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奇迹

我真的没作弊 Ⅱ

-不要上升孩子们 :)


前文链接:<一>


<贰>


刘志宏再见到易烊千玺是将近两个周之后了,周末被王源拉出去打篮球,到球场却看见易烊千玺正好一个远投三分,王俊凯在他旁边拍着手笑:“不错嘛。”


王源拍着他肩膀说既然都认识了,以后就咱几个一起打球吧,然后四个人两两分组打了个昏天黑地,易烊千玺平时虽然一副生人勿近的冷面阎王模样,打起球来却总是狠不下手,倒是王俊凯王源俩人往死里打球,加之他俩配合默契,于是刘志宏易烊千玺俩人大败,被迫请那俩人喝了冰饮。


打了一下午球几个人都累的够呛,一个个地躺在球场上休息,腿大开着胳膊也张开。


刘志宏流了一身汗,浑身黏腻腻的,于是不停地扯着体恤领子扇风。易烊千玺躺在那儿安安静静地盯着天空看,把两只胳膊垫在脑袋下枕着。


王源一会儿不说话就难受,打开话匣子一通扯,还非拉着刘志宏跟他配合。在王源的带领下,四个人也算有说有笑地聊到天色渐晚。


王源和刘志宏顺路,王俊凯和易烊千玺顺路,四个人兵分两路骑车回家。


路上王源又跟他聊些有的没的,不知道怎么地话题就扯到易烊千玺身上。刘志宏从王源嘴里知道,易烊千玺的人生简直像开了挂一样。成绩好长得帅,品行端正无不良嗜好,精通舞蹈和唱歌,多才多艺还是个壕。


唯一的缺点就是性格,有点慢热。在不熟的人面前挺冷的,让人感觉不好接触。


刘志宏默默地点点头,易烊千玺刚刚打篮球的时候笑的挺灿烂的,嘴角两个小窝窝好看极了,不比他的酒窝差。

 



自打那次在一块打过篮球,莫名其妙地在学校里见面的次数也多了起来,刘志宏每次在走廊上跟易烊千玺打招呼的时候,他也不再是面瘫脸了,偶尔还能扬起一点嘴角。


在王源的建议下,四个人中午也拼了桌吃饭。


每天中午一起吃饭,周末还经常出来打球,一来二去地,刘志宏跟易烊千玺也熟了起来。他这才发现易烊千玺真的不是性格冷漠,只是慢热而已。比如自己罚球的时候,王源就在旁边挥舞着手臂跳自创的“猴子舞”,刘志宏习惯了觉得没什么,万万没想到易烊千玺也会加入,惊呆了的刘志宏没法集中注意力,结果没投中。再比如打完球累瘫在球场上的时候,王源扔着水瓶自娱自乐,怂恿刘志宏加入无果,便开心地与易烊千玺打起“猴王争霸赛”,俩人像猴子一样追着满球场跑。


刘志宏满脸黑线地看向唯一正常的王俊凯,那货却看着王源笑的见牙不见眼,笑的一脸……宠溺。刘志宏挺郁闷的,怎么几个月之前没发现易烊千玺就是个表面高冷的猴子呢。看来四人帮里唯一正常的只有自己了……


额头被不轻不重地弹了一下,刘志宏回过神来,看着对面那个人把手移下来捏他的脸:“你又走神了。”


刘志宏叹了口气把目光重新放在面前的练习册上,上面密密麻麻的英文选择题看得刘志宏头疼,皱着眉咬着笔头磨蹭半天才写下一个C。


由于快期末考试了,易烊千玺提议把每个周末的打篮球活动换成图书馆自习,刘志宏和王源立马表示抗议,在王俊凯的眼刀下俩人妥协,抗议无效。


刘志宏英语不好,易烊千玺就边自己复习边给他补习英语,王俊凯给王源补习物理。


又蒙了几道题,刘志宏头晕脑胀地,左手撑着脑袋,咬着笔头差点睡着。


“我饿了……”一边的王源突然扔下笔,胳膊肘碰了碰他的,递给他一个眼神。


“我也是我也是。”刘志宏立马举手配合。去吃饭总比在这看跟这堆英文字母大眼瞪小眼好。


王俊凯从题海里抬起头,看了眼表,无奈地笑了笑:“王源儿,这才十点半。”


王源揉了揉肚子撒起娇来:“啊……我早上没吃饭,现在好饿……”


刘志宏斜着眼瞥了王源一眼,他对这种撒娇战术嗤之以鼻,大老爷们为什么要用女孩子的方式撒娇,可偏偏王俊凯很受用,他为难地看了看坐在旁边埋头解题的易烊千玺,把胳膊搭在他脖子上:“那个,要不我们先去吃饭?”


