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奇迹

#1002# 情结

 -别上升真人



易烊千玺在给刘志宏包扎右手。

 

他低着头,一手握住刘志宏的手,一手拿着一卷纱布,往刘志宏的手上一圈一圈地绕。

 

易烊千玺今天没把刘海梳到后面去,这么一低头,刘海垂下来。他蹲在刘志宏面前,刘志宏就更看不见他的眼睛了。但是大概可以想象,他琥珀色的瞳孔里应该是什么波澜也没有的。

 

刘志宏的眼光顺着易烊千玺的头顶上上下下的打量,黑色T恤下微微弯着的背能看到脊柱,脖子连着背的线条格外流畅,给他缠绷带的手臂露着隐隐约约的青筋。

 

他懒洋洋地坐在沙发上,任由易烊千玺摆弄他的手。偶尔被勒得疼了,刘志宏就小小地“嘶”一声,然后易烊千玺就会更加轻更加温柔地给他包扎。这让刘志宏心情很好,简直想就这么靠在沙发上笑一会儿。

 

于是他就故意地吸气喊疼,然后看易烊千玺乖乖地停下来,小心翼翼地握着他的手。刘志宏就在心里偷着乐,面上做着没有表情的样子。

 

“你这又是何必呢。”

 

这是易烊千玺今天对他说的第一句话,他的声音变化不大,只是较五年前相比好像更加沉稳了。

 

这是刘志宏日日夜夜都在想念的声音,五年没见了,没有嘘寒问暖,有的只是一句略带责备的话。因为太思念了,那一点点恨也被这潮水一样的想念给淹没了。

 

刘志宏半天没说话,易烊千玺以为他压根就没听见他说的什么。

 

“谁让你和那女人聊的那么开心。”刘志宏冷笑着伸了一下腿,差点把易烊千玺踢开。

 

易烊千玺的身子晃了两下,他给刘志宏把纱布缠好了,用剪刀把多余的剪掉,然后就要松开手。

 

刘志宏却快速地用那只伤手攥住了易烊千玺想要抽走的手,他原本靠在沙发上的身子朝易烊千玺弯下来,脸慢慢地靠近了。

 

“你跟那女人什么关系?”

 

易烊千玺还是低着头,也不说话,感觉到刘志宏握着他的手力气慢慢地加大,他也不把手抽回来。刘志宏手上的口子划的太深了,要是使劲抽手伤口肯定会疼。

 

虽然他很清楚刘志宏压根不会在乎那点疼。

 

另一只没被刘志宏钳住的手在收拾着医药箱,易烊千玺的沉默似乎是在告诉刘志宏他和那女人的关系,正是刘志宏看到的那样。他没有易烊千玺那样的耐性,离开他这五年,他的脾气倒是和以前的易烊千玺越来越像了,而易烊千玺却像是变成了小时候的刘志宏,木木的,砸不透也嚼不烂似的,有点油盐不进的意思。

 

刘志宏被他这沉默弄得有点生气了,他拿那只伤手又使劲地攥着易烊千玺,像是在提醒他赶紧回答。可易烊千玺没什么反应,刘志宏的伤口因为使劲有些发疼,可他没把这点疼放心上,只是易烊千玺怎么也不理他,于是他故技重施,慢慢地松了松手,低低地叫了一声。

 

果然易烊千玺收拾医药箱的手顿了一下,赶紧转头看他的手。这让刘志宏有点得意,看吧,这男人其实还是放不下他的。即使分开五年了,他在易烊千玺心里的位置一点也没动摇。

 

刘志宏现在已经不想知道那女人是谁了,他只要确定自己还在易烊千玺心里特重要,就行了。

 

刘志宏终于笑起来,不是冷笑,他笑的一双桃花眼都弯起来,长长的眼尾弯着,特别地勾人。他把易烊千玺的脸捧起来,让他看着自己。易烊千玺看着刘志宏笑的孩子气的小酒窝,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眼底果然像刘志宏想的那样,一点波澜也没有。

 

刘志宏喜欢他这个模样,好像天塌下来也不会眨下眼睛似的。

 

他的两只手又去拉易烊千玺的两只手,把他拉起来。易烊千玺刚站起来,还没站稳,刘志宏就一使劲,往易烊千玺肩上推了一把,易烊千玺往后倒,刘志宏一翻身,把他压在沙发上。

 

刘志宏坐在易烊千玺腿上,笑的像只狐狸。他贪婪地看着易烊千玺的脸,目光从眉眼,到鼻子,最后定格在他的嘴唇上。

 

五年没碰过了,都快忘记是什么滋味儿了。刘志宏凑上去,揪着易烊千玺的衣领,勾起一边儿嘴角,笑得有点邪恶。他像只小狗似的蹭着易烊千玺的脸颊,好像还闻了闻,然后慢慢地、慢慢地凑近那个人的嘴唇。

 

“你变化挺大的。”

 

嘴唇离着那人不过三公分距离了,却突然响起易烊千玺低低的声音。两片唇瓣上下动了动,刘志宏盯着那嘴唇,咽了口口水。

 

他抬眼去看易烊千玺的眼睛,还是没波澜,就像刚刚他压根一句话也没说。刘志宏又笑了,他捏着易烊千玺的一边儿脸:“我变了?”

