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奇迹

#1002# 橘子汽水 (作弊番外)

-不要上升真人 :)

BGM: 南拳妈妈-橘子汽水  

正文链接:<一><二><三><四><五><六>


<番外>


一到考试月,图书馆就堪比春运,站在图书馆门口一路看过去是黑压压的人头,五颜六色的T恤拼凑成一幅抽象画,刘志宏看过去眼花缭乱的,只觉得被太阳晒着的脑袋更晕了。


他从包里抽出一本笔记本,当作扇子不停地扇着,可是作用甚微。天气本来就热,汗珠不住地从脸颊上往下滚,湿湿黏黏的感觉本就让刘志宏烦躁,耳边吵吵嚷嚷的说话声让刘志宏更烦了。他抬起手臂又看了一眼表,距离开馆还有五分钟了,脖子抻着往前看了看,队伍长的简直看不到尽头。


笔记本不管用,刘志宏又揪着T恤领子不停地扇风,风从脖子里钻进去,虽然是热风,总算也带给刘志宏一点点清凉。


刘志宏又忍不住看了一眼表,距离易烊千玺去买饮料已经过去12分钟了,买个饮料也这么磨蹭啊。他忍不住撇撇嘴。


“啊。”有个冰冰的东西突然贴上刘志宏的脸颊,他被这冰凉吓的小声叫了一下。


“舒服吧?”


易烊千玺举着两罐冰镇的橘子味的汽水,笑着给打开一罐递给刘志宏。


刘志宏接过来,冰冰的触感传到掌心,他仰头灌下去一大口,冰镇的饮料顺着喉咙流下去,燥热的感觉被驱散了大半,刘志宏感觉浑身立刻凉快起来。


他咽着汽水去看易烊千玺仰着脖子喝,喉结上下滚动,鬓角的头发因为出汗的原因服帖地贴在两侧。


其实,驱散这热意的不只是橘子汽水,还有你呀。




还有半个月就放暑假了,高二最后一次的期末考试学校和老师都特别重视,说是会影响到高三的自主招生。


刘志宏最近也很卖力,天天学到半夜一开始还不习惯,每次做题做到快要睡着,易烊千玺总是那么恰巧地就打进电话来,一个冷笑话就把刘志宏弄精神了,于是头悬梁锥刺股又埋进题海里去。


后来慢慢就习惯了,刘志宏甚至觉得,能这样一起奋斗,好像还挺幸福的。


他曾经问过易烊千玺想考去哪里,易烊千玺就看着他笑呀笑,直到把刘志宏给盯毛了要去掐他脖子,他才揉着刘志宏的头发慢悠悠地说,听你的。


然后刘志宏就红着脸半天也不理他。


自从那次年级测验考过易烊千玺之后,他俩的关系就变得微妙起来。说哥们不是哥们,说情侣不是情侣的。在刘志宏心里,总感觉这样在中间卡着挺尴尬的,好像前进一步也不对,退后一步也不对。


来图书馆之前刘志宏刚想给王源打电话,易烊千玺就把手机夺过来,凑到他耳边说,这次不叫他俩。


刘志宏本以为俩人在一块应该挺尴尬的,却没有,坐下来之后易烊千玺拿出书本来只是一心一意地做着题,连看也没看他一眼。


刘志宏做了一会儿题,把头抬起来往周围看,都是埋着头学习的人,周遭静悄悄的,那么多人都像是被点了穴似的,一动也不动。


他伸了个懒腰,偷偷地瞄了一眼易烊千玺。握着笔的手写下答案的时候特别坚定,眼睛往外射出一丝不苟的光芒,偶尔遇到难题会皱眉,笔不自觉地抵在下巴上,等到问题解决的时候,眉头舒展开来,嘴角微微地往上勾一下。


刘志宏觉得自己有点需要补血,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帅,果然没错。


呸,刘志宏在心里默默地吐了口口水顺便扇了自己一巴掌,自己怎么跟王源一个德行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花痴整天混在一起也要变成花痴了。


