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奇迹

#1002#积木(上)



BGM:陈奕迅-积木



每个男孩子在成长历程中或多或少都会有些英雄情结。不同的是,有些人崇尚做英雄,有些人只是崇拜。

刘志宏显然是后者。

幼儿园的时候他喜欢黑猫警长,机智果敢;上了小学他开始跟着爸爸看武侠片,痴迷风流倜傥气度翩翩的大侠步惊云;到了中学他看起了好莱坞,崇拜拯救世界的美国队长。

这些英雄在刘志宏心目中神圣、强大却不可靠近,因为他们都是虚构出来的。

刘志宏自己从没想过要做英雄,他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他的身边也没有出现能称之为英雄的人物,可是……



宽阔的大练习室里,三面白墙,一面贴了整片光滑的镜面,三个少年跟着快节奏的音乐舞动身躯,摆动手臂和小腿。他们的运动鞋踏在木地板上发出“踏踏”声,每个人额头上的汗水都打湿了头发,小一些的汗珠在干燥的空气里不一会儿就蒸发掉,大一些的就顺着鬓角、鼻梁流下来,滴到衣服上,留下一小点深色的水渍痕迹。

最靠外的男孩子身上的灰色T恤已经被汗水打湿一大片,看来他们已经跳了不短的时间,靠里面穿一黑一白T恤的俩人也早已挥汗如雨,舞蹈动作已不如刚开始那么迅速合拍,伸出的手臂也开始有些软趴趴的。

灰色T恤的动作却没什么变化,依旧快而有力量,每一个节拍都恰到好处地合上,全身的每
一处仿佛都在淋漓尽致地配合着发挥。

终于音乐停下来,男孩们做完最后一个动作,纷纷累得向后仰倒,躺在平坦的地板上呼哧呼哧地大口喘气,单薄的肩膀和胸膛随着大口呼吸上下起伏着。

白T恤少年转头去拿地上的水,正好看见站在门口正探着脑袋的人。

“二文?你怎么来了?”

被人突然叫着绰号的刘志宏吓了一跳,他一只手揉了揉因为长时间没眨眼而酸涩的眼眶,另一只手朝身后指着:“主页君叫你们去对台本。”

白T恤灌下一大口水,边拧盖子边抱怨着:“哎哟气儿还没喘匀呢!”

躺在他身边的黑T恤踢了踢他的小腿:“就你废话多。”

白T恤拿矿泉水瓶子反击,黑T恤无奈起身钳住他的手,两个人开始打起了嘴仗。

刘志宏站在门口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正为难着,离他最近的灰色T恤胳膊一伸坐起身来,看着他说:“我们马上就去。”

刘志宏看着那双眼,略带疲惫,却十分平静。他点点头,转身往回走。

他的脑海中还在回荡刚刚那些舞步,有爆发力的,充满力量的那抹灰色身影,疲惫却依然坚定又平静的双眼。真的是,很厉害的人啊。

他身边是没有英雄,却有这么一个耀眼的,厉害的榜样。他是崇拜英雄,可那毕竟都是太虚幻的东西,真正让他仰慕的,该是这样的人才对。

那些舞蹈动作,开始发育初显成熟的肌肉双臂,灵活跳动的双腿一直在他脑子里转啊转,一直转到了节目开始录制。

他听到有人说抽签,脑子还没反应过来手已经伸出去了,快要够到纸条的时候又把手慢慢缩了回来。他想抽一个好签,最好是……是什么呢?这只是一个分组而已。

等他愣完神,所有的签已经被拿走了,只好拿起最后一个,听天由命。

刚打开看到上面写了一个2,他就听到身边的人说“二的人到那边去”,接着身后的人还往前推了他一把。

他一抬头,正好看见对面红色衣服的人笑着往这边看,心里涌上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开心,