 

易烊千玺的面瘫脸被扯起一边儿挺滑稽的,他却也没挣开,刘志宏放下手,把脑袋抵在易烊千玺的胸膛上,他好像叹了口气似的,声音因为堵在易烊千玺的怀里,传出来的时候闷闷的:“这么多年了,谁不会变呢?”

 

半晌,刘志宏又抬起头来看易烊千玺,他眼睛很大,此刻特别无辜地瞪着易烊千玺,跟只猫儿似的,易烊千玺甚至感觉下一秒他就要喵地一声叫出来。

 

却没有,刘志宏只是说:“你不也变了吗?”

 

刘志宏盯着他的眼睛,企图从里面要看出一点点感情似的:“以前都是我站在原地你靠近我,为什么现在我靠近你,你却后退了?”

 

易烊千玺不回答,刘志宏像早料到他这样的沉默似的,他动了动身子,又往前倾,把嘴凑到那人的耳朵边:“易烊千玺,这次你不准再跑了。”

 

易烊千玺本来一直没动弹,这个时候却用了力气,把刘志宏推到一边沙发上,自己蹭地站起来了。

 

“洗手间在哪?”

 

被推开的刘志宏一点也不恼,他懒懒地往洗手间那边指了指,然后看易烊千玺仓皇地跑进去,自己仰在沙发上吃吃的笑。他这次是笑出声来了,胸口都笑的上下起伏着。

 

易烊千玺以为他没发现呢,那东西已经顶着他的大腿了,只是不想拆穿罢了。

 

没一会儿易烊千玺从洗手间里出来了,脸有点红,表情也尴尬。终于不是那张面瘫脸了,刘志宏看他的耳朵都红了。

 

“我先走了。”本来就尴尬的易烊千玺被刘志宏用那种玩味的眼神盯着看,只觉得浑身难受,窘迫得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他走到玄关把鞋柜打开开始穿鞋。

 

一个闷雷响过,易烊千玺系鞋带的手轻轻地抖了一下,然后他就听见哗啦啦巨大的雨声。

 

夏天就是这样,雨说来就来。刘志宏懒洋洋地站起来,趿着拖鞋走到窗户边儿上,把窗户打开了,冷风夹着雨一下子灌进来,把刘志宏吹着打了个哆嗦。窗户一打开,巨大的雨声就更清晰地传到这安安静静的小客厅里。

 

“你家有伞吗?”

 

好像早想到他会这么问似的,刘志宏关了窗户走回沙发上,懒洋洋地翘着二郎腿,连看也没看易烊千玺一眼。

 

“没有。”

 

易烊千玺知道他这是存心难为自己,也没说话,心想大老爷们淋一淋雨也不会怎么着,穿好鞋就站起来,把手盖上门把手,转了一下。

 

却没转动,他又使劲儿转了几下,还是没转动。他明白了,又是刘志宏做的手脚,他不知道刘志宏想做什么,但已然没耐心再跟他耗下去了。

 

刚想转身让他把门打开,突然就有双手臂紧紧地环在他腰上,然后一个脑袋蹭过来,把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

 

透着薄薄的T恤,他能感觉到刘志宏的胸膛滚烫,贴着他的背,刘志宏的心跳在这个狭窄的玄关里都形成回响了。

 

“别走了,住我家吧。”

 

易烊千玺想了一会儿,还是抬起手来,刚想把刘志宏的手从腰上拿下去,刘志宏突然就又在他的颈窝里蹭了蹭,发出小猫儿一样撒娇的声音,委屈地像一只流浪的小东西,在路边求着经过的路人带他回家。

 

“求你了。”

 



刘志宏平躺在床上,易烊千玺在他旁边一点动静也没有,像是睡着了。可刘志宏直觉他没有,他只是不想说话。

 

自己一个人在双人床上睡了五年了,一下子身边不再是空荡荡的,刘志宏还有点不太习惯,可是格外安心。

 

那个人身上的味道十几年也没变,刘志宏说不上来是什么味儿,反正是只属于易烊千玺的,独特的香味儿,无论他用了什么牌子的沐浴露,刘志宏还是能闻出来。

 

他习惯性地在睡觉之前回忆这一天发生的事儿,脑子里一遍遍过着自己出现在易烊千玺面前出现的时候,一向沉稳的易烊千玺竟然也会有惊讶的表情。他把酒喝掉然后捏碎玻璃杯子,血流出来的时候易烊千玺皱着眉的模样刘志宏简直想拍下来每天睡觉之前都看一遍。

