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奇迹

#1002#我真的没作弊 Ⅰ

-不要上升孩子们 :)


<壹>


这个城市好像有着无穷无尽的夏日。热辣的阳光穿过路两边的法国梧桐,一大片一大片地向地面伸展。空气里好像永远弥漫着汗味和橘子汽水味,皮肤上好像永远都盖着一层水汽,黏腻的感觉让每个人都皱着眉头不停地拿湿巾擦着身体上汗水渗出的部位。


这种状况不仅是盛夏,哪怕到了九月份也丝毫没有减轻。


刘志宏手里攥着刚刚发下来的物理试卷,暗暗地咒骂着这个城市奇怪的“永夏”现象,拿手背抹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拿起2B铅笔开始答考试的最后一个科目。


因为是刚刚开学的期初考试,题目不算难,刘志宏做的还算顺利,紧紧巴巴地做了将近一个小时,他发现时间足够,剩下的题速度明显慢下来。


手心有点出汗,拿笔的时候总是滑腻腻的,很不舒服。刘志宏放下笔掏了一会儿口袋,没带纸巾。无奈只能往校服上蹭了两下,手心算是清爽了,白衬衫校服上却留下一块脏脏的印记。刘志宏气的翻了个白眼,他有点洁癖,只想赶紧考完这一门回家洗衣服。


刘志宏拿起笔刚想往试卷上写,不知道从哪“嗖”地就飞来一个纸团。他被吓了一小跳,盯着黄色的小纸团看了一会儿,刚想伸手去拿,一只大手啪的就按在桌子上。


小纸团被压在那只大手下面。


刘志宏顺着手往上看,一张愠怒的满脸皱纹的脸带着“终于被我抓到一个”这种表情瞪着他。


低头又看了一眼那只布满青筋的手,刘志宏立马明白过来。被误会作弊这种事真的很难解释,况且面前这人是年级里出了名的“抓作弊狂魔”,以抓作弊为乐趣,不管大考小考,总有学生栽在他手里,而且一般下场都挺惨的,不仅所有成绩清零,还要接受处分,通校批评。


刘志宏有点紧张,他不知道自己能否解释的清,这小纸条不知道从哪就飞来了,而且他绝对没有事先和别人勾结作弊。


几乎所有的人都还在埋头苦写,没什么人注意到这边,教室里只有笔划在纸上的沙沙声。刘志宏浑身都紧张地绷直了,手心开始呼呼地冒汗,他清楚地听见自己心跳加速的声音,下意识咽了口口水。


“老师,我……”


监考老头伸出一只手掌在他面前,示意他什么都不要说,拿起那团纸条,他拍了拍刘志宏的肩膀,两只手背在身后往门外踱。


“跟我出来。”


突然有个学生跟着老师出去,而且监考老师面色不善,同学们大概都明白是抓到作弊的了,不禁都为落在这个老头手里的刘志宏哀叹惋惜。


易烊千玺早就答完题了,这种水平的题目对他来说根本不是问题。于是他检查了两遍开始发呆,清清楚楚地看见在刘志宏斜后方的一个男生扔的纸团。


只是那纸团不是扔给刘志宏的,是要扔给刘志宏前面的同学,结果力度不够,到刘志宏的桌角上落了下来。


他坐在刘志宏后面考了两天试,那个男生也扔了两天的纸团,易烊千玺才不是闲的没事爱揭发的人,他也只当没看见,心想这最后一门是年级里“抓作弊狂魔监考”,看他还怎么作弊。


结果刘志宏却成了替罪羊。


易烊千玺心里很清楚,坐在他前面那个看起来老实巴交的男生根本不可能作弊,要是因为这样取消成绩挨处分,那人有点冤枉。


可是他真是不太爱管闲事。


离考试结束还有十分钟的时候,监考老师黑着一张脸进来了,刘志宏跟在他后面,畏畏缩缩地低着头,一脸的委屈。


“拿着你的卷子去学管处!”