他欢欢喜喜就走到那个人身边了。

他觉得老天爷真是神了,想什么来什么。

主持人在说主持词他也没听见,只一心一意地开心着。

包汤圆的时候,人要用两只手去团手里的糯米团子,于是胳膊肘就很容易碰到一起。身边的人的胳膊偶尔碰着他,他竟然觉得有些紧张。

这个人在北京,很久才坐飞机穿越一千七百多公里来一次,然而也待不了多久就又要匆匆离开。上次站的离他这么近,大概是暑假的时候了。

他搓着汤圆,旁边的人搓的十分认真,连头也不怎么抬一下,话更少。偶尔说句话,还是把头往右边扭,他站这儿这么久了,一眼也没搭理他。

刘志宏有些失落,但只是很小很小的不快。他捏着汤圆,给捏成了方形,下意识就想给旁边的人看,却在做出动作前急急地刹住了车,算了吧,又不熟,这样做会很奇怪的。

于是他把手往前伸,伸到他的小伙伴面前,小伙伴也只是看了一眼,又忙着跟旁边的人说话。他只好又把手默默伸回来,不再作声。

等待那些小孩儿吃汤圆的时候,主页君让他们坐在一边的沙发上,他挑离他最近的一侧坐下来,红衣服的人看了一眼沙发,还没做决定,大哥就勾着他的脖子,自己坐在了刘志宏边上,红衣服的人坐在最靠外的那边。

几个小孩被他们包的大汤圆噎得说不出话来,大哥拉着红衣服指给他看,笑得前仰后合。他本来也在笑,有一个瞬间不由自主地往那边看,两个人都笑得欢畅,没人注意他,他扭回头去,又看了一次,怎么也笑不出来了,只好扯扯嘴角,眼神四处飘,却不再往那边看了。

录了这么久节目,一句话也没能说上,他有一点懊恼。

他崇拜那个人,仰慕那个人,他想和那个人做好朋友。

每个人面对这样优秀的榜样的时候,都是会想要靠近的吧。

但那个人好像并不怎么把他放在心上,连看也没看他几眼。

录完节目录播室被弄得乱糟糟的,大人们都忙着收拾,他们坐在休息室里等忙完的主页君布置任务,刘志宏坐在这边的沙发上,看对面沙发上笑着闹着成一团的三个人。

刘一麟拍拍他的肩膀:“想什么呢?”

刘志宏不说话,只是发着呆,过了好一会儿才说:“你看他们,关系真好。”
“是啊,我们几个不也是这样么。”

罗庭信直给他翻白眼,仰着头拿鼻孔看他:“谁跟你关系好了,我要跟千玺那样的大学霸做朋友!”

刘志宏苦笑着摸了摸下巴,罗庭信是他头号粉丝来着。

“唉,不过千玺跟我真的不熟啊,我连话也没能跟他说几次。”罗庭信遗憾地咂咂嘴,随即用手臂碰了碰刘志宏。

“你呢?”

“啊?”

“你跟千玺啊,你不是和他们拍过MV,你当女主角那次。”

刘志宏真的开始认真地想起来,也不去计较罗庭信叫他女主角,可想了半天似乎也没想出来些什么,时间似乎过去太久了。不过就算真的想起来,大概也是没什么交集的。

“我也没有。”刘志宏向后把背靠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很疲惫似的。

罗庭信刚想说什么,那边节目一哥笑着咳嗽了几声,嚷嚷着渴了,穿红色毛衣的人笑着坐起来:“我也有点渴了,我去拿些喝的。”

周围黑黑的,面前有面大大的镜子,一整片的那种,镜面光滑又平整。他隐约觉得这里眼熟,脚跺了两下地面,发出“踏踏”的声响,是木质的地板。他想起来了,这里是舞蹈室。
周围明明漆黑一片,他却能清晰地看见镜面,他明明站着,却看见镜子里的自己坐在地板上,面前堆着高高的矩形小木块,涂着各种各样的颜色。

镜子里他的手还在不停地往那堆摆放整齐的积木上摞新的木块,小心翼翼地,生怕一不小心碰倒了,重头再来。

他觉得诡异极了,想跑,却动不了,视线也无法再移开,只好看镜子里的自己,突然,他的手一抖,摞得高高的积木轰然倒塌。

他感觉胸口像被什么刺了一下,突然发起疼来。

“千玺怎么还不回来,走咱俩买可乐去!”