易烊千玺把黑框眼镜摘下来,揉了揉眉心,看了看星星眼的王源,又看了看愁眉苦脸盯着练习册的刘志宏,叹了口气把书合上:“吃什么?”


“火锅!”刘志宏和王源异口同声。


旁边有对学霸情侣朝这边投来幽怨的目光,易烊千玺伸出食指在嘴唇上比了一下,收拾着书本轻声说:“走吧。”


王源小声地耶了一声,对刘志宏比了个剪刀手,然后转过头对着王俊凯抛去一个飞吻。


刘志宏翻着白眼差点背过气去。


……王源以后出去你别说是我兄弟。

 



王源点了三分之二的菜,刘志宏点了三分之一,剩下那俩人光看他俩点菜去了,好像对于吃什么无所谓的样子。


“哎老王,下周的元旦晚会你出了什么节目?”王源把刚从锅里捞出来的羊肉吹了吹,放进嘴里。


王俊凯端起一个空碗,把锅里的羊肉捞了个干净,然后把堆成小山的羊肉放到王源手边,王源冲他笑了一下开心地往嘴里塞。


“吉他弹唱。”


刚刚准备去捞肉的刘志宏筷子停在锅边,看着锅里漂着几片可怜的海带,再看看王源碗里堆得高高的羊肉,生无可恋。


王俊凯看王源吃的开心,自己也笑的灿烂,转过脸对易烊千玺说:“千玺,我听说你要跳舞?”


“嗯。”易烊千玺把他手边那盘生羊肉下到锅子里,用筷子搅了搅。


“你不是讨厌参加这种活动吗?”王俊凯给王源剥了一只虾放在他碗里。


“要跳舞的那个男生摔了腿,又找不到其他人顶替,我也没办法。”易烊千玺搅了搅锅里的羊肉,拿起刘志宏的碗,一股脑地把羊肉全夹了进去,小碗满满的盛了羊肉,被放到刘志宏面前。


刘志宏看着面前的肉,又看看没什么表情的易烊千玺,感动的无以加复,只能在心中默念了好几遍“千玺你真是对人又好又温柔”,然后递了一个感激的眼神给他。易烊千玺对他笑了笑,夹了碗里的豆腐放进嘴里。


刘志宏朝正在吃王俊凯剥好的虾的王源做了个鬼脸,然后低下头开始扒肉。


王源无视掉刘志宏向他吐的舌头,挥舞着爪子捞上一块豆腐:“千玺你要是往台上一站那得迷倒多少女生啊,我跟你说,要是你去年参加了,那个舞蹈第一名肯定是你!甩七班那个叫什么宇的十几条街!”


嚼完豆腐又从王俊凯碗里夹了个虾丸:“哎老王你不是跟学生会的人挺熟嘛,给我跟刘志宏留个前排座!刘志宏到时候咱俩一块去啊?”


专心致志吃东西突然听见自己的名字,迷茫地抬头“啊?”了一声。


“我缩啊,到时候咱俩坐前排看千玺跳舞。”被海带烫着舌头的王源说话含糊不清的。


“嗯!一定去!”嘴里还含着筷子,刘志宏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那样子易烊千玺看在眼里有点滑稽,他低头咧着嘴偷偷地笑了。


 

终于到了元旦这天,校园里到处都洋溢着欢乐的气氛,就连食堂大妈都受到了这种快乐气愤的感染,打饭的时候直哼小曲儿,运气好的学生还能给多打半勺肉。


大家高兴不仅仅是过节,还因为下午半天不上课,留给班级和学校开元旦晚会。班里到处被女生布置上彩条和气球,黑板上画了五颜六色的画,就连一向板着脸的班主任在今天都意外的扬着嘴角,一脸喜气洋洋的。


王源裹着羽绒服在教学楼门口冻得哆哆嗦嗦的,看见刘志宏慢悠悠地往这边走,他冲上去抓住刘志宏的胳膊往礼堂冲:“哎呀刘志宏你上个厕所慢死了,一会儿进去大家都要向咱俩行注目礼了!”


