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奇迹

#1002# 飞鸟



想自由-林宥嘉


:::



北京城十一月的寒风吹的人皮肤发痛,可被吹的久了,脸就麻木得感觉不到风刀割一样地蹭着皮肤。楼顶这片开阔的空地无遮无拦,寒风就更是肆虐,刮得刘志宏差点站不住。

 

风卷着他的头发,像要把头皮都要掀起来。

 

刘志宏攥着天台沿边儿冰冷的栏杆,大半个北京城的夜色尽收眼底。那些摩天大楼和他脚底下站的这栋一样,灯光璀璨,华丽壮美。脚下一条条马路被路灯和车灯装点成发亮的带子,车流缓缓移动,星星点点的光一下下地跳跃着,把这些带子连起来,缠成一个流光溢彩的世界。

 

刘志宏觉得,自己像是站在银河上。群星都在脚底下舞蹈,这个不再年轻的城市正努力想散发些青春的活力。

 

他来北京也快要五年了,这里繁华又热闹,忙碌又奢靡。这里的夜景,是他见过的最美最华丽的。

 

公司这座大楼位于北京城繁华地带之一,每个晚上这里的街道永远都灯火璀璨,亮如白昼。可那些刺目的五色灯光,只让刘志宏觉得冷。这里再美,也不是他的家。

 

他很想念放学回家那条路上暖黄色的路灯,无论什么时候都散发着暖意,包裹着刘志宏度过好多个寒冷的夜晚。

 

刘志宏松开攥着的手,把双臂打开,做了一个飞翔的姿势。

 

大风一下下撞着他年轻的身体,他恍惚觉得,从这里跳下去,乘着风,大概能够飞起来。

 

他是真的想飞走的,飞到家乡看一看,飞到一直想去的海边看一看,飞到所有想去的地方,最后再飞回家乡,找个窝,安安稳稳地过剩下的岁月。

 

十年前的他还小,懵懵懂懂地唱过一首《高飞》。就连他的粉丝也叫鸿鹄,是能够自由飞翔的大鸟。

 

那个时候他还是个小孩子,没有野心,也从没觉得有多么渴望自由。现在他好像觉得,能够在天上飞着无拘无束地,真的不错。

 

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刘志宏吓了一跳,身子一抖往后仰。身后那个人立刻扶着他的背,把他给托起来。

 

“想跳吗?”

 

刘志宏站好看着那个人,周边太黑看不清他的表情,他苦笑着倚着栏杆耸耸肩:“我怕死。”

 

千玺好像笑了一下,他也靠过来把被靠在栏杆上:“新接的戏怎么黄了?”

 

刘志宏扁扁嘴,风不断地往嘴里灌:“大概是,公司觉得我这么大腕儿拍这种剧掉价。”

 

“嗤。”千玺这下是真笑了,可只发出一个音节,就打住了。


“刘志宏,你记不记得。”千玺大概也觉得冷了,他把大衣的领子竖起来,嘴上在问刘志宏,脑袋却没偏,只是看着天。

 

刘志宏好像知道他会说什么似的,低着脑袋也不看他。

 

“五年前你来北京上大学的时候,我对你说过什么?”

 

刘志宏把手插进外套口袋里一声不吭,好像真的想不起来了,又好像其实一下子就想起来,只是不肯说。

 

过了好一会儿,刘志宏保持一个姿势站着,腿也麻了,他才说:“你说,这是你的地盘,你罩着我。”

 

“还有呢?”

 

刘志宏闭了嘴,不肯再说了。千玺这才把头偏向他,看着他夜色中的脸,被风吹的发红。

 

“我叫你难过的时候不许憋在心里。”

 

刘志宏干笑两声:“哈,我才没有不开心,只是……”

 

只是什么呢?说实话,他对这部剧真是花了心思的,剧本他早看过了,是个不错的故事,角色也非常适合他,合作的也都是在圈子里比较有分量的前辈,这对他来说是个不错的锻炼机会。

 

试镜都通过了,他甚至还背好了第一场戏的台词,公司却突然通知他,这事儿黄了。下午他就在杂志上看到这部剧换角的消息,是个新人,长相自然是不必说,重要的是,他的背景厚实的令人咋舌。

 

他立刻就明白了,其实从小到大他经历过不少突然被换角的事,只是这回他真的是花了不少心思,所以也就比以前要更加不痛快些。

 

杂志上甚至把他以前出演过的那些备胎男二号总结了个遍,就连十年前在简陋的自习室里拍摄的那部短剧也被翻出来,配了一张他头绑纱布鼻青脸肿的照片。

 

那是十三岁的他,扮演的是他人生中的第一个角色,是个有点二的小男孩。

 

那篇报道最后的总结是,从小到大都是个苦逼的角色,不知道是在同情还是讽刺。

 

是啊,好像一直都是个配角而已。

 

