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奇迹

#1002# 偶然事件(1)



〈一〉


天宇文最近有些不爽。


开学升入高二,学校开始强制学生上晚自习。他在自习课上坐不住,第一天在走廊上溜达被抓住一回送回教室,第二天在操场上散步又被抓住送回教室,第三天赖在小卖部和大爷聊天还被抓住,第四天他干脆跑到学校后门翻了一面矮墙,这回可是成功逃脱了,可他被树枝划伤了脸,还用了三本漫画贿赂弟弟让他帮忙瞒住爸妈。这是其一。


安静了一个暑假的肥三开了学又不安分起来,不在城西待的好好的偏偏来城南惹事,好几次天宇文看见他几个手下在校门口和自己学校几个学生推推搡搡,他不爱管闲事只当没看见,可前几天竟然无缘无故地打了他几个哥们,他大为光火在校门口等了那几个小渣滓好几回硬是没碰上,可他手下人少,又不敢跑到城西和肥三叫板,只好憋着一口闷气。这是其二。


这其三……


“哎!文哥不好了!”头发剪得极短,白校服上画满了五颜六色涂鸦的男生尖着嗓子跑进教室,天宇文正坐在窗边吃包子,抬眼看了一眼这板寸头,刚想提醒他小心点,板寸头左腿被椅子腿一绊,一个趔斜脸朝下摔了,吃了一嘴的灰。


天宇文把剩下半个包子塞进嘴里,把板寸头扶起来。


“怎么了?”腮被包子塞的鼓起来,他边咀嚼肉馅边说着,含糊不清的。


板寸头来不及扑打身上的灰尘,甚至来不及把嘴里的灰吐出来,他急急地拉着天宇文的袖子,一张嘴喷出一片灰:“文哥!乔彬被打啦!”


天宇文一瞪眼,急忙把包子咽下去,他扯着板寸头的胳膊往教室外面走:“在哪儿?!”


“就、就教学楼后面小树林!”


乔彬又憨又老实,连个小混混都不是。一副凶神恶煞的外表,魁梧的彪形大汉身材,却有一颗柔软少女心和如此文雅的一个名字。天宇文本来是绝对不会收这样人在手底下的,性子软做事拖沓,留着也累赘。


也怪他一时多管闲事,看到肥三的人在校门口把这人围着,一个魁梧的大男人泪眼汪汪地攥着自己的钱包,他本就讨厌抢钱这种杂碎行为,又看不惯肥三手下人嚣张模样,也为发泄,就顺带手帮了乔彬一把。


天宇文本也没放在心上,可这乔彬把他当成了大恩人,三天两头找到班里来,站在他面前低着头一直说谢谢,天宇文听的烦了想撵他走,可一个大个子却紧张地站那儿直绞手指,低眉顺眼的模样,天宇文就不理他趴在桌子上睡觉。


后来乔彬再来找他的时候没空手,捧着饭盒放在天宇文桌子上,看着冒着热气的鸡丁,他没忍住尝了几口,乔彬就蹲在他面前亮着一双眼说:“文哥,我想当你小弟。”


天宇文就喷了他一脸的鸡丁。


直到乔彬有一天捧了一包自己煮的茶叶蛋,献宝似的递给天宇文,他没客气一口气吃了三个,当即就答应收了乔彬。乔彬感激涕零地给茶叶蛋剥着皮,天宇文咂巴着嘴想,这比学校门口卖的好吃多了。


天宇文一直不愿意承认,他是被一包茶叶蛋给打动了。


天宇文成绩不好,运动神经倒还算发达,从小到大奖状没拿过一张,短跑比赛的奖杯倒是抱回家不少。他迈着长腿蹭蹭地下楼梯,拐弯绕过教学楼,板寸头拼着命地追他,可怎么也赶不上,落了他一段距离,实在追不上,就干脆蹲在原地喘着粗气休息。



天宇文很快来到小树林。


学校后面这块空地荒废已久,除了这小片直挺挺的白杨树林,还有个废弃的人工湖,湖中央的白色雕塑早已看不出原本的模样,围着湖安了几个长椅,也锈迹斑斑的。


这里除了幽会的情侣和打架滋事的混混几乎没什么人来,现在这个大清早的时候,估计不少人还在被窝里赖着呢,这片小树林就更加幽静。


他一眼就看到大个子乔彬,背微微弓着站在一把长椅边上,一只手捂着脑袋。停下步子喘匀了气,他边走边把视线往那锈迹斑斑的长椅上移。


端端整整坐在那儿的是个戴眼镜的,穿着新生校服,正低着头看腿上展开的一本书,他看的好像很投入,旁若无人似的,偶尔动一下就是用手推推滑下鼻梁的眼镜。


乔彬看他走过来小声地叫了声老大,天宇文这才发现他脑袋上戳了个血窟窿,被他用手捂着看不出大小,只是血一直从他指头缝里往外冒。天宇文的怒火蹭地一下烧到头顶。


那新生听到乔彬的声音下意识就抬起头来,镜片后面的一双眼带着点茫然和呆气,看着天宇文。天宇文更加生气,乔彬白长这么一副魁梧身材却让一个呆子欺负了,又恨这呆子,连他天宇文手下的人也敢动,新生果然不懂规矩。


天宇文上前一步揪起新生的领子,比他矮一些的新生被揪着站起来,他的书本从腿上滑下来掉到地上,雪白的书页沾到地面上的一滩泥水,他轻轻把眉皱起来。


那新生也不看他,脸上丝毫不畏惧,只是盯着他被弄脏的书本,有些惋惜地叹了口气。天宇文大为光火,他一脚踩在那本书上,拿球鞋底使劲地碾了碾。


那新生这才转过头来看他,天宇文把他的领子拉的更紧了些,声音因为发怒而颤抖着:“这开学都一个周了,新生的规矩还没学好?”