刘志宏强迫自己去看练习册上的英文单选题,看着看着眼前就花成一片,那些英文字母纠结扭曲到一起,怎么也不认识了。


于是就忍不住再偷瞄一眼,易烊千玺动了一下,刘志宏吓得魂飞魄散,暗戳戳地拍着胸口压惊,强迫自己去看练习册,可又忍不住去瞟他。


再一眼,又一眼。


也不知道到底偷瞄到第几眼的时候,刘志宏被抓了个现行。


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刘志宏第N次偷瞄的时候,视线正好撞上往他这边看的易烊千玺。


对视了三秒钟,刘志宏赶紧把眼神收回来,装作四处看风景。


他想易烊千玺肯定会说点什么来取笑他,结果没有,他感觉到那个人的视线紧紧地黏在他身上,害的他装不下去了。


刘志宏转过头去看转着笔笑出梨涡的易烊千玺:“你瞅啥。”


“你长得俊。”易烊千玺笑的格外灿烂,握笔的那只手捏了一下刘志宏的脸蛋儿。


刘志宏捂着脸赶紧把头转过去,要死,怎么一股子东北腔儿声音也能好听成这样,易烊千玺,我真想把你收到我家祖传的镇妖葫芦里,省的你再为祸人间。


“刘志宏。”易烊千玺拽了拽他的袖子。


“干嘛。”老天快赐我一张照妖镜吧,我倒要看看易烊千玺是不是狐狸精投胎。


“我累了,学不下去了。”


“关我屁事。”真新鲜,学霸还有学不下去的时候啊。


“我需要补充能量。”感觉到脸上的热度褪下去了,刘志宏拿过包掏出红牛推到易烊千玺面前。


“这个不行。”


“你不会饿了吧?!”刘志宏气的要翻白眼,早上是谁吃了三碗面条的?!


易烊千玺满脸黑线,好啊刘志宏,我在你心目中就是个饭桶?他伸出一根指头往刘志宏嘴唇上点了点:“我要这样的能量。”


看着那个人面不改色一脸正经地做着这种让人脸红心跳的动作说着耍流氓的话,刘志宏脑袋里噼里啪啦地炸起了烟花,把他的头震的嗡嗡的,他真想仰起脖子然后在头上写上喷血特效四个字。


天啊,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易烊千玺,大庭广众的你怎么能耍流氓呢。”


易烊千玺特别特别猥琐地笑了一下,不过还是很好看,刘志宏甚至下意识地咽了口口水,他一只手拿起桌子上的练习册,把两页都展开,放在两个人的脸旁边:“这样不就行了。”


“哎?”


大大的练习册把两个人的脸都挡住了,易烊千玺的手从脖子后面伸过来,手掌张开覆上刘志宏的后脑勺,然后轻轻地往前一带。


他的嘴里还有橘子汽水的香味儿,特别好闻,酸酸甜甜的味道从这张嘴唇传递到那张嘴唇上。


软软的,香香的。


刘志宏的脑袋这下才是真的炸了,炸成了烟花,一朵一朵地冲上图书馆的天花板,然后噼里啪啦地炸开。


等回过神来,易烊千玺把练习册放下,故意在他眼前舔了舔嘴唇,咂巴着嘴回味似的:“嗯,能量补充好了。”


一把火轰地就在刘志宏脸上烧起来,他看始作俑者竟然若无其事地埋着头开始做题,攥着拳头忍了又忍,最后咬着牙在那个人耳边说了句:“不要脸。”


刘志“红”就这么跟发烧似的在易烊千玺边上坐了一天。



“奇变偶不变,符号看象限。”


“咻——”一个小粉笔头准确地命中刘志宏的额头,托着脸发呆的他赶紧抬起头来去看粉笔的来源,数学老师气鼓鼓地叉腰看他。


“刘志宏,你重复一下刚才我说的话。”


磨磨蹭蹭地站起来,刘志宏低着头,手扣着桌角掉漆的那个地方,半天也不说话。


数学老师气的用手里的大三角尺嘭嘭嘭地敲面前的桌子:“这次期末考试多重要,啊?你竟然还在课上走神!”她挥舞着尺子往教室门口一指:“这节课站走廊上好好反省去!”