大家都抬起头来去看刘志宏,刘志宏站在大家目光的焦点处,觉得羞愤难当,又委屈万分,咬着嘴唇慢慢地走回自己的位置,把桌子上的东西一收拾,攥着试卷灰溜溜地往外走。


那个背影,还颇有些可怜。


“老师。”易烊千玺想了想,还是皱着眉慢慢地站起来。


这个时候大部分人都做完了试题,全都抬着脑袋看好戏。易烊千玺的声音一出,教室里的人都把目光齐刷刷地朝他射过去。


监考老师站在讲台上愣了一下,这个学生他认识,经常考年级前几,成绩好品行也好,老师喜欢,学生爱戴,在基部里还算比较出名。


对于好学生,几乎所有的老师态度都会比对待一般的学生要好一些,监考老头的脸没那么僵了,说话也温柔许多:“同学你有什么问题?”


“我认为,他没有作弊。”


底下传来一片吸气声。易烊千玺站在那,背挺得很直,脸上没什么表情。


倒是站在门口的刘志宏傻了,愣愣地看着易烊千玺。


监考老头的脸一下子垮下来,眉间带了怒气,说话也不耐烦起来:“这不关你的事。”


“您可以调监控看看。”


监考老头的脸更黑了,他被噎得不知道说什么,考试结束铃声正好响起来,他赶紧组织收卷子,教室里一阵忙乱,刘志宏呆呆地站在门口,看那个帮他说话的人。心里感动的流眼泪:这年头还是有好心人啊。


老头子抱着卷子站在讲台上看了看一脸正气的易烊千玺,又看了看一脸委屈的刘志宏:“你们俩,跟我去学管处。”

 


调了监控,易烊千玺又交代了扔小纸团男生的事情,还调查了刘志宏的班主任和同学,确定了刘志宏是个诚实守信的好学生,所有的证据都证明了刘志宏没有作弊,老头子才悻悻地放过刘志宏。只不过被老头子叫出去训话耽误的时间,却补不回来了。


虽然洗清了冤情,刘志宏却还是垂头丧气的,低着头跟易烊千玺从学管处出来,他重重叹了口气。


易烊千玺瞥了他一眼,看他叹气的模样觉得怪有趣的,不自觉地就想问他:“不是已经澄清了吗?”


“啊?”刘志宏抬起头,看着易烊千玺面无表情地走在他旁边:“我还有好几道题没做完。”


易烊千玺觉得今天自己奇怪极了,不但管了闲事,还主动跟不认识的人搭起话来了,他觉得今天早上吃的感冒药可能有点问题,但他还是接着说:“没关系的,影响不大。”


竟然还会安慰人了?!易烊千玺无奈地扶额,刚刚那句话不知道怎么就脱口而出了,该死。


“我妈说要是我考进前150一周就能多玩一个小时电脑。”这下可好,前200也保不住了,说不定一周还要再减去一个小时玩电脑时间。


“…………………”


易烊千玺觉得这种奖励实在不像一个高中生该期盼的了,他觉得幼稚的有点可笑,但看看那个人实在很难过的模样,还是憋住了笑。


“哎刘志宏你真受处分了?”一个人不知道从哪冒出来搭上刘志宏的肩膀,刘志宏抬头一看,是好哥们儿王源,皱着眉一脸紧张兮兮地。


“差点。”


“什么叫差点?那老头竟然放过你了?”


“一言难尽啊,多亏了那个同学……”刘志宏伸手想给王源指,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人已经走了,走廊上全是刚刚考完试的学生跑来跑去,乱哄哄的。


大家都穿着一样的校服,人海里谁也看不清谁。


刘志宏放下手有点愧疚,还没跟人家说声谢谢呢。

 


两天后成绩发下来,刘志宏忙不迭地去看名次,153,竟然没有想象中的烂,可是这显然令他更沮丧了,差三名就可以得到奖励了,而这三名他哪怕再多考一点点分就能追上,更心塞。


刘志宏就这么捧着脸郁闷了一上午。


好不容易上完上午第四节课,却因为老师拖堂,等刘志宏赶到食堂的时候,红烧肉已经没了,这让刘志宏更加郁闷,黑着脸捧着餐盘寻找落脚的地方。


”刘志宏!这边!“


刘志宏循着声音望过去,王源坐在那儿朝他夸张地挥舞胳膊。王源我又不瞎,你举举胳膊我就看见了啊。


刘志宏坐下来才发现,王源身边还坐着数学课代表王俊凯。


要不是食堂坐满了人刘志宏真想端起餐盘就走,这俩人在班里黏不够还要在食堂黏着,神烦。


他跟王源是从小一块长大的,幼儿园到初中一直在一个学校,高中又同班,这王俊凯是他俩上高中才认识的,不知道怎么地王源跟他一见如故,关系好的不得了,他这个竹马都经常被王源抛在脑后。


刘志宏嗤之以鼻,俩大老爷们怎么跟小姑娘似的整天黏在一起,受不了。


“哎幸亏老王腿长跑得快,要不就没位置坐了,是吧刘志宏?”


