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奇迹

弱点 (下)


《弱点》上 


:::


他最近被人盯上了。

 

是那个跳舞很厉害的前辈,名字有四个字。

 

那天准备录节目之前,那个前辈拉着他的宏哥指着他小声地问“那个人叫什么”时候,他的宏哥骄傲地给他介绍:“黄宇航!我小弟!”

 

自从那天之后,他就能感觉到那个前辈的目光,好像总是凌厉地扫着他似的。这其中原因,他大概能够明白。

 

不过是录了一期歌王争霸,他和宏哥双手握着话筒唱了几首歌;也不过是他捏着宏哥被涂的五颜六色的下巴,关切地问了一句“没事吧”。

 

从来也没有对他多看几眼的前辈,好像突然关注起他来了。只是这关注,似乎多多少少都带了些敌意。

 

黄宇航是能看出来的。前辈的眼睛看他的时候,鹰一样锐利的目光让人有些发怵,可只要宏哥一出现,那人的眼睛就能弯起来,盛满温柔的笑意。

 

 

 

:::


 

宏哥穿了一件背带裤,米色的短袖衬衫,既英气又像个软糯的小糯米团子,这实在有些矛盾,他不知道如何描述。记忆里穿着高领毛衣脸圆圆的小酒窝儿好像远去了,这个人褪去青涩,越发有少年的模样了。

 

王源师兄说了句什么,宏哥笑着,露出糯米一样的白牙。实在是好看的耀眼。

 

黄宇航坐在第二层台阶上,正发着呆,突然就听见自己的名字,年龄最大的王俊凯师兄在叫他上场。

 

他愣愣地脱了鞋,跳上垫子,对面那个人扑过来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用了浑身力气去和那人厮打。没费多少时间,速战速决,轻轻松松地就赢了,他不喜欢和别人有多少身体接触。

 

除了宏哥。

 

他起身穿好鞋,往宏哥的地方看了一眼,宏哥也正好在看他,递给他一个真棒的眼神。他回过去一个笑,宏哥也笑了。

 

那笑容越发好看,是只属于他的。

 

却没想到,接下来那个该死的蒙眼罩摔跤的游戏,让他的宏哥完完全全地被控制在别人的手心里。

 

前辈一次次地揪着宏哥的领子,把他压在身下,按着他不让他动弹。宏哥一次次地倒在前辈怀里,眼睛罩着看不见,一双小手无助地胡乱抓着,却被前辈攥住,又压到垫子上。

 

这场没完没了的纠缠持续了不知道多久,在场的人都叽叽喳喳地笑着,拍手鼓掌。没完没了的身体接触刺着他的眼,他恍惚听见主页君说了句“都打的衣冠不整了”。

 

宏哥原本整整齐齐的衬衣被抓的皱巴巴的,头发凌乱,贴在身前那两根可爱的松紧背带被扯掉了,可怜巴巴地耷拉在一边。

 

前辈的手,还紧紧攥着宏哥的衬衫。

 

两个人相拥着躺进面粉堆里,宣告游戏终于结束。黄宇航不自觉地捏紧了拳头,旁边不知道是谁过来问了他一句怎么了,他没说话,只感觉一把火烧上头顶,他难受地发不出任何声音了。

 

太明显了,这个人的心思太明显了。恐怕这里所有人都看出来了,前辈哪是在玩游戏,他只是在拖延时间,享受这个厮打的过程。

 

就是啊,美好的、温暖的东西大家都是想靠近的。怎么会只有他一个人能看见宏哥的好。

 

 

:::


 

主页君招呼大家拍照,宏哥端着蛋糕小心翼翼地走上第二阶台阶,坐在他身边。他往宏哥身边靠了靠,又靠了靠,想了想,自然地把手臂搭在了宏哥的肩膀上。

 

不是没有用意的。前辈会看这张照片的,黄宇航甚至还笑了一下,他想透过这照片传达给那个人,看吧,我能这样亲昵地坐在宏哥身边,你行吗?

 

 

:::




录完节目留下一地狼藉的演播室,大家都出来留给工作人员打扫。宏哥的处女座脾性让他不停地擦着手,他刚刚洗过脸,额头上的头发梢被水打湿了,黄宇航看过去,眼角那里还有一块白色的印记,大概是没洗下去的奶油。

 

想到这奶油是谁给温柔地抹上去的,他心里又是一阵火燎般的愤怒。他从口袋里抽出一张手帕纸,去擦宏哥的眼角。

 

宏哥比他高一些,为了配合他的动作低下头来,眼睛也闭上了。他轻轻地一下下擦着,眼睛盯着他英气的眉毛,温顺的眼皮盖下来,他细细地看着,像在看一件完美无瑕的高价瓷器。他突然想拉着他跑,去哪里不知道,也无所谓,总之要离开这里。

 

这里有豺狼虎豹,在惦记着这只毫无戒心的,善良的小猫。

 

“刘志宏,不走吗?”豺狼来了,他的手搭在宏哥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凌厉的目光往黄宇航脸上扫了一圈,又看向宏哥。宏哥立刻睁开他那双温柔的眼睛,看着豺狼,然后微微笑了一下:“走。”

 

他把头抬起来了,黄宇航一下子就离他远了,他还拿着那张手帕纸,连动作也还没换。

 

“宏哥……”

 

宏哥这才是想起他了似的,转头对他说了句:“小弟,宏哥先走了啊!”