 

这么多年过去了,刘志宏的性格与上学那会儿不太一样,不但外向了不少,甚至有些顽劣。他就是喜欢看易烊千玺除了面瘫以外的表情,皱眉也好,窘迫也好,他都觉得很可爱。

 

不过啊,最喜欢的还是他笑起来的样子,梨涡里像是盛着无边的温柔,把年少的刘志宏迷得晕头转向。

 

五年了,终于找到他了。

 

不出意外地,刘志宏做梦了,梦到的全是以前的易烊千玺。他第一次跟易烊千玺在入学聚会上见面,他拿着一盘吃不下的金桔问他,同学你吃金桔吗?易烊千玺只是看他一眼,然后捂着肚子就跑了。

 

他还梦见易烊千玺跟他说在一起的那天,就在学校那条特别隐蔽的小道上,那天阳光特别特别的好,天也很蓝,小道的两边种的白玉兰洁白的像那天的云,易烊千玺笑起来的梨涡像那天的风一样温柔。

 

反正梦见的都是特别美好的一些事,所以早晨刘志宏醒来的时候心情也格外舒畅。他的手往旁边一伸,不出所料地摸了个空。

 

刘志宏蒙着被子孩子气地笑了,跑?你能跑到哪里去呢?

 

 


易烊千玺下了课,学生们一个个地和他说了再见,他点点头表示回应,一个人坐在舞蹈室的地板上喝着水。

 

跳完舞出了一身的汗,这南方城市的高温让易烊千玺这个北方汉子还是没法适应,他扭头想去找纸巾,却有只手递过来一根毛巾。

 

易烊千玺没接,去看那只手的主人。

 

刘志宏笑的见牙不见眼的,看他不接,就主动拿着毛巾给易烊千玺擦脸上的汗。易烊千玺也不躲,只是抿着嘴看他。

 

他知道刘志宏想找到他工作的地方并不是什么难事,他也不可能就为了这个换份工作,这年头找个工作多不容易。

 

何况当舞蹈老师,是他最最喜欢的工作。

“你跳舞还是那么厉害。”刘志宏给他擦完汗,握住了他的手。

 

他拉着易烊千玺站起来,看了一眼手表:“走,吃饭。”

 

刘志宏一直给易烊千玺夹菜,自己却不怎么吃,易烊千玺一直低头吃菜,不发一言。

 

“哎,”刘志宏用筷子敲了敲易烊千玺的的碗边儿:“你嘴边有东西。”

 

还没等易烊千玺回过神来,刘志宏的嘴就已经贴在他嘴边了。易烊千玺把筷子放下,脸上不知是因为害羞还是生气发着红,刘志宏只当他是害羞了,转着筷子笑着说:“别害羞,这可是当年你做过的事儿,忘了?”

 

明明是笑着,可易烊千玺总觉得这话里带刺儿。刘志宏的突然出现,像是背了一个大大的包袱,里面满满当当地装着他跟刘志宏的那些往事,然后刘志宏一下子就把包袱扔他脸上,对他冷笑着说,你当初为什么要抛下我?

 

他有点害怕刘志宏这样质问他,拿以前年少的那些事儿来压他。他怕自己一个不坚定,就动摇了。

 

刘志宏还是一个劲儿地给他夹菜,易烊千玺却早就不动筷子了,冷着张脸坐在那儿,刘志宏看在眼里也放下筷子,喝了几口水。

 

“下午看电影去吧?”

 

“我有事儿。”

 

“推了。”

 

刘志宏向来不看爱情片儿,可看了半天新片列表,也没什么科幻谍战片可看,就选了个口碑不错的恐怖片,买完票进场的时候才想起来易烊千玺上学那会儿特害怕恐怖片,于是他转头看易烊千玺:“你要是害怕咱就不看了。”

 

易烊千玺不说话,走到他前边儿,找座位坐下了。

 

女鬼披头散发突然出现在屏幕上的时候,尖叫声一片,刘志宏捂着耳朵去看易烊千玺,抿着嘴表情还算淡定,可是他紧紧拽着衣角的手却出卖了他。刘志宏故意把爆米花嚼得很响,也不看电影了,一直盯着易烊千玺。

 

终于在下一次女鬼再次出现的时候,易烊千玺忍不住了,站起来就往外走,刘志宏赶紧追上去。

 

在电影院门口,刘志宏笑的爆米花都要喷出来了,他扶着易烊千玺的肩膀,笑的喘不动气。

 

“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害怕啊。”

 

他记得第一次跟易烊千玺看电影是高中的时候,放了学俩人没事干,刘志宏胆子大非要看恐怖片,易烊千玺没办法迎着皮头看了,结果看了一半就跑出来到公共厕所吐了个昏天黑地,自打那以后,刘志宏再也不敢带易烊千玺看恐怖片了。

 

刘志宏把怀里的爆米花吃完了,擦着手问易烊千玺:“接下来去哪?”