刘志宏看被称为“老王”的男子平时在班里一副面瘫脸,现在却笑得见牙不见眼,默默地“哦”了一声,低下头用筷子叉了一块鸡肉放进嘴里。


食堂人山人海,聊天的打饭的声音乱七八糟,再加上食堂大妈嗓门都大,周围的声音潮水一样都向刘志宏涌过来,好吵。


所以他只听见王俊凯吆喝了一声“过来”,手臂也像刚刚王源那样挥舞着。这真的是班里那个冷静面瘫数学课代表么。


刘志宏低着头扒饭,就是感觉有个人走过来,在他身边的那个空座坐了下来。


“今天人真多。”嘈杂的环境里,那个人因为离他很近,声音像被放大了好多倍,所以也听得很清楚。


正在嚼着米饭的刘志宏一惊,差点咬到舌头,一粒米呛进喉咙里,他咳个不停,脸都红了。


“刘志宏你怎么了?”王源赶紧递了瓶水给他。


见刘志宏盯着水有些迟疑,手愣愣地不敢接,王源无奈地说:“这是新的,我没喝过。”


刘志宏这才接过水灌了几口,舒缓过来。


“是你啊。”周围的喧嚣像是没了,那些张大嘴说话的画面像是消了音,只有那个人像清泉一样的声音,缓缓流过他浮躁的心窝。


刘志宏抬头看,果然是他,不过跟前几天见到的不太一样,这个人脸上带了笑意,嘴角一弯竟然有两个小窝窝浮现。


“你们认识?”王俊凯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


“就是他帮我说话,我才没遭处分的。”刘志宏拧好瓶盖,声音小小的。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刘志宏去车棚拿车的时候,看着天边的火烧云,突然就念叨了这么一句。


中午吃饭的时候,刘志宏故意吃得慢吞吞地,想找个时机跟人家道声谢,结果那家伙吃的奇快,他抬起头刚想说点什么,那人就以要上楼做物理题为由捧着餐盘消失在人海了。


刘志宏叼着筷子没缓过神来:我去,学霸都是这样练成的啊。结果吃了一顿饭,连人家叫什么都不知道。


推着车子往外走,放学高峰期从车棚到学校门口的这段路尤为热闹,从校门口往里看,学生们像一片片白花花的海浪涌过来,刘志宏看这密密麻麻的人群看得头疼,抬头往前看了一眼,一个高个子站在人群里,虽然和大家穿着一样的衣服,但在那些雷同的背影里,那个人却很显眼。


刘志宏凭借男人的直觉,推着车子就追了上去,停在那人后面,伸手拍了拍他的肩:“同学。”


那个人停下来,慢慢转身,嘿,果然是他。


易烊千玺面无表情地看着刘志宏对自己傻笑,那人脸颊边竟然浮现两个浅浅的酒窝,他口气淡淡的:“是你啊。”


“嗯。”刘志宏推车和他并肩走:“谢谢你啊。”


目视前方的易烊千玺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刘志宏:“谢我?”


“就那天考试,你帮我说话。”


“哦。”


“多亏了你啊,要不我肯定就要受处分了。说起来我还怪不好意思的,这么多天了才跟你道谢。”刘志宏一只手推着车,另一只手挠了挠后脑勺。


易烊千玺看他笑的不好意思,本来不想接话的,但还是说:“举手之劳。”


嗬,这小哥说话怎么这么官方啊。


俩人正好走出校门,空气里慢慢地飘来一股油呼呼的香味。刘志宏吸了吸鼻子,那香味顺着鼻子向下一路到了肚子里。上了一天课,刘志宏这个时候感觉出肚子饿来。


他看了看目不斜视往前走的那个人:“哎,你饿不饿?”