刘志宏哈了一口气在手上,跟着王源加快了脚步。


王源大手一挥把门推开,果不其然,礼堂已经差不多快坐满了,舞台正在准备,大家都在交头接耳地聊天。


“这里!”王俊凯朝他俩挥挥手,王源拽着刘志宏跑过去,坐在王俊凯身边的那两个空位上。


第一排是校领导席位和摄影席位,第二排是老师席位,他们坐在第三排正中央,绝佳的好位置。

王源直夸王俊凯办事儿靠谱,乐的王俊凯虎牙满天飞。


从小学到现在,刘志宏一直都无比讨厌看联欢晚会这种东西,一年里唯一看的就是被爸妈逼着看的春晚了,以前遇到这样的活动刘志宏要不请假回家打游戏,要么就坐在观众席上睡得口水横飞。


但这次有千玺的表演,刘志宏莫名觉得兴奋又期待,还隐隐地有点紧张,手心都出汗了。他坐直了身子,第一次打起精神去看台上的表演,连主持人说的每一句无新意的开场词都没漏掉。


就这么直着身子看了快一个小时,脖子都僵了,屁股坐的生疼,刘志宏撑下去了,身子一松靠在椅背上,上下眼皮开始打架。


眯了没一会儿,刘志宏还没完全睡着,王源在他身边猛摇他胳膊,刘志宏一个激灵差点从位子上弹起来,抓着王源问:“千玺上场了?”


王源满脸兴奋地摇头:“不是!是老王上场了!你快看你快看!”


王源掰着刘志宏的脑袋让他往台上看,王俊凯穿着穿白色的白衣背心,里面套了件深色的格子衫,抱着吉他坐在台上,抬手稍微调了调话筒,然后一拨琴弦,闭着眼张嘴唱出第一个音。


坐在台下的女生先是疯狂地尖叫了一会儿,然后全场安静下来,礼堂里回荡着王俊凯低低的歌声和吉他音。


“让我们就这样相爱相遇/总是要说再见/相聚又分离/总是走在漫长的路上”


是首挺老的歌,刘志宏叫不上名字来,但是清楚地记得自己听过许多遍。他把背靠在椅背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着,闭了闭眼想再眯会儿,想了想还是又睁开——万一一会就是千玺的舞蹈呢。


舞台上灯光充足,观众席上是漆黑一片的,在昏暗的环境下,刘志宏看见王源的眼睛特别的亮,他直着身子,两只手交握抵着下巴,听得如痴如醉。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感觉王源看着台上的王俊凯,浑身散发着一种很不一样的气息。


后来他才知道,原来那叫爱慕。


当王俊凯抱着吉他鞠躬的时候,现场又掀起一个小高潮,掌声混合着女生们撕心裂肺的叫喊声,就连王源都激动地跟着尖叫了几声。


刘志宏痛苦地捂着耳朵,等到尖叫浪潮平息下来之后,他才松开手,一只脚踢了踢王源的脚:“哎王源,千玺什么时候上场啊!”


王源显然还没从刚才的兴奋劲里走出来,红光满面的一张脸洋溢着喜悦:“他节目挺靠后的,压轴嘛!”


刘志宏翻着白眼生无可恋地踢了一下前座,脚还没收回来他突然想起来,前面是老师席,看到一位秃瓢男老师的身体明显抖了一下,他吓得赶紧收回腿,闭上眼装睡。


耷拉着眼皮看完年轻女老师出的歌唱串烧,百无聊赖的刘志宏心想千玺要是再不上场他就要熬不住了,这时候主持人上场,用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报着幕:“老师们的表演很精彩!下面有请高二八班易烊千玺同学带来一支独舞《marryyou》。大家鼓掌欢迎!”


主持人带着大家鼓起掌来,观众席又是一阵骚动,“啪啪”的鼓掌声丝毫压不住女生小声议论的声音。


刘志宏赶紧坐直了身子伸长了脖子,王源在他身边激动地抓他的胳膊:“千玺上场了!”