 

前辈抿着嘴,面无表情地又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过头去,肩膀擦着宏哥的肩膀,留给他一个挺直的背。

 

他的手还尴尬地举着,刚刚那一眼把他看得甚至有点哆嗦,那个人眼里的戾气,着实可怖。

 

他颓然地坐在一边的沙发上,把手里的纸巾揉成一团,准确地丢进不远处的纸篓里。

 

无法势均力敌,又怎么去争。

 

 


:::



黄宇航搞不懂,公司或者主页君是怎么想的。第一季的节目他是看过的,凡是涉及到游戏分组问题,一般都是用抽签来解决。可这一回和上一回,都是由主页君直接安排分组,王源师兄和王俊凯师兄是出了名的关系好,安排成一对也是情有可原,可是前辈和宏哥,明明还没有他俩的关系好,凭什么……

 

“你怎么还在发呆啊?换衣服啦!”

 

黄宇航穿上那套滑稽的充气相扑服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和前辈一组的,他看着圆滚滚的宏哥站在海洋球池子里,蹦蹦跳跳地,做着鬼脸。

 

却不是对自己。身边那个同样圆滚滚的前辈那张冷漠的面孔完全摘下来了,他也做着滑稽的动作,逗得宏哥咯咯地笑,露出小虎牙和他非常非常喜欢的小酒窝。

 

像是在心上淋了满满一杯柠檬汁,那种欲罢不能的酸顺着胸口爬上来,他甚至想去捂一下腮,口腔里都弥漫起来那种酸味,把他的牙都酸倒了。

 

他和宏哥认识有……记不太清了,记得是好多年,在这个前辈认识宏哥之前,他就已经认识他了。宏哥在这些小弟里和他关系最好,也最疼他。他在这些小练习生里又算是出类拔萃的,也很是让宏哥骄傲。

 

他最喜欢宏哥骄傲地拉着他给别人介绍他的模样,明明是很低调又谦虚的人,在这个时候却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这个叫黄宇航的出色小男孩,是他刘志宏的小弟。

 

而他很愿意,他想一直这样下去。

 

这个愿意照顾他的宏哥,总是喜欢对他笑出酒窝,露出糯米似的白牙。

 

但是有些事情好像变了,在前辈来了之后。

 

 


:::



 

宏哥和前辈玩了两轮,都输了。不知道是前辈力气太大,还是宏哥力气太小。好像前辈抱着他,给他下了定身术一样,宏哥怎么都动不了了。

 

黄宇航不明白,大家都是男孩子力气相当,宏哥甚至还要比前辈高一些,怎么会连输两轮。

 

然而当他自己上场的时候,他什么都清楚了。

 

宏哥用手臂钳着他脖子,他的头靠着宏哥的头很近很近,他的呼吸和喘息清楚地像在耳边炸响惊雷。他甚至能蹭着宏哥的脸,可是太快了,没能感受到别的。

 

他只觉得被抱着的时候,身体像冻僵了一样,怎么也动不了了。他也舍不得,使出力气对他反抗。

 

宏哥把他摔出去的时候,下意识地还抓着他的手。

 

实在是太温柔的人了。

 

他总算有些明白。每个人都有弱点。

 

所以宏哥输了,所以他也输了。

 

 


:::




录完节目出来的时候,宏哥还没来得及去换衣服,黄宇航就急匆匆地拉住他。他忍不了了,他觉得有些事情再不说,就太迟了。

 

然而他只来得及叫一声宏哥,前辈就幽幽地从背后出现,冷着一张脸:“刘志宏,我有话跟你说。”

 

“什么事?”

 

前辈抿着嘴,一副严肃认真的模样,他突然攥住宏哥的右手手腕,小声又快速地说了句:“跟我来。”

 

黄宇航有种很不好的预感,他急切地拉着宏哥的袖子,想说些什么,可是宏哥却把他的手轻轻地拂下去了。

 

“小弟,我一会就回来。”

 

他本来攥得紧紧地,宏哥柔软的手心一覆上来,他就什么力气也没了。

 

他只来得及看着宏哥棕色针织衫的背影,像以前无数次那样,叫了一声宏哥。可不一样的是,记忆里无数次笑着回应他一声“哎”的人,连头也没有回。

 

他突然觉得很疲倦,心酸的潮水排山倒海地朝他涌过来。他很想倒下,却相反地迈开腿,追了上去。

 

前辈拉着宏哥,来到一间没有人的更衣室,门半掩着,等黄宇航找到的时候,他只听见宏哥软软地叫了一声:“千玺。”

 

那声音和他往常大不一样,字与字之间粘的很紧,仿佛每个字说出来,都带着一股蜂蜜一样的甜味。

 

“离你小弟远一点,不行吗?”