“……”易烊千玺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内心已经咆哮起来:我靠他怎么知道我饿了?!


刘志宏看他冷着一张脸也不说话,手一松把自行车往易烊千玺身上一靠,拽了拽那个人的衣角:“你在这等一会,我马上回来。”


易烊千玺还没来得及问干嘛,两辆自行车把他夹在中间动弹不得,他只能看着刘志宏蹦蹦跳跳往前跑的背影。


“喏。”刘志宏递过来一个用油纸包着的黄灿灿的东西,示意他接。


那金黄的东西散发出的香气一阵一阵地往易烊千玺鼻子里钻,像在引诱他赶紧吃掉他。肚子也确实饿了,这东西又实在太香,易烊千玺接过来就咬了一大口。


“嘶……”好烫。


刘志宏看他吃痛地张着嘴不敢嚼,觉得那个冷面神一下破了功似的,变得好像没那么难接近了。


他忍不住咯咯地笑,这人怎么傻不愣登的,这么烫的东西也不知道吹一吹再吃。


发现易烊千玺一边嚼着东西一边飞过来的眼刀,刘志宏不敢笑了,他往易烊千玺手上的东西指了指:“吃之前吹一吹就不烫了。”


易烊千玺愣愣地盯了一会儿手里的东西,咽下那一口,鼓起腮帮子轻轻地吹了吹一会儿,转头看了一眼刘志宏,表情像是在问“可以吃了吗?”


刘志宏忍不住噗地一声笑出来:“可以吃了……”简直是个生活白痴啊哈哈哈哈哈,这人真逗。


易烊千玺小心翼翼地咬下一口,闭着嘴嚼了嚼,外酥里嫩,葱香味立马在嘴里蔓延开来。唔,好吃。


于是他举着手里的东西问刘志宏:“这是什么?”


刘志宏拿着饼正往嘴里塞,嚼了几口忙不迭咽下去:“葱油饼啊。”这家伙火星来的吧,葱油饼在上学期可是被评为“校门口十佳小吃”之首呢。


“就当是为了感谢你帮我。”刘志宏嘴里塞着饼,说话含糊不清的。


“哦。”又吹了一会,易烊千玺咬了一大口塞进嘴里。唔,真好吃。


“对了,你叫什么啊?”


“易烊千玺。”


“哎?复姓啊?”


“呃……”易烊千玺把饼咽下去,把从小到大解释了无数遍的问题又解释一遍:“我姓易,名烊千玺。”


刘志宏突然朝他伸了个大拇指:“真高大上。”


因为吃着饼,俩人也没法骑车,就推着车子一直走,刘志宏发现他俩还挺顺路的,一直都往一个方向,一路俩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说是聊天,其实也就刘志宏话比较多,易烊千玺时不时地“嗯”一下表示自己在听。


从他嘴里知道,原来他和王俊凯王源都认识,跟王俊凯初中同班,是好哥们,跟王源是打篮球认识的。


好你个王源,我好歹也是你发小吧,偷偷出去打篮球也不叫上我。


刘志宏撅着嘴咬了一块口饼,发现易烊千玺突然停下来,抬头一看,原来到了丁字路口。易烊千玺手里的油纸袋已经空了,他把油纸袋扔进路边垃圾桶,对刘志宏说:“我要往右走。”


刘志宏手里的葱油饼还剩半个,他举着饼往左边指了指:“我走这边。”


“那再见。”易烊千玺上了车,蹬了一下车蹬子,然后倏地就骑车飞了出去。


“拜拜,明天见!”刘志宏对着他的背影挥了挥手,奇怪自己为什么要说“明天见”,低着头把剩下的饼一下子塞进嘴里,也上了车,蹬了几下往左边走了。


夕阳把少年们白色的校服染上温暖的橙红色,迎风飞起来的黑发和少年年轻的面容被火烧云映衬出柔和的线条,风把肥大的校服上衣吹的鼓起来,骑车的少年们像一只只滑行的白鸽。


这是十七八岁的的九月黄昏。


-下章预告:

刘志宏:易烊千玺你好帅~

易烊千玺:刘志宏你好蠢。



-后文链接:<二>   <三>   <四> <五> <六> <番外>



评论(25)
热度(215)
© 万泊 | Powered by LOFTER