 

“刘志宏,你别再来找我了。”

 

这还是从昨天到今天易烊千玺一次性说得最多的一次话,刘志宏却一点也不意外,让他意外的是易烊千玺竟然现在才说这话,他躲了这么多年,冷不丁就这么被找着了,却哪也不去,就跟只小兔子似的在这等着刘志宏来逮他。

 

刘志宏只当没听见,把胳膊打上易烊千玺的肩膀,嬉皮笑脸的:“哎,要不去滑冰吧?”

 

易烊千玺的脸黑着,不说话,僵着身子也不动。刘志宏又说:“你还记得吗,上大学的时候你带我去滑冰,结果自己摔了好几个狗吃屎哈哈哈。”

 

易烊千玺把刘志宏的胳膊从肩膀上拿下来,与他拉开一点距离:“刘志宏,我俩回不去了。”

 

“我们已经分手了。”

 

刚刚还笑着的脸立刻垮了下来,刘志宏冷冷地盯着易烊千玺:“是你离开我的。”

 

易烊千玺半天也不说话,过了好一会儿,他把右手长袖袖子挽起来,把手腕上戴的一根红绳拿了下来,然后他走近刘志宏,把他的手拿起来,把红绳放进刘志宏的手里。

 

“早就想还给你的,刘志宏,别再来找我了。”然后易烊千玺转了头,迈了几步又停下来,没回头。

 

“过去的就是过去了。”

 

 


那根红绳是易烊千玺高考那年刘志宏跟着他妈特意去庙里求的,上面挂了一个小小的玉片,他偷偷地让老和尚在上边给刻了个“宏”字,高考前夕他偷偷地塞在易烊千玺的书包里,高考考的很顺利,易烊千玺就一直戴着,从来也没摘下来过。

 

就算是五年前他悄没声儿地消失了,也没把这东西还给他,这几年刘志宏还总是想,至少是戴着这个东西走的,至少没把他全忘了。

 

可易烊千玺把他身边儿唯一关于刘志宏的东西还给他了,这是要铁了心跟他划清界限了。刘志宏把头埋在沙发里,那根红绳被他扔在茶几上,可怜巴巴地躺着。他的两个主人,似乎都不想要他了。

 

易烊千玺,你是真的不要我了吗?

 

 

刘志宏最近上火上的厉害,本来也没怎么放心上,可这天早上他一起床,发现满嘴的泡,舌头一舔疼得他龇牙咧嘴,什么也没法吃,食物一送到嘴里碰到那些溃疡疼得刘志宏直翻白眼。

 

一定是橘子吃太多了,刘志宏幽怨地看了一眼堆在冰箱旁边那堆橘子。

 

已经半个月没去骚扰,呸,没去找易烊千玺了,刘志宏越发想念,五年没见了,好不容易逮到他却只见了两次面,话也没说上几句,还闹得那么不愉快。这个时候难受着没法吃饭,他又想起易烊千玺来,他小心翼翼地给易烊千玺发了条短信,不回。于是又打电话,不接。

 

刘志宏不敢再打了,怕他关机。缩在沙发里想了好半天,就又认认真真地按了键盘发了最后一条短信。这是最后的王牌了,要是他还不来,那就真的没法子了。

 

饿着肚子躺在沙发上,刘志宏睡得迷迷糊糊的,隐约听到门铃声,他把口水一擦跳起来鞋也没穿就去开门。

 

果然是易烊千玺。黑着一张脸站在门口,瞪着刘志宏,眉宇之间涌动着怒气。他也不进去,就在门口停着,声音因为生气有些颤抖:“找我什么事儿?”

 

刘志宏跟没看见他那些怒气似的,伸了胳膊来拉他,让他进屋,易烊千玺力气不小,硬是站在门口不挪步。刘志宏拉不动他,就笑盈盈的把手抵在门框上,对着易烊千玺做了个口型。

 

易烊千玺顿了下,果然乖乖地进去了。

 

“我长口腔溃疡了,你看。”易烊千玺一进屋刚换好拖鞋,刘志宏就张大了嘴凑到他眼前给他看。易烊千玺好歹看了两眼就又转过头去。

 

“我从早上到现在还没吃饭呢。”

 

刘志宏坐在沙发上也不老实,拿胳膊肘去蹭易烊千玺的胳膊。

 

易烊千玺没什么表情,慢悠悠地站起来走到厨房去了。他的好厨艺早在上高中那会儿就显现出来了,嘴馋的刘志宏没少去他家蹭饭,最喜欢吃的是那道番茄炒蛋。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快睡着的刘志宏闻到米香味从厨房里传过来,他蹦下沙发就去厨房了,易烊千玺看他光着脚丫子在冰凉的地板跑,丝毫也没感觉,还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问他:“你做了什么好吃的?”