主持人一下去,舞台上的灯光突然黑了,然后一个黑影出现在舞台上,一束追光打在他身上,是穿了一身黑的易烊千玺。


音乐慢慢响起来,黑衣黑裤把易烊千玺衬得格外凌厉,一举一动干脆有力,却又因为曲风时而又温柔起来,这像极了易烊千玺的性格。


刘志宏不懂舞蹈,他也看不出易烊千玺到底跳的好还是坏,他只有一种感觉,就是舞台上那个人,好像发着光一样,他的每一个举动,都是那么吸引人的目光。


他坐的离舞台算是挺近,周围都黑漆漆的,只有舞台上亮着一束追光,打在那个人身上,隐隐约约地,他好像看见易烊千玺在跳转圈那个动作的时候,向他这边看了一眼。


然后勾起嘴角,冲他笑了一下。

 



千玺跳完舞之后是全校老师大合唱的节目,然后两个多小时的晚会可算是结束了,全校学生开始往外撤,刘志宏坐在那儿等了一会,想等到不拥挤的时候再走。


人群呼啦一下子走了大半,刘志宏和王源随着人群也开始往外撤。


走到礼堂门口他们就听见外面男男女女的惊呼声,出去发现原来飘雪了。王源把外套的帽子套在头上,顺便也帮他把帽子戴上,摇着刘志宏的胳膊笑的特别灿烂:“刘志宏这是今年第一场雪吧!”


刘志宏点点头,跟王源在礼堂门口站了一会儿看雪。


易烊千玺在后台把妆卸了,又赶紧套好羽绒服,虽然刚刚跳舞出了一点汗,可毕竟是大冬天,只穿一件T恤还是冻得够呛。他把包背好,边搓着手边往礼堂门口走。


走到门口他被白花花的雪花闪了一下眼,心想没带伞真是失策,刚把羽绒服的帽子往头上一套准备冲进雪里,他就看见刘志宏和王源站在他斜前方看着雪花发愣。


深蓝色的羽绒服有点肥,穿在刘志宏身上鼓鼓的,把他裹得像个小包子,头上戴着羽绒服的帽子看起来有些滑稽。他抬着头微微张着嘴,脸颊上的酒窝因为他笑起来深深地陷下去。王源在一边怂恿他伸手,他把胳膊伸长了张开手心,一片雪花好像落了下来,冰凉的触感刺激手心的皮肤,刘志宏的手轻轻地抖了一下,酒窝更深了。


第一场雪的突然来临给每个人都增添了一些喜悦,操场上是欢呼声和打闹的人群。这漫天的大雪,把伸出手接雪花的小包子一样的刘志宏衬得格外温柔。


等易烊千玺回过神来的时候,他感觉左脸一片冰凉,吹到他脸上的雪融化成了冰水,慢慢地滑下来。他用手把水抹干净,这才发觉出冷来,往手心哈了口热气,他走到刘志宏身边拍了他一下。


刘志宏转过脸来看他,一颗脑袋被羽绒服帽子紧紧地裹着,鼻子被冻得通红,把他的脸衬得更白。易烊千玺想笑但是憋住了,唔……看正脸更像个小包子。


然后刘志宏冲他特别天真地笑了一下,眼睛亮亮的:“千玺你的鼻子都冻红了。”


易烊千玺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冰凉的鼻子,越过刘志宏拍了拍王源:“王源,王俊凯让你进去等他。”


“哎呀真烦。”嘴上嫌弃着,可刘志宏分明看见王源歪着头偷笑了一下,然后把头扭过来的时候装得一脸不耐烦:“唉那我去了,你们俩先走吧,拜拜。”


刘志宏忍不住在心里递给他一个大白眼,装什么装啊王源。


“再见。”易烊千玺冲他点了点头,撞了撞刘志宏的胳膊:“咱们走吧。”