新生对着他恶狠狠的眼睛一点表情也没有,眨了眨眼睛,下意识地用右手食指推了推眼镜:“我昨天才转过来。”


天宇文对他这反应很不满意,谁管你什么时候转过来的了?他伸出一只手指向站在一边可怜巴巴地捂着脑袋的乔彬:“他,是不是你打的?”


“是他!就是他!”板寸头这才撵上来,一只手指着新生一只手扶着膝盖喘着粗气。


天宇文眯起眼睛来,他扯掉新生鼻梁上架的黑框眼镜,扔在地上,又狠狠跺了几脚,一只拳头握得紧紧的,这一拳下去势要把这不懂规矩的新生鼻子打歪!


新生却只顾着看天宇文脚底下的眼镜,由于近视眯着眼睛的模样格外的呆。天宇文更是生气,拳头生风往新生脸上招呼。


离新生的脸就差那么五公分,天宇文的拳头被另一只更大的拳头包住了,新生眨巴眨巴眼,极有默契地和天宇文一起歪过头。


乔彬本来捂着脑袋的手握着天宇文的拳头,头上的血把眉毛都染红了,他一脸焦急的模样,说话磕磕巴巴地:“老、老大……你、你误会啦……”


乔彬一急说话就结巴,被天宇文怒气冲冲的眼睛看着他更是害怕,手都颤起来:“是我自己磕到地上了……”


天宇文看了看乔彬,又拧着脖子看了看板寸头,最后看着被他攥在手里比他矮半个头呆子新生。


“好端端的怎么会磕到地上?”


“他抢我的手机。”新生下意识就想推眼镜框,可手指伸到鼻梁上摸了个空,才想起来眼镜已经被天宇文踩成碎片了,有些尴尬地放下手,眼睛却是一派平静。


天宇文立马去瞪站在一边的乔彬。虽然他不过是个小混混头子,手底下也不过那么十个八个兄弟,可再小的团体也得有规矩,天宇文定的规矩,一不欺软怕硬,二不偷不抢,三不调戏良家妇女,谁要是犯了其中之一,天宇文会立刻让他滚蛋。


乔彬深知这一点,他吓得连连摆手:“我没有我没有……我就是,看他玩的那个游戏通关了,想请教请教来着……”


说到这儿乔彬不好意思地挠挠脑袋,血珠子从他眉毛上掉下来一颗:“老大,你不知道那游戏多难……”


天宇文气的七窍生烟,又觉得好笑,手底下那呆子慢悠悠地出声:“呃……我可以教你的。”


“真的?”乔彬眼睛都亮起来,仿佛感觉不到头顶上伤口的疼似的。天宇文瞪了他一眼,他又乖乖地低下头。


然后又慢慢抬起头来,看着天宇文依然紧攥的拳头:“老大,你怎么还抓着他啊……”


天宇文悻悻地放了手,知道是个误会,他也不好再说什么。他把那新生一放,自己往后退了一步,嘎吱一声脆响,新生的眼镜腿被踩了个粉碎。


天宇文尴尬地看了一眼眼镜的残骸,脸上有些挂不住。是自己太冲动了,还差点把人家给打了。可又转念一想,乔彬头上的伤是因为他受的总没错,这也算是打平了。再说了,他天宇文是坏学生,做些坏事不是再应该不过了吗!


他理直气壮地看了一眼那新生,他依然木木的,也不生气,面无表情地,天宇文就拉着乔彬走,指挥着板寸头:“我们带乔彬去医务室。”


他回头的时候,那新生正默默地捡地上的书和碎眼镜片。天宇文撇着嘴角冷笑了一下,可真是个呆子。


污水沾透了至少有五页纸,最厉害的几页被弄脏的已经看不见字了。他捡起来,用手擦着书上的水,书页上留下一大块难看的污渍。他惋惜地叹了口气,这可是珍藏版。


他把眼镜碎片拾起来,眼镜可以再配,这书……怕是不好再买到一模一样的了。


把书合上,他拾起来被踩的粉碎的眼镜腿旁边的小卡片。他拿近了眯着眼睛看,是一张校牌。上面的照片一看就是很久以前拍的,大概是个十二三岁的模样,脸上还有婴儿肥,头发很短可是乱糟糟的,像个鸟窝,笑容不知道该说是傻还是天真,脸颊边有颗甜兮兮的小酒窝,深深地陷下去。


照片旁边是两行加粗楷体字。城南中学高二二班。天宇文。


他像是一下子想起了什么。


评论(3)
热度(126)
© 万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