 

易烊千玺把围裙解了,一声不吭地走出厨房。刘志宏以为他又生气了,自己跑到灶台边上想掀锅盖。

 

“你别动。”突然响起的声音把刘志宏吓了一跳,他把手缩回来看易烊千玺站在厨房门口,冷着一张脸,右手上拿了一双……他的拖鞋?

 

易烊千玺走过来,在他面前弯下腰,抓着他的脚腕,把脚放进拖鞋里。

 

刘志宏站在那儿半天没动弹,他好像是发愣了,可又不是。他只是觉得刚刚那个场景在哪里见过似的,哦,是那回睡在易烊千玺家,早上他赖床起不来,上学又快要迟到了,他就迷迷糊糊地半眯着眼看易烊千玺蹲在他面前给他穿鞋,易烊千玺还调笑着说,看我这样像不像在求婚?

 

“怎么着,求婚啊?”刘志宏脸上带着笑意,声音却哽咽了。

 

易烊千玺嗖地一下就站起来了,脸色很是不好看。

 

刘志宏以为他又得站在那儿半天当木头了,也不理他,自个儿打开锅盖,热气一下子喷在刘志宏脸上,是一锅香喷喷的白粥。这人怎么老是这样啊,一生病就给人做白粥,一点创意也没有。

 

他自己盛了一碗,坐在餐桌边吃起来。粥太烫,他用小勺舀着放在嘴边儿一直吹。好不容易吹凉了,粥往嘴里一送碰到那些溃疡疼得刘志宏打了个哆嗦。

 

“为什么不能忘了那些事儿?”易烊千玺站在那儿,放在腿边的手慢慢地攥成了拳头:“这样一遍遍地提起来,有劲吗?”

 

刚把粥咽下去,他看见易烊千玺隐忍的脸和攥起来的拳头,觉得好笑。他大声地笑起来,笑得身体都在颤抖,肩膀抖个不停。笑着笑着,眼泪都掉进碗里。

 

和易烊千玺的那些往事,是刘志宏人生里最最宝贝的记忆。离开易烊千玺这五年,他生怕忘掉一丝一毫,每天晚上都要想一想那些年头太久的事儿,才不至于让记忆太过模糊。那些记忆里年轻的易烊千玺有最温柔最好看的笑容,闪亮亮的发光,射的刘志宏眼睛疼,可那是刘志宏最想珍藏的东西。

 

他从来也不敢忘掉这些温柔的时光,怕是易烊千玺,早就忘得干净了。

 

过了一会儿刘志宏不笑了,他不停地拿勺子舀碗里的粥,重复着一个动作,却不再往嘴里送了。

 

“易烊千玺,你还是在乎我的对吧?”

 

“……”

 

“要不你怎么来看我?”

 

“我是被你威胁的。”

 

刘志宏突然就把勺子往碗里一扔站起来,陶瓷的勺子碰着碗边儿发出清脆的叮响,他把椅子拉开走到易烊千玺面前,眼睛里还闪着泪花,嘴边儿却扯起一个冷笑,他上上下下打量易烊千玺的脸,像是从来也没见过这个人似的。

 

“威胁?”刘志宏冷笑着拍了一下易烊千玺的肩:“既然那些照片这么好用,那就别介意我再威胁一次咯?”

 

易烊千玺锐利警惕的目光突然和刘志宏的目光相对,刘志宏两只手勾着易烊千玺的脖子,踮起脚凑到他耳朵边儿:“明天就搬来住吧,不来的话……”

 

刘志宏没往下说下去,只是往易烊千玺的耳边儿吹了一口气,然后易烊千玺的身体微微地抖了一下。

 

 


易烊千玺还是来了,东西拿的很少,只拖了一个小箱子。刘志宏知道他压根就没打算在这儿常住,也就先住几天应付自己。可刘志宏还是挺高兴的,主动拿过他的箱子要亲自给他收拾行李。

 

易烊千玺没想到这茬,赶紧去夺箱子,刘志宏倔得要命怎么也不撒手,两人争来抢去的,箱子摔在地上,开了口,东西撒出来。

 

刘志宏赶忙蹲下来拾掇,把衣服归置到箱子里,却慢悠悠地从地上捡起一张照片。背景是蓝天白云和碧蓝碧蓝的大海,脸庞稚嫩的刘志宏和易烊千玺站在一块大石头上,比着剪刀手,笑的一脸傻气。

 

那是刘志宏第一次见到大海,在内陆城市长大的孩子对于大海总是有种特别的情怀。他还记得这是在青岛的栈桥边儿上,花五块钱照的数码快照,他还跟易烊千玺嘲笑过给他们照相的大叔嘴边儿那颗大痣。

 

那天的阳光和海风里的海腥味儿刘志宏甚至都还记得,他从海边儿捉的小螃蟹,第二天就被易烊千玺弄死了。

 

刘志宏盯着那张照片,正鼻子发酸呢,却被易烊千玺一把抽走。

 

“你不也是忘不了吗?”

