跳的更加快了,他捂着胸口,怕一个不小心,心脏就从里面飞出来。
门打开的时候,教书先生刚好回过头来。
仿佛经历了千年时光,又仿佛只是一刹那。
邮差先生这才感觉出背上包裹的沉重来,他捏了捏酸疼的肩膀,有些局促地攥着那封信走到教书先生面前来。
“是……再也不走了吗?”
“嗯。”
他听见教书先生这样答到。
他有些不好意思表现得太过兴奋,只是小声地说:“那就好……”
“我很想……不是,乡亲们,孩子们都很想念你。”
他看见教书先生笑了,笑的跟以前不一样,嘴角上扬的弧度很大,然后,两个小窝窝浮现出来。
他往前走了一步,手搭在教书先生的肩膀上。
“其实我都明白的。”
太阳还没升到头顶上来,可是阳光已经有些热烈。大概是这个原因,邮差先生的耳根都被晒红了。
小镇依旧被包裹在一片暖洋洋的金色之中,云彩飘的很慢,正如小镇里大家的脚步和生活。
今天的天气,依旧是那样好啊。


End.



好久不见 :)


评论(15)
热度(130)
© 万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