刘志宏猛的睁开眼,发现自己以一种奇怪的姿势睡在了沙发上,脖子扭曲着,被沙发背硌得难受。他用手扶着脖子坐起来,刚好看到一哥大哥离开的背影。他往周围看了看,罗刘两人
也不知道去哪儿了,休息室里只剩他一个。

他揉着脖子,觉得嘴干得很,站起来也想去找点喝的,手刚握上门把,门把突然自己转了两下,刘志宏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松手,门就从外面被打开,还好外面的人动作轻,否则他现在已经被拍在了墙上。

他惊魂未定,门外的人走进来,连忙问他:“没事吧?”

刘志宏下意识连连摇头,他想,这是今天他说的第一句话。

和自己。

那人看看他,就转过身去,看见空荡荡的休息室,就又转过头来问他:“二源儿呢?”

刘志宏边听着这亲昵的称呼边想,慢吞吞地回答:“出去买可乐了。”

那人眉毛拧起来,有些愤愤地:“我找好久才找到喝的!”

刘志宏下意识就去看他捏在手里的两只罐装咖啡。

“你喝吗?”

他下意识就想拒绝,可是确实是有些口渴,就小心翼翼地接过了。

他向来不怎么爱喝这苦哈哈的东西,可是今天喝起来竟然甜丝丝的,大概是真的太渴了。



主页君给大家交代了下次录制时间,就打发他们回家,只留下那三个再特别交代些别的。

刘志宏背着包都走出写字楼了,才看见刘一麟从后面追上来。

“你去哪儿了?”

“这么冷的天,罗庭信他非要吃冰激凌,吃了一半又吃不了,硬塞到我嘴里。”刘一麟嘴里还含着一口,冰的他说话都含含糊糊的。

刘志宏看他嘴边一圈的巧克力,嫌恶地掏出手机照着刘一麟的脸给他看:“你就不能擦擦?”

刘一麟嘿嘿笑了两声,问他:“有纸巾没?”

刘志宏指指身后:“包里,自己拿。”

“哎?你包里怎么有个空咖啡罐啊?”

“拿了纸就把包拉上别乱看!”

“我帮你扔了吧。”

“别——”

刘一麟发现刘志宏有点不对劲,他还想说什么,刘志宏一转身把他手里的咖啡罐给夺走了。

“我还没拿纸巾……”

“不给了!”

“你怎么了,不就是一个空罐子?”

刘志宏也觉得自己这种反应很奇怪,不就是个破罐子,应该丢了,可是……

“你看,这附近没有垃圾桶。”

刘一麟往周围看了看,露出了然的笑容:“这样啊。”

刘志宏心虚地松口气,把那罐子重新放回包里,捞出纸巾扔给刘一麟:“快走吧。”

在路口分别,刘一麟还惦记着那个空咖啡罐,临走之前又叮嘱他:“你看这儿有垃圾桶,别忘了扔。”

他连连点头:“知道了知道了。”说着还把罐子掏出来,往垃圾桶旁边凑。

刘一麟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刘志宏的手握着罐子,悬在垃圾桶上方,想了想,决定把它扔了。

手却跟粘住了一样,怎么也松不开。

他想到没多久之前那人把这个递给他的样子,心里一阵发麻。

身后有个急匆匆的路人撞了他一下,他手一松,金属罐子滑溜溜地差点从他手里坠进垃圾桶那张黑漆漆的大嘴。

他心里咯噔一下,连忙把手收回来。死里逃生的小罐子又重新回到刘志宏的书包里。

洗漱完上了床,他怎么也睡不着,似乎有些失眠。于是像咸鱼一样在床上翻来覆去,辗转反侧之间竟也迷迷糊糊睡着了。

他又来到那间黑漆漆的舞蹈室,和白天的梦境一样,只是镜子里照不出人影来。

他有些茫然地四处看,猛然看到穿黑色衣服的人朝他走过来,黑衣和周围的黑暗简直要融为一体,只看见他露出来的脖子和脸,可是脸却也看不清,他像是一瞬间成了高度近视。

“刘志宏,我教你跳舞吧。”

他的声音像他吃过的一种叫北京酥的糖。

他看见他的身后,一叠摞得高高的彩色积木,整整齐齐地摆放在那里,堆成了城堡的模样。

那叠积木泛着光泽,每一块都贴的紧紧的,看起来坚不可摧。



END.


评论(5)
热度(77)
© 万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