“嗯!”刘志宏把手插进兜里,跟着易烊千玺去车棚拿车。


自从和易烊千玺混熟之后,不知道怎么地下午放学就老是能碰着,俩人就约定成俗似的,从学校一直推着车走到丁字路口,再告别骑着车回家。这么一走,就走了一个学期。


从车棚把车推出来的时候雪已经小了下来,易烊千玺在他旁边走着不说话,自动开启了高冷模式。刘志宏想起他今天的舞蹈,由衷地夸赞了一句:“千玺,你今天跳的真好。”


从小到大,易烊千玺受到的夸奖简直数不胜数。捧回各个奖项的时候,考进年级前几的时候,父母亲戚,老师同学甚至邻居都会夸他“真厉害”,他俨然是人家口中那个“别人家的孩子”。说实话每次听到这些夸奖和赞美,易烊千玺心里是没什么感觉的。


那些赞美有真有假,假的自然不必在意,真的也没什么好为之高兴的,那是自己努力争取到的荣耀,别人的夸奖于他而言,不过是浮云而已。


但这句不夹杂任何华丽词藻的朴实赞美却让易烊千玺在这冰天雪地里温暖了一下。他从小学这些特长,取得这些成绩从来不只是为了别人的赞美,更多的是想证明自己。这个时候他不知怎么庆幸起来,多会一门技艺其实还蛮好的。


嘴角不受控制地就上扬起来,易烊千玺心情突然很好:“真的吗?”


“嗯!”刘志宏头点的跟拨浪鼓似的,特别坚定。


易烊千玺看他那个样子特别地蠢,但是蠢的可爱。他抬头看了看灰蒙蒙的天,心情好的只想哼小曲儿。


刘志宏在旁边时不时地就停下来搓手,往手心里使劲呼几下热气,再继续扶好车把推车。


易烊千玺看他扶着车把的手就直接暴露在刺骨的风里,小雪花一片片地往他手上落,手冻得有些发紫了。


“你没戴手套?”


“呃……我落在教室了。”


易烊千玺看他冻得哆哆嗦嗦的,脖子往羽绒服里缩的不能再缩了,恨不得把脸也埋进羽绒服里,他把一只手上的手套摘下来,塞到刘志宏扶着车把的一只手里。


“我没事的,骑车一会就到家了。”


“让你戴你就戴。”


在易烊千玺强硬的口气下,刘志宏悻悻地把手套戴上,看着俩人都露着一只手在风里,小声嘟囔着:“就算这样,咱们不是都还有一只手冻着……”


话音刚落,易烊千玺把他那只刚脱下手套还带有余温的手突然就覆在自己扶车把的手上。


易烊千玺一只手推着车面无表情地走。


刘志宏震惊了,差点没把他的手一下子甩开,看着易烊千玺结结巴巴地说:“你、你干嘛!”


其实握上刘志宏冰凉的手的时候,他自己也惊着了。易烊千玺发誓,那真的是下意识的动作。


“这样不就不冷了。”


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没法反驳。刘志宏想虽然俩男生这样跟牵手似的是有点奇怪,不过反正没人看见,他的手确实又要冻僵了,就没再说什么,心安理得地接受着从易烊千玺手上传递过来的温度。


俩人就没再说话,一直走到丁字路口,易烊千玺停下来看了刘志宏一眼,竟然对他笑了笑:“我走了。”


刘志宏在那温柔的笑里还没缓过神来,易烊千玺已经骑上车子,走远了。他看着易烊千玺穿黑色羽绒服的背影,黑发被吹起来显得格外温柔,脑海里不禁又浮现刚刚在舞台上那个气场全开的易烊千玺。


咦,这个人有点帅啊。


骑车往回走了一半,左右手强烈的温度差让他反应起来手套忘了还给易烊千玺,低着头想了一会儿要不要骑车追回去,想想那人可能已经到家了,他无奈地笑了笑,算了,有机会再还给他好了,反正还有好多时间可以见面。


风呼啦啦地往脖子里灌,刺的皮肤生疼。刘志宏把脖子又往羽绒服里缩了缩,蹬着车子加快了速度。


青春年少的时候我们总是想,还有好多个明天呢,不急。


-下章预告:

刘志宏:他交女朋友了呢,挺好。

易烊千玺:唔……这块烤地瓜是他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


【小凯唱的那首歌是许巍的《旅行》

-后文链接:<三>  <四> <五>  <六> <番外>



评论(9)
热度(156)
© 万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