 

“为什么?”

 

“他对你心思不纯。”

 

“你想多了,他就是我小弟。”

 

“刘志宏。”

 

“……你生气了?”

 

“我和你小弟,选一个,选谁?”

 

“……”

 

“……好。”

 

“选你!当然是……”

 

砰!这声把黄宇航自己也吓了一跳,他没忍住,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拳头已经抵在门上了,闷疼从拳头上突出的那四节骨头散出来,他下意识咬了一下嘴唇。

 

前辈和宏哥都一脸惊愕地看着站在门口只露出一点衣角的人。

 

黄宇航既愤怒,又害怕。

 

豺狼正把那只柔软的小猫一步步地拽进自己怀里,而那只小猫昏了头似的,竟然也往他身边靠。

 

这太不公平。明明是他先来的,明明宏哥是只对他好的。

 

那天中午吃饭,他嫌身边的练习生们太吵,自己端着盒饭坐到角落里吃,宏哥本来在和一麟哥说话的,却也捧着饭盒坐到他身边,温柔地叫了他一声小弟,然后夹给他一块鳕鱼。

 

他的宏哥总是这么好,最先发现他不高兴,最先鼓励他,最先让他笑。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说声谢谢,那个前辈竟然也捧着饭盒坐到这边来,把饭盒里所有的鳕鱼都夹到宏哥的碗里,然后一声不吭地扒着米饭。

 

“千玺,太多我吃不下啦。”宏哥这么说着,却乖乖地吃了一口鳕鱼。

 

他怎么把这个给忘了。这从一开始,就是不公平的。

 

小猫是自愿到他怀里的,没有人能强迫他。他们两个,从来都是双箭头。

 

要不宏哥怎么会输,要不宏哥怎么会说,选你,当然是选你。

 

他真是个傻子,从头到尾其实都是他在单箭头。

 

宏哥把那半掩的门推开,看着站在那儿捏着拳头脸色发红的黄宇航,他惊讶地叫了声:“小弟?”

 

黄宇航恨不得拔腿就跑,他什么也不想说,他不用抬头也能知道,前辈的脸一定黑的可怖。

 

“千玺,快过来,主页君找你!”走廊那头传来王源师兄的声音,前辈站在那儿好半天没动,直到王源师兄又叫了他好几遍,他才拍了一下宏哥的肩膀走了。

 

黄宇航还低着头,他的身体有些微微颤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宏哥站在他面前张了好几次嘴,也没说出一个字。好久,他才问:“你刚刚不是有话要跟我说?”

 

是啊,不过太迟了。

 

黄宇航没有说话,还是捏着拳头,手都有些麻了。

 

他想起那年冬天下了好大的雪,公司楼下的雪积得很深很厚,刚走出公司大楼,几个调皮的练习生就欢呼着攥着雪球玩闹起来,宏哥站在一边看着小鬼们闹,他就站在宏哥身边看他睫毛上落了雪花,宏哥一笑,雪花就不见了,脸颊上留下两个深深的酒窝。

                              

小鬼们玩疯了,纷纷拿着雪球来攻击宏哥,有个胆子大的把雪球塞进宏哥的领子里,冻得他龇牙咧嘴,却好脾气地不还手。

 

他就团了雪球站在宏哥面前,去攻击那些小鬼。他打的又狠又准,小鬼们嗷嗷叫着躲他。宏哥在他身后拍手,叫着:“小弟真厉害!”

 

他回头去看他裹在羽绒服和黑色围巾里的脸,刚笑了一下,一个雪球就准确无误地打在他脸上。他一点也不觉得冷,用手擦了擦冰冷的雪,心里暗暗发誓。

 

要永远做宏哥的小弟,一辈子。

 

宏哥见他不说话,抬起手刚想拍一下他的肩膀,黄宇航却突然一把把他抱住了。宏哥吓了一跳,下意识想推开,黄宇航却箍得紧紧地,他的脑袋埋在他怀里,声音闷闷的,软软的,他还从来没听过他这么说话。

 

“宏哥,我要永远都做你的小弟,一辈子。”

 

宏哥愣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黄宇航却又说了一遍。

 

“黄宇航要永远做刘志宏的小弟,一辈子。”

 

宏哥笑了,真是幼稚的小鬼,一辈子的事,谁又说的清呢。可他还是说,声音带着沙哑,普通话进步飞快,咬字甚至带着那个人的感觉。

 

他说:“好。”

 

黄宇航快要窒息了,他可算是明白,无奈到极致的滋味了。他什么也不能说,也没有资格说。

 

他想,在以后这几十年的人生里,都不想再有任何弱点了。他恨死这东西了,让他像只病怏怏的老狮子,空有一腔愤怒,却连声嘶哑的怒吼也叫不出来。

 

至于宏哥,终究是他摆脱不掉的弱点了,他认了。

 

他抱着那个人,暗暗地发着誓。

 

 

:::




你会是我唯一的弱点。



END.



评论(45)
热度(347)
© 万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