咬着嘴唇无奈地往班门口挪,真倒霉,要死不死地在数学课上走什么神啊,果然易烊千玺就是个灾星,一想他准没好事。


耷拉着脑袋往教室门口右侧站了站,他倚在墙上想刚刚走神想的内容。


那天在图书馆,易烊千玺跟他……


刘志宏下意识就摸了摸嘴唇,当时光顾着惊讶去了,什么感觉他都不记得了,只记得易烊千玺嘴里传过来橘子汽水的味儿。


把易烊千玺推在墙上告白的时候,只是碰到了嘴角,图书馆那一次,那可是扎扎实实的……唔,初吻啊……


越想越害羞,刘志宏使劲地摇着脑袋,强迫自己不要再想这些少儿不宜的画面。


“刘志宏?”


那一把低沉好听的嗓音刘志宏一下子就听出来了,他看见易烊千玺朝他走过来,站在他身边,把背靠在墙上。


“你怎么……”


“上课走神,被老师赶出来罚站。”易烊千玺侧过脸看他,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


“原来你也?!”


“也什么?”


刘志宏捂着嘴不说话直摇头,差点把持不住就说出来了。


“你是在想图书馆的事?”易烊千玺把脸凑近去盯刘志宏的眼睛。


刘志宏想也没想就拼命摇头,可偏偏易烊千玺的眼睛跟有魔力似的,盯的他心虚,于是慢慢、慢慢地点了点头。


“哈哈。”易烊千玺竟然笑出声音来,走廊里空荡荡的,这声笑声甚至形成了回音,又传进刘志宏耳朵里。


“你笑屁!”刘志宏捂着脸恶狠狠地瞪着他。


“刘志宏,你喜不喜欢我?”好听的声音里搀着清澈的笑意。


“你知道还问我……”刘志宏小声嘟囔着,这算什么问题,简直就是在乞丐面前问你缺不缺钱一样。


“刘志宏。”


“嗯?”


易烊千玺慵懒地靠着墙,右腿微微弯起来,右脚竖着抵着墙根,他的右手慢慢地蹭过去,摸住了刘志宏的左手,然后五指张开,把他的手抓紧了。


“那,跟我在一起吧。”


刘志宏看着操场上栽种了一圈的法国梧桐,枝干从光秃秃地慢慢地长出许多许多叶子,绿油油的茂盛的树冠在随着风一摇一摆的。


窗户是关着的,操场上的风刮不进走廊里,却刮进他心里似的,一下一下地,撩拨着十七岁少年的心思。


刘志宏左手用了用劲,回握着易烊千玺的右手,他靠着墙,特别坚定地点着头。


易烊千玺的头抵着墙壁,梨涡悄悄地笑出来,他的右手握住的人,也低着头偷偷地笑了,小小的酒窝里盛满了害羞和甜蜜。


没有轰轰烈烈惊天动地,有的只是落在少年睫毛上的几粒小小的尘埃,阳光把两个少年的脸庞照的透亮。


操场上的风里夹杂着橘子汽水的香味儿,飘过来飘过去,耳朵边似乎响起知了的叫声,催促着夏天赶紧来到。


啊……盛夏来了。


---------------------------


“易烊千玺,你好像还没说过喜欢我。”

“我早就说过了。”

“骗鬼呢!”

“没骗你,就那次在王源家玩真心话大冒险,我说我有喜欢的人了。”

“这怎么能算!”

“为什么不算?”

“呵呵,分手!”

“行行行,我说!我、喜、欢、你。”

“你说就说干嘛往我脸上喷气儿!”

“哎宏宏你别跑啊!”


END.



评论(27)
热度(264)
© 万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