刘志宏想到这里,苦笑了一下,他转过身子,两只手抓着栏杆,抬头去看对面那座大楼上闪烁的五色霓虹灯。

 

他口气淡淡的,学着那个人的语调:“习惯了。”

 

这么多年走过来,那个人心口上插的冰冷的刀子比他不知道要多多少,少年成名,要忍受太多无法想象的痛苦,可那个人从小被问到“你疼吗”的时候,就只会说,习惯了,只是习惯了。

 

他其实很清楚,哪有什么习惯不习惯的,心脏又不是坚硬的钢筋水泥,被捅过多少次刀子,都还是会疼。

 

“……总是要经历的。”刘志宏刚刚在发呆,他没听见千玺说了什么,只听了个破碎的下半句,他转了一下头,几乎是脱口而出。

 

“后悔吗?”问完这句刘志宏就觉得自己蠢,那个人受了天大的苦也不过是抿着嘴皱一下眉毛,从来也不曾怨过悔过,要是后悔,十年前就该后悔了。

 

千玺却看着他,轻轻地,点了点头。

 

刘志宏觉得惊讶,他还没来得及想什么,千玺把一只手从大衣口袋里伸出来,朝他的脸伸过去。

 

“我后悔十年前,没能抱抱你。”

 


:::



十三岁的刘志宏曾经也站在公司的楼顶上,大概也是个冬季,他裹着厚厚的棉服,呼吸着重庆冬季也依然潮湿的空气。

 

他有些难过,低着头坐在地上,一只手紧紧地攥着棉服的衣角:“网上都说,是我抢了你们的东西。”

 

坐在他身边也不过刚刚才过了十四岁生日的千玺已然一副成熟少年的模样,他坐着伸腿踢了一下脚边的小石子,看着它骨碌碌地滚远:“他们胡说呢,这个戏本来就是要给你的。”

 

刘志宏摇摇头:“不……”

 

千玺突然转过头来,一脸严肃:“你不信我?”

 

刘志宏不说话,千玺看他抿着嘴,睫毛在风里颤抖个不停,他往刘志宏这边有靠近了些,试图挡住些从侧面吹过来的冷风。

 

“我们才没有时间拍那个,真的。”

 

刘志宏紧紧攥着衣角的手慢慢地松了,可又一下子抓紧了,他还是没有抬头:“是我还不够好,我还没资格。”

 

千玺看刘志宏的另一只手放在腿上攥成拳头,一张脸慢慢地冷下来。

 

刘志宏好像有些喘不上气来,他张嘴使劲吸了一口气,风呼啦啦地往他嘴里灌:“我不想出名,我觉得现在这样就很好。”

 

千玺抬了一下手,他看刘志宏蜷着腿缩起来,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因为别的,他的肩膀有些抖,连带着身体也抖起来,他穿的棉服后面带了一个大大的帽子,帽子上一圈绒绒的毛围着他的脸,把他的脸衬得有些苍白。

 

他保持着抬着胳膊的姿势,手伸过去竟然又缩了一下,想了好一会儿,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

 

“刘志宏,你是我见过的除了我弟弟最好的小孩。”

 

这么多年千玺好多次都想起那天,他在看见刘志宏攥着拳头发抖的那个瞬间,突然想,要是这个人从来也没进过这个圈子该有多好,和所有这个年龄的男孩子一样,会为考试成绩发愁,可是一部好电影就能让心情转晴。他只需要安安静静地做一只善良的小猫,开心的时候眯着眼睛笑,生气的时候翘起胡须。

 

他想,这个人一定会红也一定要红,给所有瞧不起他的人一记耳光。可又想就这样吧,让他做个开心快乐的普通小孩,爬的那么高,真的太冷了。



:::



 

刘志宏愣了一会儿,一偏头躲过千玺伸过来的手,他后退一步,使劲吸了口气,凉飕飕的风顺着嘴巴流进身体,渗到血液里四处流动起来。刘志宏冷的打了个哆嗦,他把羽绒服的拉链拉到最上面,领子顶着下巴,脖子往下缩了又缩,若无其事地说了句:“真冷,我下去了。”

 

他把手插进口袋里,跺了两下脚,没敢看千玺的表情,自顾自地转身。

 

走了几步,他听见身后千玺的脚步声,千玺跟在他身后走,一步步地离他越来越近。刘志宏伸出手,要去开下楼顶的铁门。

 

手刚碰到门把,千玺突然贴着他的背,两条胳膊从他身后围过来,把他圈在里面。千玺的胳膊只是轻轻地圈着他,很温柔。

 

他一下子乱了心神,千玺的下巴搁在他肩膀上,硌得有些发疼。这样温暖一个怀抱,好像真的像个能休息的窝似的,哪怕他倒下,也会有柔软的温暖的东西护着他。

 