 

“忘了扔了。”

 

易烊千玺拿着那张照片走进卧室,嘭地关上了门。

 

和易烊千玺同居并没有刘志宏想象的可以有很多的相处时间,易烊千玺的工作不那么固定,有时候加课有时候调课的,但是也很忙,白天通常是见不到面的。刘志宏也不知道他是真忙还是故意躲着不见自己。

 

不过能一起吃晚饭的那一小段两个人独处的时光已经让刘志宏很幸福了,有时候他也会记下易烊千玺起床的时间,偷偷定好闹钟,故意和易烊千玺一起起床,两个人一起在卫生间对着镜子刷牙,看易烊千玺嘴边一圈的泡沫像只螃蟹,刘志宏就很想亲他。

                                                                        

刘志宏才刚来这个南方城市不久,还没有工作,这个住处也是刚租的。他本想等安顿下来再认认真真地找易烊千玺,如果找不到,他还真的想过就在这里扎根算了。可没想到上天这么眷顾他,吃着饭就遇上易烊千玺了。

 

于是白天易烊千玺上班他一个人在家,除了打游戏无事可干。嘴里的溃疡也好的差不多了,他就有点想念在北京的时候晚上一个人喝酒的滋味儿了。

 

刘志宏想着想着就付诸行动了,等到天黑下来,易烊千玺还没回来,他就换了身休闲装出了门。本想给易烊千玺去个短信,手机拿出来却又被塞回裤兜里,刘志宏苦笑着想,他又怎么会在乎自己回不回家吃饭,说不定啊,自己不在他反而自在。

 

刘志宏对这个地方还没怎么熟,上网查了一下就在他附近就有条小酒吧街。刘志宏也没坐车,步行着就去了。他向来讨厌吵吵闹闹的和不正经服务的地儿,他喜静,在北京的时候就只去那一家安安静静只喝酒,又挺有情调的小酒吧。

 

刘志宏在那街上转悠了几圈,勉强找到一个还比较安静的,进去找了角落里比较黑的一个座,要了啤酒喝起来。

 

他酒量不好,烈的酒压根不敢喝,肯定一杯倒。舞台上一个歌手弹着吉他唱着一首很老的慢歌,沙哑的嗓音回荡在这小小的酒吧里,绕着刘志宏的耳朵久久不散。他觉得这首歌耳熟得很,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叫什么,隐约地记得易烊千玺好像唱过。

 

高中时期的易烊千玺英气俊朗,成绩也好,不知道有多少女生偷偷地喜欢着。可他身边却从来都只有刘志宏,两个人形影不离,大家也都习惯性地把他俩捆绑。有时候刘志宏一个人去食堂吃饭,同学都会一脸好奇地问他,易烊千玺怎么不在?

 

可能是在一起太久太久了,对那个人形成了依赖,分离也就更加让人没法接受。易烊千玺走的时候,刘志宏甚至感觉全世界都要塌了,那些规划过的美好未来,碎成玻璃茬,扎在他心上。

 

他一遍遍地想易烊千玺对他的好,越想越觉得胸口堵得难受,不知不觉地又多要了几瓶酒。他向来对喝酒有节制,在外面喝微醺就好,绝不喝醉。可这一回刘志宏像是忘了这条规定似的,他只觉得心里难受异常,灌点酒会让自己好受一些。

 

他仰在沙发座里,刚要把一杯啤酒灌下去,一只手却把杯子夺走了,刘志宏警惕地坐直了身子,去看夺他杯子的人。

 

酒吧的灯光太昏暗,他也看不清那人长相,大概是个年轻的男人。

 

“喝啤酒有什么意思,请你喝点别的?”一个大男人声音却又细又尖跟太监似的,着实把刘志宏给恶心了,他明白这是遇上什么人了,当即站起来要往外走。

 

却不知道又从哪里冒出来俩人,身形高大,挡在刘志宏面前。刘志宏脑子有些发晕,被这俩人身上的烟味熏的差点朝后仰,他稳了稳脚跟,没好气地说:“我跟你们不是一类人,让开!”

 

那声音尖细的年轻男人坐在沙发上笑了,那笑声恶心的刘志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那是我眼拙,可我都过来了,你不喝这酒也太不给我面子了吧?”年轻男人突然就把手搭在刘志宏肩膀上了。

 

挡在他面前的一个男人拿出一瓶洋酒,把刘志宏面前的杯子倒的满满的快要溢出来。刘志宏看那酒瓶就知道酒一定很烈,可看这俩彪形大汉他一定打不过,他们又是三个人,好汉不吃眼前亏,刘志宏闭了闭眼,端起酒杯仰头咕咚咕咚地灌了下去。

 

就在喝完的那一瞬间,刘志宏把玻璃杯往面前那男人头上一砸,趁着男人捂着头哀嚎的时候,他拼了命的往外跑。

 

那杯烈酒刘志宏肯定是扛不住的,能够跑这么一会儿全是凭着一股子劲头,他的腿早就软的不像样,眼前也开始渐渐模糊。直到他撞上一个结结实实的胸口,立刻眼冒金星,晕了过去。

 

感觉到脸上冰凉,刘志宏的意识醒了,连眼都还没睁开他就赶紧去摸自己的衣服,还好,都穿着呢。刘志宏松了口气儿,这才把眼睁开。

 

是自己家的沙发上,易烊千玺一张面瘫的脸出现在视线里。刘志宏的脸上还在往下滴着水,虽然是醒了,可那杯烈酒还是让刘志宏的头发晕,他看易烊千玺的脸,觉得忽近又忽远的,他太想念曾经出现在这张脸上的笑了,他勉强直起身子,一伸手把易烊千玺的脑袋捞过来,撅着嘴亲了上去。

 

很意外地,那个人没推开他,刘志宏喝了酒,胆子也就大了起来,光亲还不够,他的手也不安分起来,揉了半天他的头发,刘志宏的手一路往下,绕到前面,开始拉易烊千玺的裤子。

 

那个人如梦初醒似的,突然就把刘志宏推开了,刘志宏的头磕在木头的沙发扶手上,疼得他低低地叫了一声。

 

易烊千玺还坐在沙发上,脸红的不像话,胸口上下起伏着喘着粗气。刘志宏揉着脑袋笑起来,越笑越大声,最后捂着肚子抹起了眼泪。

 

“易烊千玺,你怕了?”

 

易烊千玺不说话,只是站起来,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尘土。他迈开腿往卧室走了,刘志宏坐在那儿没动,听见卧室里传来衣柜开关的声音,不一会儿,易烊千玺就拖着他那个小箱子出来了。

 

刘志宏一看,顾不得头还晕着,光着脚站起来:“你去哪儿?”

 

“回家。”

 

刘志宏刚想说点什么,易烊千玺往他这边看了一眼,张了张嘴:“照片你想发就发吧,我无所谓。”

 

说着他走到玄关,开始穿鞋。愤怒冲上刘志宏的头顶,他恨不得现在自己是个女人,一哭二闹三上吊,说不定易烊千玺就愿意回心转意了呢。他已经这么卑微地求他了,他不想追究五年前他消失的事儿了,也早就不很他了,怎么他就铁了心地要离自己远远的?

 

除非……是他有别人了?那个女人?

 

易烊千玺已经穿完鞋,要开门了。刘志宏赶紧光着脚跑过去,他从背后抱住易烊千玺,不让他走。

 

“刘志宏,你别这样。”

 

“为什么?”

 

“……”

 

“我不怪你几年前走的事儿了,我也不想知道这几年发生过什么,”刘志宏抱着他,话说的很快,手臂箍得紧紧地,怕易烊千玺会跑似的:“千玺……”

 

这是自打重新遇见之后,刘志宏第一次这么叫他。像极了少年时的刘志宏,嗓子有些沙哑,字与字之间粘的很紧,有些像糖一样的甜腻味儿。

 

以前易烊千玺最受不住这个,只要刘志宏声音软软地叫他千玺,易烊千玺就什么都答应他。

 

这次易烊千玺却一声没吭。

 

“咱们重新开始吧。”

 

声音软软的像只流浪猫,带了恳求的意味。

 

“你知道我为什么走吗?”

 

锢着腰的手明显地松了,易烊千玺叹了口气,继续说:“你爸来找过我。”

 

“宏宏,我只想让你快乐的生活,不受别人的冷眼。”

 

这一声宏宏叫的刘志宏差点掉下眼泪来,他把头往易烊千玺的颈窝里蹭了蹭:“我不怕。”

 

“我跟爸妈早就摊牌了,他们已经不管我了。”刘志宏的哽咽起来,他的眼泪滴在易烊千玺的脖子上,滚烫滚烫的。

 

“那天我发现我长了两根白头发,我不再年轻了……”

 

“千玺,我的一个朋友要跟他男朋友结婚了,我看了他们的戒指……”说到这儿刘志宏顿了一下,眼泪噎得他差点喘不动气:“特别好看。”

 

“千玺,千玺……”

 

“这辈子太短了,我们没有多少个五年了……”

 

屋里很静,已经是深夜了,窗外也没有什么声音。窗户不知道被谁打开了,刘志宏家米色的窗帘被夜风吹起来,飘扬在半空。

 

刘志宏趴在易烊千玺的肩头极力压抑着哭泣声,他的身体因为隐忍在微微发抖着。易烊千玺闭着眼睛,感觉到后背湿了一片,他想到好几年前自己上体育课摔断了胳膊住院,刘志宏红着眼睛看他的伤口,却还嘴硬着。

 

他说,谁哭了,我自从三岁以后就没哭过!