可那温暖没持续多久,刘志宏只觉得害怕。他挣开千玺的手,慌慌张张地跑下楼。走最后一阶楼梯的时候,踩了个空摔倒了,他也没敢停留,爬起来拍拍尘土继续跑。

 

直到跑回家,他才来得及喘口气。外套来不及脱,他一头栽进被窝里,只想好好睡个觉。

 

却无可避免地做梦了。是有一年秋天和千玺去香山看枫叶,他看着眼前满山的火红惊喜地拍了一路的照片。到一处他们坐下来休息的时候,他举着相机瞄准千玺,冲他说,千玺看这里。

 

千玺看着镜头有些不自在,本来还有点表情的脸立刻瘫了下来,抿着嘴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他说,你笑一笑。

 

千玺扯了扯嘴角,没能笑起来。他举着相机,冲千玺做了个鬼脸。千玺这才笑起来,嘴弯弯的,梨涡很温柔。

 

这个梦来的有些莫名其妙,都过去这么久了,乍又回想起来,却又觉得些许心酸。刘志宏只来得及按下快门,就醒了。睁开眼发现室内漆黑,也不知道是几点。

 

他没开灯,下床发现鞋不知道被扔到哪里,干脆光着脚,走到阳台。这个时候风要小的多了,可温度还是低,他打了个哆嗦,发现污染如此严重的天空,竟然有几颗星星。

 

他静静地盯着发呆。


这么多年来,不冷不热清清淡淡的关系已经让刘志宏不再去猜想了。千玺总是保护他,给了他太多的帮助。有时候太过热切的关心甚至让他有种别的错觉,然而千玺却就此打住,不再往前多走一步。

 

他是关心他,不过是有限度的。时间长了刘志宏也弄不明白,千玺对他的好,到底是因为什么。于是他也就不再想,一心一意地只演好自己的戏。

 

或许千玺觉得,自己确实是个认真努力的人,所以才会多一些关照。

 

口袋里的手机嗡嗡地震个不停,刘志宏掏出来看了一眼来电人的名字,想了一会儿才接起来。

 

他没说话,在等千玺开口。可那边也安安静静地,他等了好一会儿,电话那一头也没发出任何声响。他以为千玺是不小心按错了键,差点就要挂了电话。

 

那边突然传来清脆的玻璃碎裂声,像是打翻了玻璃杯。刘志宏吓了一跳,就听到那边一声小小的咳嗽声,千玺的声音沉静,一如这夜色。

 

“不是所有人都喜欢主角。”

 

刘志宏握着手机,手因为被风吹的发冷而微微颤抖。他的心砰砰跳的奇快,电话那头又想是消了音似的,他试探地问了一句,声音也有些抖。

 

“你呢?”

 

刘志宏突然觉得紧张,他有些害怕听到什么样的答案,可又觉得是时候让有些事情变得明确了。

 

“这么多年,你还没明白吗?”

 

悬着的一颗心像是突然掉下来,刘志宏虽然没觉得失落,可也没有巨大的喜悦。只是觉得,一直追寻的答案得到了,很安心。

 

他笑两声,一句话也没再说。电话那边一点声音也没有,刘志宏知道千玺没挂断。两个人静默不语,可彼此心照不宣。

 

最后是刘志宏把电话挂断了,他回到卧室,把落地窗关了。钻进被窝里,还有刚刚他留下的余温,把他包裹起来。

 

他枕着手臂看天花板,突然想起什么,开了床头灯,从床头柜的最下层抽屉里拿出那张照片。

 

他趴在床上,把那张用相框封得好好的照片放在灯下面,借着灯光看那个人年轻的脸。他摸着千玺弯起来的嘴角,戳了一下小小的梨涡。

 

那个人笑的格外温柔,他身后一片火红的枫叶林海。他眼睛里灿烂的笑意,是刘志宏以后这么多年也没见过几回的。

 

手机又嗡嗡地震个不停,刘志宏以为会是那个人,看也没看就接起来。

 

“……王姐?”

 

“志宏啊,前几天试过镜的那部剧你还想接吗?”

 

“不是已经换人了吗……”

 

“就在刚刚,那人出了严重车祸,制片人电话打到公司来,有想把你再换回来的意思。”

 

这机会失而复得,刘志宏却没觉得有多大的喜悦,心里只觉得平静。他看了一眼立在床头柜上的那张照片,被台灯暗黄色的光笼罩着,千玺的笑都散发出些许暖意来。

 

“给你点时间考虑考虑,明天我……”

 

“不用了王姐,这个角色不太适合我。”

 

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主角,可也不会有人会一直喜欢配角。他不想做别人的替补,他只想有一回,做自己人生的主角。

 


:::



他不想做鸿鹄,不想做雄鹰,只想做只小小的飞鸟。飞的不高,可飞的自由。飞去哪里都好,有一天飞累了,可以回到一个温暖的窝,窝里也有只飞鸟,在安安静静地等他回家。



END.






评论(9)
热度(164)
© 万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