 

 


刘志宏昨天睡得晚,加之喝了酒,睡到快中午他才醒来。窗帘从昨天晚上就没拉上,阳光从外面照进来晒着刘志宏的脸,他被这光亮弄得也无心再睡,只好挣扎着坐起来。

 

易烊千玺还是走了,喝完酒的刘志宏抱着他哭了很久,哭着哭着自己竟然睡着了。刘志宏觉得自己没输,至少易烊千玺昨天晚上是有动摇的。

 

他站起来打开衣柜挑衣服,准备买好午餐去舞社找易烊千玺。

 

他不会放弃的,都坚持五年了。要是没有易烊千玺,他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漂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他挑了一件淡黄色的衬衫,易烊千玺曾经说过他穿黄色好看。随手拎了件外套,他把橱门关上,去拿床头柜上的手表。

 

手停在半空里,刘志宏的心一下子悬起来。

 

床头柜上躺了一张粉色的小卡片,封面画着美丽景致的花纹,还用一条粉色的小丝带绑了一个蝴蝶结。

 

刘志宏的手抖起来,他拿起那张卡片,又突然把它扔远了,像烫手山芋似的。可刘志宏过了一会儿又把它捞起来,极慢极慢地打开。

 

是一张结婚请柬。

 

刘志宏立刻闭了眼。他不想看见易烊千玺四个字用好看的字体写在某一栏上。

 

他脑子里飞快地转过前几天看到易烊千玺拿回来的一件西装,大概就是礼服吧。

 

请柬在刘志宏的手心里被攥成皱巴巴的团儿,他像突然失去支撑了似的倒在床上,大口大口地喘气。

 

不是没有想过这么一天,刘志宏甚至想过,等他找到易烊千玺的时候,会不会他的孩子都能叫叔叔了。

 

可这令人意外的相遇让刘志宏惊喜的头脑发晕,他甚至都忘了,自己和易烊千玺已经隔了五年的时间,足够让易烊千玺拥有新的生活。

 

是他太自以为是了,总以为自己在易烊千玺心里的位置无可动摇,殊不知早已摇摇欲坠。这几年里多么大的大喜大悲都承受住了,刘志宏以为自己早就百毒不侵。可还是不行,那粉红色像是非常刺目似的,扎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睛发痛,胸口的绝望让他疼的叫也叫不出来。

 

刘志宏把头埋在枕头里,没发出任何声响。

 

等刘志宏再次清醒的时候,外面天都黑下来了。他也不知道几点了,只是把手抬起来,去看手里皱巴巴的请柬。

 

幻想过无数次易烊千玺穿结婚礼服的样子站在自己身边儿,至少,至少也得亲眼看一次,哪怕他是给别人穿的。

 

刘志宏抓着请柬和外套,摔了门跑出去。

 

这个时间正是下班高峰期,出租车在高架上堵得一动也不动,偏偏那地儿离得刘志宏家距离快有半个城市了,刘志宏心急如焚,一个劲儿地看表,司机悠闲地转头看了刘志宏一眼,慢悠悠地说了句,小伙子,别急,不堵俩小时是下不去的。

 

等刘志宏跑进酒店的时候,包间里一个人也没有,就连桌上的残羹剩饭和地上的碎花纸片也都给打扫干净了,看来已经结束不是一会儿两会儿了。可是最头上的舞台上还挂着横幅,上边写着热烈祝贺王××先生和王××小姐喜结连理。

 

哎?

 

刘志宏跑过来气儿还没顺利索,他瞪大了眼去看那横幅,又赶紧直起身子来去看手里边的请柬。

 

新娘:王××    ,新郎:王××。

 

刘志宏傻了,自己坐了将近仨小时车急火火地赶来这儿,原来不是易烊千玺的婚礼?花了天文数字的打车费啊,那易烊千玺的婚礼又在哪?

 

刘志宏气的把请柬一扔,他转回身垂头丧气地往回走,没走几步突然有个黑西服贴上来,胸口的位置别了朵花和一张红条,红条上用金字儿写着,伴郎。

 

他猛地抬头,看见挺拔身姿的易烊千玺站的离他很近,怀里端了盘儿金桔。

 

易烊千玺从盘子里拿出一个,伸到刘志宏面前:“先生,你吃金桔吗?”

 

他右手的手腕上系着一根红色的细绳儿,细绳上挂了一个小玉片儿,玉片上一定刻着一个小小的“宏”字。


END.




评论(43)
热度(393)
© 万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